K12被“下课”后,优路教育能否突围职业教育赛道?

“双减”政策的正式落地不仅让K12教培企业们在资本市场上节节败退,同时裁员潮也不断洗涮着教培行业的从业者们。但市场不会给他们留下喘息的时间,自救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谁也没有想到,在线教育的大溃败来得这么快。

“双减”政策的正式落地不仅让K12教培企业们在资本市场上节节败退,同时裁员潮也不断洗涮着教培行业的从业者们。但市场不会给他们留下喘息的时间,自救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K12被“下课”后,优路教育能否突围职业教育赛道?

向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转型,成为了“难民”们思考的方向。其中拥有多年发展历程同时行业成熟度高的职业教育,成了转型首选。

在转型职业教育成为行业共识的背景下,优路教育,这个过去专注于职业教育赛道的公司,被推到了聚光灯下。

K12向后,职业教育向前

2020年对在线教育行业而言,一度是高光时刻。

在疫情的催化下,在线教育企业们成为了资本手中的香饽饽。猿辅导、作业帮们相继获得了资本的巨额融资。一时之间,“在线教育时代来临了”的口号见证了在线教育行业的火热景象。

然而机遇如潮水,来得快去得也快。一年时间,将在线教育行业带向了一个畸形的成长方向。最终,野蛮生长带来的后果就是在线教育行业走到了如今的地步。

生死存亡之际,转型成了当务之急。

教培行业,一直以来有着四条发展较好的细分赛道:K12、素质教育、职业教育、教育智能硬件。当K12被封堵后,想要“活下去”,剩下三条赛道显然是值得优先考虑的转型方向。

K12被“下课”后,优路教育能否突围职业教育赛道?

在这三条赛道之中,被认为是最具发展潜力是职业教育。

首先是职业教育市场规模处于加速膨胀状态。去年九月份,摩根士丹利发布中国职业教育专项报告,报告中提到,预计到2030年前,中国非正规的职业教育和培训市场每年将增长8%,规模预计将由4000亿元扩大到8700亿元。

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之一是职业教育的需求端庞大。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重点领域的技能型人才缺口超过1900万,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接近3000万。同时,我国正处在产业结构的升级阶段,技术密集型产业对于高技能人才需求较大,进一步扩大了需求缺口。

除了需求端缺口较大以外,政策利好进一步扩宽了职业教育市场的想象力。也是在去年九月份,教育部等多部门联合印发《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的通知。计划的核心就是加速国内职业教育行业发展,推动国内职教培训水平提升。

在此之后,一批在线教培机构们纷纷盯上了职业教育市场。高途在去年9月份开始对业务进行优化升级,由K12扩大到考研、英语、金融、财会、公考、教师资格、小语种、留学等多种成人在线教育业务。除了此以外,作业帮、好未来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成人教育品牌。

市场经济往往是存在着自发性与盲目性,这就使得资本往往会为了自身利益而朝向有利可图的方向流动。当头部企业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挤时,印证了职教行业所具备的发展潜力。

K12教培的溃败,将吸引更多资本转向职业教育。因此对于早已在行业当中深耕多年的优路教育而言,这或许是它实现突破的一次契机。

“赶考”创业板,优路教育能否抓住机会?

对于企业而言,想要搭上行业的风口,并不是一件易事。

2005年成立的优路教育,其最初主要从事在职考研、考博辅导培训。2010年,公司开始开展建筑工程、消防安全、医卫健康等领域的职业考试培训服务,并迅速成为了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

在今年6月25日,优路教育正式申请创业板IPO,时间恰好卡在K12暴雷的节点之前。那么,这是否能成为优路教育成功敲钟的机遇?这里首先需要了解优路教育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

K12被“下课”后,优路教育能否突围职业教育赛道?

1、在战略上,优路教育采用“一市一校”的模式,每个地级市只设立一家分支机构。虽然这些分支机构均分散在各地级市,但优路教育所采取的更像是“直营模式”。这些分支机构大到发展战略、小到教学安排,均由总部进行统一规划——可以认为优路教育将标准化服务管理模式做到了一种极致。

2、在规模上,优路教育优路教育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末,优路教育拥有238家分支机构,覆盖全国30个省份。不过,这一规模相较头部企业而言,尚且难以追赶。

3、在教学上,优路教育推出了“直播+录播+面授”的融合式教学模式。由于成人职业教育所面向的群体大多是在职白领或在读学生群体,在时间上难以长期进行线下授课,因此这种模式更为适合他们自由配置学习时间。

