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岁“少壮派”领袖向文波,是否还能引领三一跨越周期性挑战?

向文波和三一重工的第三次“双进”

9岁“少壮派”领袖向文波,是否还能引领三一跨越周期性挑战?"

文丨智能相对论(aixdlun)

作者丨陈选滨

“不让我说话,我会憋死的”,

与三一董事长梁稳根的低调处事截然不同,向文波是一个很高调的人,他意见犀利,早年开博炮轰凯雷并购徐工,轰动全国,后在微博也是频频爆出锋利言辞,个性十足。

在外界看来,向文波就是三一的“大喇叭”,每当三一深陷各类负面新闻的泥潭时,大多时候也都是向文波出来发声。他操着一口浓重的湘音承担起了三一重工大部分与外界打交道的工作。

鲜有人知的是,对于三一内部而言,在梁稳根看来,向文波却是妥妥的“三一战略第一人”。他的很多战略设想引领三一走过了多轮周期性挑战,以至发展成为今天的业内龙头。

今年,在“2021福布斯全球企业2000强”榜单上,三一重工位列第468位,首次跻身榜单前500强,与去年相比大幅上升了235位。至此,三一重工不仅成为该榜单中排名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工程机械企业,也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中首家进入全球前500强的企业。

与此同时,担任三一重工总裁的向文波也荣登“2021福布斯中国最佳CEO榜”,连续两年入选榜单,成为工程机械行业唯一登榜的CEO。

如今来看,他与三一重工,或许早已融为一体。

01 向文波下海,三一“双进”

向文波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湖南益阳。1977年,中国高考制度恢复,此时16岁的向文波满怀激动,坚信高考就是希望。

随后历经一年的刻苦学习,1978年他如愿考入湖南大学机械工程铸造专业。这一年,也正是中国决定改革开放、充满历史性的一年。

此时,这个国家,还有像他这样的千万青年都在摸索中学习、反思着——如何去发展市场经济,从而有效提高生产力、提高企业活力,推动国家经济建设。这是一场激荡的开端,而向文波也正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完成了4年本科学习。

1982年,大学毕业后的向文波被分配到了兵器工业部湖南洪源机械厂九分厂工作。在这里,他认识了梁稳根、唐修国、袁金华和毛中吾等几位工友,并成为了好朋友。

5人在洪源机械厂共事了3年。时间来到1985年,向文波最先离开,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考上了大连理工大学材料专业的研究生。就在向文波离开不久,梁稳根4人也离开了洪源机械厂,下海创业,并在1986年创立了涟源茅塘焊接材料厂,也就是三一的前身。

5位青年一南一北,进行着各自的学业和事业。

但有时,命运总是充满惊喜。1989年,身为政府工作人员的向文波被涟源市经委下派到三一开展帮扶工作,5人再度相遇。

在随后的两年时间内,公司不断壮大,至1991年已经发展成为湖南娄底地区最大的民营企业,年销售额实现破亿。同样就在这一年,三一迎来了两件大事,一是公司正式更名为湖南三一集团有限公司;二是向文波应允梁稳根等人的邀请,辞去了“铁饭碗”,正式加入三一,成为第5个联合创始人。

事实上,那时的三一虽然发展不错,但也逐渐进入了瓶颈期。原来所在的传统材料行业突然巨变,市场的利润空间一直被挤压。对此,向文波认为,此时的三一正面临着两个关键困局,一是所处行业的市场容量不足,发展空间十分有限;二是所在的地区较为偏僻,交通不便,企业的经营环境受到很大的限制,很难孕育出世界级的企业。

于是,他提出“双进”战略,即:进入中心城市,长沙;进入大行业,装备制造业。沿着这个思路,5人开始不断地跑市场、做调研。后来有同学向他们提到,工程机械行业非常火爆,湖北一家公司的拖泵产品供不应求,客户都排着队等货。

说来巧合,向文波本科学的就是工程机械。经过后来的市场调研和专家论证,梁稳根顶住压力,拍板同意了“双进”。

1994年,三一总部迁往长沙,进军装备制造领域的工程机械行业,开始了立足长沙,放眼全球的远大征程。时至今日,三一重工已经成长为工程机械领域的龙头企业。

据2020年年报显示,三一重工2020年实现总营收1000.54亿元,同比增长31.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4.31亿元,同比增长36.25%;销售净利润率为15.85%,较2019年上升0.61%。

其中,其核心的挖掘机业务更是成为了全球销量冠军。根据全球权威调研机构Off-Highway Research数据显示,2020年三一重工共销售98,705台挖掘机,占据全球挖掘机市场15%的份额,首次夺得全球销量冠军。这也是中国挖掘机产业历史上第一次站上全球销量榜首。

从加入三一开始,向文波先后主导了三一的生产和营销工作。从双进到股改,三一成就了一系列辉煌成绩。可以说,这些成绩的背后,向文波必然功不可没。2008年,梁稳根辞去三一重工的总裁职位,交予向文波接任。

02 行业下行,三一再“双进”

就在向文波接任三一重工总裁的时间点上,中国的工程机械制造行业也正在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期。2006年至2011年间,中国的基础建设和房地产行业进入投资高潮,工程机械行业乘风而起。

在那个时候,各家企业纷纷兴建工厂、扩招员工来加速提高产能、扩大产量。整个行业犹如火箭一般,高速升空,2011年整个工程机械行业突破5000亿元规模,形势大好。甚至,其他行业的巨头都眼红地“杀”了进来,酿酒的五粮液、造船的熔盛重工等等在那几年也都开始搞工程机械制造、建厂造挖掘机。

