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的激进派,对立了腾讯的焦虑?

然而,腾讯一向稳固的文娱帝国,为何上演起了“失守2021”?

2021年,互联网巨头腾讯流年不利。

8月4日,央媒称游戏为“精神鸦片”后,腾讯股价持续暴跌,腾讯年内最大回撤超过45%,仅次于2008全球金融危机时的48%。

除此之外,由于“反垄断”政策的逐渐落地,使得腾讯旗下的斗鱼与虎牙直播最终宣布合并失败,另一边因独家音乐版权“一家独大”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由于政策原因,也不得不放弃独家音乐版权与因此接受国家的处罚。

并且腾讯文娱对于用户喜好的把控,也接二连三的失手。

从影视行业来说,在腾讯之前公布的2021年S级项目里,播出的《千古玦尘》、《斗罗大陆》等反响都不如预期,而有大爆迹象的《青簪行》、《皓衣行》等要么因主演丑闻、要么因为题材限制,播出时间遥遥无期。

而腾讯本“固若金汤”的游戏版图,也因《原神》、《万国觉醒》等游戏的海内外大热,陷入焦虑。由公开数据可知,2021上半年,腾讯直接或间接投资游戏公司超过50家,平均不到4天就投资一家公司。可见,当下腾讯的焦虑与激进。

然而,腾讯一向稳固的文娱帝国,为何上演起了“失守2021”?

腾讯“失守”,互联网不再有“捷径”?

众所周知,腾讯近年来依靠着自身微信与QQ系打下来的社交帝国,加上“买买买”的土豪风格,打造出了游戏、影视、音乐、网文等多场景全面开花的文娱帝国。就正如网友调侃的那样:“腾讯不是在投资的路上,就是在收购的谈判桌上。”

这种“买买买”的风格,使得腾讯在单个类别中快速崛起。

就正如,2015年酷狗音乐与酷我音乐合并成立中国音乐集团稳居数字音乐第一梯队,阿里收购虾米音乐合并天天动听组建阿里星球随后追击。此时的QQ音乐可谓是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

然而,2016年腾讯通过收购中国音乐集团61.64%的股权,取得中国音乐集团单独的控制权。之后,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整合为腾讯音乐集团,加上对于独家音乐版权的把持,一跃成为现如今业内仍无法撼动的数字音乐第一梯队。

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随着“反垄断政策”的逐渐落地,这种明目张胆通过并购获取市场份额、形成自身独家优势的做法,从各大互联网头部公司的“常规操作”,到成为埋在自己身下的一把“尖刀”。尤其是对于一贯于“买买买”的腾讯,更是成为众矢之至。

2021年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使得腾讯音乐集团市值一夜蒸发5893亿。

而更早一步,在2021年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禁止了腾讯操盘的斗鱼公司与虎牙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合并。

这两项通告的下达,使得腾讯文娱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境地。众所周知,腾讯音乐的优势在于其所拥有的独家版权;而“文青”虾米之死,网易云之“困”皆是因为版权。

此次,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之后,面对着走向“音乐池”同质化的网络音乐市场,如何把酷我、酷狗、QQ音乐作出差异化区分,并且建立起自身的平台优势,会成为当下最迫切的难题。

毕竟,若不加快旗下三款音乐软件的差异化对于腾讯来说则是一场“无尽内耗”,而因版权优势长时间忽略平台文化的腾讯音乐集团,面对着本就因社区文化“出圈”、困于版权的网易云,说不定会来一场境况的“两级反转”。

另一边,虎牙与斗鱼合并的失败,已经注定了游戏直播行业腾讯内耗的开始,无论走向何方,都不如曾经“1+1>2”的如意算盘,并且现如今加上短视频直播行业的冲击,虎牙与斗鱼的份额已经注定了会进一步被蚕食。

当互联网乱世不再,曾经的“捷径”都已经走不通,腾讯文娱帝国如何加固城墙,而不是逐渐被蚕食,的确是一个令腾讯和其他互联网巨头思索的问题。

顽固“直男风”,不懂新文娱“她”取向?

