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前浪”迅雷拍被打暗礁,Q2财报或道出缘由

PC时代,迅雷曾是一众下载器中的佼佼者。
但随着PC互联网趋于饱和,时代加速发展,企业公司经历了一轮又一轮洗牌,迅雷也被浪潮一次又一次拍打在暗礁上。

PC时代,迅雷曾是一众下载器中的佼佼者。

但随着PC互联网趋于饱和,时代加速发展,企业公司经历了一轮又一轮洗牌,迅雷也被浪潮一次又一次拍打在暗礁上。

此后,迅雷不再被市场所推崇,股价也从上市发行价的12美元跌至3美元左右。

北京时间8月12日,迅雷公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截至8月12日美股收盘,迅雷股价跌8.37%,报3.72美元。

为顺应时代发展,迅雷也想穿上新衣——拓展共享计算和区块链业务。踏入云计算领域后,迅雷后续发展如何?从本季度财报中我们或许能一探究竟。

欲建“护城河”却差实力

财报数据显示,迅雷2021年二季度总营收5520万美元,同比上升24.6%,环比上升3.6%,达到收入预期。

目前迅雷收入主要源于三个业务板块:“会员服务”、“云计算及其它IVAS”和“广告业务”,其中,前两者占据总收入比例较大,是营收的主要来源。

时代“前浪”迅雷拍被打暗礁,Q2财报或道出缘由

二季度,迅雷来自会员服务的收入为2270万美元,环比微升3.0%。营收与上季度差别不大,但本季度会员的数量有所下降,截至2021年6月30日,迅雷会员用户数约为396万,上季度会员用户数约为405万。

迅雷算得上是PC骨灰级下载器,在顺应时代发展中,迅雷曾转型区块链,推出玩客云、链克等多款产品。区块链曾给迅雷带来过股价飞涨、营收翻倍的短象,但没多久迅雷的营收又开始下滑,甚至出现了亏损迹象。

老骥伏枥,迅雷不得不重操旧业,拾起能赚钱的下载服务。兜兜转转过去许多年,如今从迅雷的会员数据来看,算不上不好,但远不能比拟往昔风光。

出生于2012年的百度网盘,在2019年时付费用户已经突破5000万。此前百度网盘在原来的会员基础上增加了单日、单次收费模式,这给百度网盘带来大量新增付费用户。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百度网盘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了85%。

2021年3月,网盘市场迎来阿里重磅玩家。阿里云盘启动公测,以“不限速”的云服务体验来吸引用户。巨头身后流量千万,入局无疑是加重了迅雷肩上的负担,碗里的“旧饭”似乎也没那么香了。

此外,今年7月工信部通报未整改的APP,迅雷因“欺骗误导强迫用户”位列其中;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今年7月份有网友投诉称迅雷的白金会员无法提供加速服务。加速下载是会员吸引用户的最大亮点,产品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用户自然会退办会员。

时代“前浪”迅雷拍被打暗礁,Q2财报或道出缘由

二季度,云计算及其他IVAS营收2890万美元,环比上升5.8%,占迅雷总营收的52.4%。

在全球数字经济背景下,企业拥抱云计算才能拥抱数字化和智能化。企业都在快速向数智化转型,这给企业服务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遇。

迅雷于去年4月份公布服务于C端的“网心云”,网心云是由迅雷网心科技打造的闲置带宽、存储和算力的共享边缘计算C端采集平台。网心科技可以通过星域云将千家万户连接成一张边缘计算网络,为B端企业提供边缘计算服务。

云计算市场前景可谓广阔,8月8日,据全球数据分析和咨询公司Global Data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公有云市场规模达14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50%。

据IDC最新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公有云市场数据显示,阿里云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40%,腾讯云、华为云分别位列第二、三名,市场份额均为11%,中国电信天翼云8%,亚马逊云科技7%。

巨头位列前茅,留给别的玩家的市场份额并不多。云计算收入作为迅雷营收的半壁江山,目前体量还是过于单薄,迅雷如何从中赚取更多利益还有待思考。

营销与研发投入未能换来高回报

迅雷二季度营收有所增长,但在利益方面却没有实现较大利润。

财报数据显示,基于通用会计准则,迅雷二季度净利润为5800美元,同比去年扭亏为盈,但环比上一季度的680万美元却大大下降。一季度与二季度衔接,迅雷的净利润下滑如此之多,或许可以从其费用支出方面寻找答案。

时代“前浪”迅雷拍被打暗礁,Q2财报或道出缘由

一是研发支出。迅雷二季度的研发费用支出为1520万美元,同比增长4.8%,环比增长14.3%。

研发费用的增长值得肯定。对于迅雷科技来说,无非是在会员方面与云计算方面下手。迅雷的会员服务曾以“下载迅速”吸引许多用户,但从近年来网友投诉来看,会员服务似乎失去了下载快速的“初心”。持续优化与创新会员服务需要一定研发费用,不再加速“掉链子”才能挽回失去的用户。

此外,云计算领域需要投入资金及技术消耗相对要大,从人员团队到产品开发与维护都需要不小的费用。如今中国的云计算市场大部分被BAT三大巨头占领,剩下的市场份额处于“龙争虎斗”状态,迅雷若想势如破竹从中脱颖,避免不了一大笔研发支出。

阿里云曾宣布,将在未来3年投入2000亿元研发。这巨大的数字体现出阿里云占据行业领先位置的决心,但侧面也体现出云计算行业所需费用的高昂。

二是营销支出。迅雷二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670万美元,同比增长52.3%,环比增长48.9%。

从成本支出方面来看,销售和营销费用大幅增长其实不太利于迅雷。靠“砸钱”打广告来获客,远不如用产品质量来吸引用户的好。营销费用是投入了,但从二季度迅雷会员数量下降来看,似乎成效微乎其微。

营销费用的大幅升高,从另一方面来看将会抬高往后营销支出的天花板。钱需要用在刀刃上,如提升产品服务质量,否则只会换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影响公司整体盈利。

三是行政支出。迅雷本季度一般行政管理费用达770万美元,同比下降31.2%,环比升高16.7%。迅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金波称迅雷集团总部大厦及科研中心即将竣工,大厦的竣工避免不了填充人力资源,扩招人员以壮大团队队伍,行政费用的环比上涨也属意料之中。

迅雷虽然本季度的各项费用支出环比都有所增长,因此在营收微增的情况才造成净利润的环比大幅下降。从费用支出增速来看,营销费用增速还是过快。移动互联网发展快速,迅雷急于在信息满天飞的时代寻求获客能够理解,但企业还是得回归产品本身,提升创新能力,或许才会有更为广阔的未来。

结语

作为互联网企业中的“前浪”,迅雷曾在PC年代大放光彩。但入局虽早并不意味可以一直“坐稳江山”,近几年来因私有化退市的老资历公司也枚不胜数,其背后折射了时代的变迁。

市场格局发生改变,迅雷也积极布局战略规划,加入云计算大军之中。但从其上市时9.86亿美元的市值来看,如今跌落到只剩2.49亿美元的市值,中间蒸发的几亿市值不难看出迅雷挥洒下的汗水与泪水。

据企查查显示,迅雷一共经历7次融资,但上一次融资还是在2014年的IPO轮次。没有得到外界的“补血”,自身“造血”能力也较为平淡。如何作出创新与突破是对迅雷的一项重大考验,其未来能否走上新的道路,建立自身护城河,美股研究社也会持续关注。

文|美股研究社(meigush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43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