而作为龙头的三一重工市值更是达到了1520亿元,全年(2011年)实现营业收入507.76亿元,净利润86.49亿,抢尽风头。

然而,升空的火箭未能如愿穿越大气层,反而跌回了地面。2012年,国内基础建设出现停滞,紧接着房地产行业也迎来投资收缩期,工程机械行业从原来的黄金期进入了低迷的黑暗期。

从2012年至2015年,工程机械行业持续低迷,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向文波和三一重工在这个时候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裁员风波、资金困局、盲目扩张等等质疑和社会关注接踵而来,不断倒逼三一重工做出改变。

据当时的实习生回忆,那时他们进入三一重工起重机事业部质检部实习时,签的合同上说,如果在9月份之前拿到毕业证,随时都可以转正,签就业劳动合同。但就在他们于6月拿到毕业证后,情况突然变了。

从7月1号、2号,几乎所有的实习生全都被刷了下来。7月4号,当他们回办公室收拾东西的时候,原来能容纳60人的新品办公室,此时也只是零零星星的坐着三四个人而已。

那几年也成了向文波高调亮相最为频繁的时间,他常常在媒体采访、微博上回应社会和市场的问题和质疑,大多时候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总能引起广泛的热议。

与此同时,三一开始了内部改革,并做出了再次“双进”的决策,即进入更大的城市——北京,进入更大的国际化市场。

时隔20年,三一再度走向历史的拐点。而就在这一年,三一同时也做了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计划收购普茨迈斯特。这是一家全球最知名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之一,曾蝉联20年全球业界龙头榜单,是混凝土机械领域当之无愧的领军企业。

在外界看来,这无疑是“蛇吞象”。但结果却是手握200亿现金的三一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一举完成了这一次并购。而这也进一步拉开了三一重工进入国际市场的大幕。

“经过这一轮调整,我们意识到国际化是抗风险的一个重要方式之一。”向文波对此总结道。在他看来,国际化将是三一的第三次创业,充满着诸多不确定性,但必须得去做、去完成。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打造出一个响当当的世界级品牌。”每每提到这一个目标,向文波的眼神总会明显地亮了起来。

03 浪潮汹涌,三一能否再进?

2016年,中国经济形势向好,工程机械行业在下半年开始也迎来反弹,留存下来的企业也逐步迎来新的复苏。

而此时,摆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个更加激荡的时代,数字化、智能化的浪潮汹涌而来,互联网科技企业四处突击,在各个行业的风口磨枪砺剑,厮杀早已成为常态。

就连本该属于工程机械企业的工业互联网领域,都已经站满了阿里、京东、百度等互联网科技玩家以及浪潮、华为、海尔等其他行业的巨头。

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势,向文波还能以自己的战略眼光带领三一重工继续开辟新局面吗?

过去的三十年,两度双进为三一重工带来了多轮生机。但如今,摆在向文波和三一面前的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年岁越来越大,企业也越做越大,而市场竞争却越来越激烈。

老将博弈,大象转身,浪潮汹涌,三个转变形成一个巨大的落差。三一还有信心再一次完成内部改革吗?向文波还能引领三一向何处第三次“双进”?

回顾这几年三一的动作,隐约之间向文波似乎找到了一点感觉。

2016年,三一孵化树根互联。在一年后,由树根互联打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根云”正式发布,成为国内最早一批探索工业互联网领域的企业。

如今,树根互联晋升成为独角兽,并入选国家级“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同时也是首家入选Gartner IIoT魔力象限的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在资本市场以及行业内皆取得不错反馈。

2019年,三一集团着手将位于长沙产业园的“18号厂房”打造成为工程机械行业的灯塔工厂,向智能制造全面探索。今天,18号厂房被业界称为“最聪明的厂房”,据数据显示,通过智能制造的应用,三一的生产周期压缩40%,产能提升50%,自动化率提升80%。

一是工业互联网,二是智能制造,两个向数字化开拓的路径似乎构成了三一重工与向文波面向新时代的第三次“双进”。

但是,类似的“双进”不仅仅三一重工一家,同样在工程机械行业,徐工等巨头都在向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转型升级。也就意味着数字化、智能化已经没有太多等战略优势,接下来更多的竞争将体现在同样的方向如何跑出不一样的速度。

对于三一重工和向文波来说,这是一场更艰难的拉锯。

目前,以树根互联为代表,三一重工在工业互联网领域不断向更深层的技术应用模块探索。工业操作系统正在成为根云平台新的发力点,这将是未来解决工业体系协同、共生问题的关键,也是三一重工在工业互联网领域能进一步与同行拉开差距的赛点。

但是,打造工业操作系统的困难与投入是外界难以想象的。前路如何,向文波和三一重工面临的,仍旧是一场豪赌。曾经的第一次、第二次“双进”,向文波都赌对了。

今天,第三次“双进”,三一重工还能上演新的辉煌吗?

参考文献:

1.《三一总裁向文波:挖掘机的电动化、智能化是趋势》

2.《福布斯中国专访三一重工向文波:中国挖掘机凭什么夺得全球销冠》

3.《向文波:三一战略第一人》

4.《领袖访谈 | 三一重工向文波:以世界的眼光 迎破晓时分》

5.《三一重工原总裁向文波口述历史:股改第一股缘何花落我家》

6.《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入选2021中国最佳CEO榜》

7.《财经人物百科:梁稳根》

8.《三一重工:“18号厂房”背后的故事》

9.《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立足创新克难关 放眼世界铸品牌》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36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