除了受“反垄断”落地的影响外,腾讯文娱今年对于影视与游戏方向的把握,都不尽如人意。

从影视方面来说,优酷耽改剧《山河令》、大女主剧《司藤》接连大爆,在带火了演员的同时,网络热度、超前点播、演唱会线上线下门票就已经使得优酷赚的盆满钵满,这还不算大量新用户涌入,日后对平台的影响。

而芒果TV在“小而美”的风格中,逐渐转型。一部《我在他乡挺好的》开辟了其季风剧场的好口碑,不再局限于恋恋剧场的甜腻言情的恋爱。

在综艺方面,除了不可超越的老牌综艺《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向往的生活》,芒果持续“女性化”的输出,从恋爱到结婚到婆婆妈妈到离婚之旅,可谓是把女性向做到了极致化,吸引并稳固了其女性用户市场,更进一步拉近了与爱优腾的距离。

而腾讯视频在过去的8个月中,并无如往年一样的大爆款出现。其S级大剧《斗罗大陆》、《千古玦尘》都反响平平,备受期待的《青簪行》与《皓衣行》因为不可抗力因素都迟迟无法上线。唯一因口碑出圈的《御赐小仵作》终究是小成本制作,并没有带起很大的流量,并且后期因为男女主各自的绯闻问题,最终犹如石沉大海、寂静无声。

并且在已播的剧集中,虽然女性向居多,但是《你微笑时很美》、《心跳源计划》、《我和我们在一起》等腾讯依旧走着早些年间的“玛丽苏”风格,然而这种老套并脱离现实的剧情走向已经陷入了观众的“疲惫期”,激发不起大范围观众的热情与兴趣。

可以看出腾讯虽然明白现如今文娱“她”向化,但是其对于题材、内容并且和剧中演员的选择上,与当下市场产生的一定偏差。这一点在其游戏领域上,展现的更为明显。

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拥有《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和平精英》等诸多爆款的腾讯,但是对于当前爆火的乙女游戏市场,随着《光与夜之恋》的上线,不再是空缺,但是依旧是短板。

作为一个对标乙女经典游戏《恋与制作人》的重点项目,并且由制作了《天涯明月刀》的北极星工作室亲自操刀,公测时更是QQ、微信、贴吧、微博、抖音、快手全方位的广告投放于宣传,但是口碑却与投入形成了反比。

作为乙女游戏体验感中最重要的男主人公人设与剧情走向,《光与夜之恋》从内测到公测,虽然有所改良,但是依旧却受玩家诟病。比如,玩家发现到第六章了还没有见完所有主人公;由于男主人公的毒舌,让玩家吐槽我是来玩恋爱游戏的,不是来当“社畜”的;更是让部分退坑《恋与制作人》的玩家体验后,重新回归《恋与》的怀抱。

其实从腾讯对于《光与夜之恋》的大手笔投资与宣传可以看出,腾讯对其的重视程度,但是腾讯忽略了一点:乙女游戏重要的是以女性眼光看待世界,而不是以男性眼光看待女性认为的世界。

腾讯如若持续这种老顽固派的“直男风格”,在其文娱“她”向化的进程中,可能取得更多与其期望相反的市场反馈。

“广撒网”≠“好未来”?

对于腾讯在游戏、影视与网文版权上的广撒网,换来的不一定是好未来。毕竟超越《王者荣耀》的不会是另一个《王者荣耀》,未来文娱市场中“原创”绝对有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就正如腾讯投资版图的“漏网之鱼”,米哈游旗下的二次元《原神》,从推出以来,一跃登上各大榜单,一度超越《王者荣耀》,在海内外都掀起来的不小的风浪,成为近两年来最惹人注目的游戏。

反观腾讯,对于游戏版图的投资一直没有停止,但是在2019年《和平精英》推出以来,再也没有同等级别的游戏产出,而同级别《王者荣耀》更要追溯到2015年。而整个市场则踊跃出来了更多的玩家,米哈游、莉莉丝、叠纸,还有那些新入场的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快手、字节跳动们。

或许有人会说,腾讯的布局在于未来向的“元宇宙”。当然“元宇宙”的概念与成型之后的影响力与带动力是不容小觑的,并且科技的发展中一直都是由碳基生命向硅基生命演化的,就正如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所说:“元宇宙,就是下一张互联网。”

但是这张“新互联网”的形成是需要众多科技一同发展,而共同塑造的,是一个难以突破且极其漫长的过程。然而,互联网的变化是极快的,腾讯从默默无闻到国内不可超越的游戏巨头仅仅不过十几年,这中间也见证了诸多老牌游戏公司的没落与新秀的突起。

那么,腾讯如何塑造当前互联网的下一个爆款,则是更早需要面对的问题。尤其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原神》、《梦幻西游》、《阴阳师》等在其特定的赛道内都形成稳固地位的当下,如何开发新的空白项,继续探索与细分,拿下新技术、新模式与新社交脉络,并不是靠“广撒网”就能实现的。

就像是腾讯旗下包揽了诸多大IP与大神作者的阅文集团,大IP也能成为“烂项目”,“广收录”也不妨碍新原创大放异彩。毕竟,未来肯定是属于未来创造的,而不是已知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35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