需要注意的是,在国内职业教育行业当中,“线上+线下”的教学模式较为普遍,并非优路教育所独创,因此在教学模式上优路教育并未拥有优势。

4、在经营上,优路教育采用的是口碑营销、线上营销为主,企业合作、线下推广为辅的销售模式。

传统教培机构往往只能依靠学员对品牌的认可而自发地进行宣传,因此从线下起步的优路教育也是采用口碑营销的方式实现招新。但随着优路教育业务规模不断增长,线上曝光程度也随之提升,加速了品牌传播,因而目前口碑营销是优路教育主要的营销方式之一。

此外,国内处于产业结构升级阶段,企业对提升人员素质、补充持证人员数量有着庞大需求。基于个人学员的良好口碑,优路教育吸引了众多企业团培客户。

招股书中显示,已经与优路教育达成的合作的企业包括中国建筑、中国中铁、中国铁建等大型国企。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优路教育在教学质量上确实拥有良好的口碑。

对于优路教育来说,多年的职业教育经验为其在赛道中抢占了一块有利地形。一方面,后来者的入局,将凸显优路教育的头部地位,从而提升其在资本市场的估值

而另一方面,职业教育细分化程度高,大致分为学历类和非学历类。其中非学历类之中又分为职业资格考试类和职业技能类。如公务员考试、教师资格考试、注册会计师等资格认证考试均属于职业资格考试;职业技能类则包括语言等级考试、办公技能等级等。

由于细分程度高,且每个领域的受众不同,因此为优路教育构筑了一定的壁垒。而抓住这场机遇,或许是优路教育成为职业教育赛道之中一匹黑马的关键时刻。

庞大市场下,是机遇也是挑战

虽然当前的教培行业在发展趋势、行业政策、市场格局三个方面都向着职业教育倾斜,但是对于优路教育而言,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其一,在线教育机构寻求转型,将对优路教育的市场地位发起冲击。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1年起,我国教育相关企业注册量呈现逐年增长的态势。到了2020年的前11个月,国内则已新增近52万家教育相关企业。其中在2020年1-5月就有超过2万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注册成立。

在“双减”政策落地后,大量专注K12的在线教育机构纷纷开始寻求转型。但大量企业涌入,让本就已经是红海的职教市场更显拥挤。

同时,高途、好未来等在线教育头部机构纷纷寻求向职业教育转型,这些手握大量资源、拥有丰富在线教育经验的企业,无疑会对优路教育形成较大威胁。

其二,竞争者开始加速扩张业务边界,将进一步对优路教育的主营业务形成威胁。

以处于职业教育行业头部的中公教育为例。根据其官网显示,目前中公教育在全国已有16669个直营网点,覆盖了319个地级市,并在逐步将触手伸向县城及高校。

K12被“下课”后,优路教育能否突围职业教育赛道?

此外,中公教育正在不断拓展业务边界,其主营业务已从最初的公务员考试、教师考试等快速扩大到了建工、消防等区域,业务丰富度得到了大幅提升。

中公教育的变化,反应的是职业教育企业们的一个发展趋势就是由较小的、单一的教育平台向综合类教育平台转型。当处于头部的中公教育、华图教育在业务上形成对由优路教育的包围,这将对其形成极大的威胁。

其三,过度涌入,可能会对职业教育市场带来监管风险。

K12教培的溃败,会导致大量机构向职业教育市场转型。但过度涌入,将可能会将此前的K12在线教育行业存在的行业乱象带入到职业教育市场当中。

众所周知,K12教培的失败,很大程度上归根于市场的无序发展,虚假授课、收钱跑路等问题充斥在整个行业当中。而大量的企业涌入,将可能促使职教行业也朝向无序发展的方向前行,这最终将可能导致监管对职业教育市场进行整顿。

最后

在线教育的初衷,本是为了促进教育公平、推进个性化教育。但是当赚钱成为了头号大事时,这显然背离了行业存在的意义。

K12教培行业的大溃败,为职教行业敲响了警钟,背离行业原有的发展初衷,面临国家的制裁将会是必然。

而对于优路教育而言,除了要不断提升自身的教学质量以外,同时更需要将“教书育人”作为企业发展的核心。在此基础上,优路教育同样也需要不断扩大自身的业务品类,逐步向头部品牌靠拢,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如今,K12时代的教培行业已然翻篇,属于职业教育的新篇章已经展开。当后来者与幸存者们短兵相接之时,谁能跨过挑战,谁就能在这个新的时代诉说属于自己的故事,对于优路教育而言,正是如此。

作者 松鼠鱼,文|松果财经(songguocaijing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3157.html

(0)
上一篇 2021年8月5日 上午8:39
下一篇 2021年8月5日 上午8:4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