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烟花,“烟花名城”浏阳还能有啥?

浏阳,在满城烟花里寻找新的方向

1.png

文|熔财经

作者|Leibron

雨夜,月迷津渡,人头攒动。

这是六月三十日晚的橘子洲头。

在这里,烟花就是永恒的主题,你不亲临,就无法知道,烟火下的盛世是如何引得群情澎湃的。

而这些漫天绽放的烟花,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做“浏阳”。

浏阳烟花,扬名内外

2003年,浏阳市委市政府把烟花爆竹产业列为重点发展产业,此后15年,浏阳花炮产业总共为浏阳贡献了将近140亿元的纳税额,而这些年里浏阳的一般公共预算总收入不过800亿元,花炮产业的纳税总额占其17.5%,而这一数据在2012年之前,则达到了令人咂舌的38.2%。

下图是浏阳烟花爆竹产业纳税额占浏阳财政总收入的历年占比图:

2.png

可以看出,在2012乃至2013年之前,花炮产业是浏阳市当仁不让的支柱产业,特别是2003年至2007年间,浏阳市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几乎都来源于花炮产业,由于缺少2008、2009和2010年的数据,图表中2007年至2011年的数据跨度稍大,但即便如此,2011和2012年两年,花炮产业仍然为浏阳贡献了将近十之二三的纳税额,这样的成绩依然亮眼。

要知道,浏阳市现在引以为傲的经开区和高新区在2005年也不过纳税1.52亿和8052万,而同年浏阳花炮产业的纳税额是6.36亿,将近是二者之和的3倍。

除了烟花,“烟花名城”浏阳还能有啥?

除了烟花,“烟花名城”浏阳还能有啥?

花炮产业对于浏阳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依靠花炮产业,浏阳成为全省第一个财税破亿的县级市,更使浏阳农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连续二十多年蝉联全省第一。

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烟花已经成为浏阳身上最显著也是最亮眼的标签,所谓“一河诗画,满城烟花”,说的就是浏阳。

“熔财经”查询到,2011年,中国共有烟花爆竹生产企业3909家,湖南省有1982家,浏阳市有946家,分别占到全国的24.2%和全省的47.7%,产能则占到了全国的70%。同年,浏阳花炮品牌以1028.17亿元的价值位列全国第七,是湖南省唯一进入全国前十位的文化品牌。

2012年,湖南有烟花爆竹生产企业2000多家,从业人员70多万,实现产值300多亿元,形成了浏阳和醴陵两大区域经济板块和产业集群。同年湖南省有出口烟花生产企业280余家,出口烟花经营公司近200家,年出口额达4亿美元。这一年,浏阳烟花年产值231亿元,占湖南省烟花产值的70%,产品远销五大洲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市场份额约占国内市场的50%,国际市场的70%。

如此亮眼的数据无疑体现了浏阳烟花在全国同行当中的龙头地位,也难怪浏阳人民将其视为发家致富的好帮手,也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地方特色。

5.png

无论是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上的浏阳身影,还是联合国授予的“世界烟花之都”的荣誉称号,都向我们说明了一点:浏阳烟花,扬名内外,绝非浪得虚名。

可是再怎么漫天璀璨的烟花,也终有其落幕之时,浏阳烟花也经历过坎坷和顿时的迷惘。

自2006年起,国务院和国家安监总局就陆续发布了《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和《烟花爆竹经营许可实施办法》,对烟花爆竹的生产、经营、运输和燃放做了严格的规定,特别是近10年以来,面对生态环境质量下降的严峻事实,相关城市开始推行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与政策,比如北京,于2019年规定五环以内禁止燃放烟花,许可烟花爆竹零售点的数量从2017年的511家下降到了2019年的37家,而天津,更是从2017年的630家下降到了2018年的172家,降幅之巨,显示了花炮行业发展所面临的困境,甚至在去年春节,在湘鄂边境还出现了湖北人民在那头观赏湖南这边烟花的场景。

国内烟花市场的不景气,也间接地影响到了浏阳,有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浏阳烟花的国内销售额一直起伏涨落,相比之前占国内市场份额的大头有所缩水:

6.png

而同时期的浏阳花炮产业总产值的增速情况几乎与国内销售额的增速情况相同:

7.png

在全国同行经营普遍不景气的情况下,对于浏阳来说则是孕育着新机,有人说花炮产业是夕阳红产业,诚然,但是那只是对不思进取、不肯改弦更张的产业而言,近年来,浏阳花炮产业通过不断增加科研投入、改善产业环境、打造微烟少尘化烟花和各种样式的烟花来进一步推动产业的发展,如果能够加快推进产业集约化和管理信息化,浏阳烟花在危机中创造新机——进一步打响浏阳烟花品牌也并非不可能。

浏阳的发展离不开烟花,人民对浏阳的印象也离不开烟花,因此烟花伴在身旁,绽出满河画卷,但浏阳之所以成为全国千亿级强县,位列千亿级县市榜单前十,靠的绝不仅仅是让人惊叹的烟花,在其漫天飞舞的当下,殊不知,浏阳经开区正在以傲人的姿态崛起。

烟花名镇,智能转型

在烟花无限风光的那些年里,浏阳一直被认为是一个产业单一的花炮制造基地,即便是近年来花炮市场日益萎缩的情况下,传统的思维定势也难以改变我们对浏阳的固有印象,因此我们一谈到浏阳,就难免管中窥豹,只能窥其一斑了,但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浏阳成为全国前十强的千亿级县市,仅仅靠单一的产业是万万不能的,那么在浏阳成长为千亿级县市的那些日子里,它又默默做了哪些努力呢?

“熔财经”看到,2003年,正是浏阳推动花炮产业发展的关键性一年,这年浏阳市的GDP为102.3亿元;2012年,是全国推进环境保护和治理、花炮产业面临变革的一年,这一年浏阳市的GDP为811.13亿元,同年,浏阳花炮产业的产值为172.8亿元;2020年,是全民战疫、经济下行的一年,这一年浏阳市的GDP达到了1493亿元,而花炮产业的生产总值是202.9亿元。

18年的发展,使浏阳市的生产总值翻了14番,并成功突破千亿大关,跻身最强县域经济体之一,试问中西部谁敌手?唯长沙县、宁乡市而已。浏阳市这些年的发展,应当是有目共睹的:

8.png

从数据当中我们看出,浏阳早在2014年便已突破千亿大关,在此之前,浏阳花炮产业的产值从2003年的25.89亿元也逐年增长到2014年的202亿元,这十余年间,浏阳生产总值的增幅是890%,而花炮产业产值的增幅是680%,也几乎是在这十余年间,花炮产业的纳税额一直占浏阳财政总收入的20%以上,虽然花炮产业的产值并非直接算入地区生产总值里面,但我们发现以2003年和2014年的数据为例,花炮产业的产值和浏阳地区生产总值的差额已愈来愈巨,特别是2015年以后,花炮产业的产值就陷入了起伏不定的怪圈,而浏阳的GDP仍然以稳定的姿态向前发展。

以浏阳花炮产业的创税为例,自2013年前后,浏阳花炮产业创税在浏阳财政总收入当中的占比就已跌落20%,在2018年,更是跌至5.10%,与此同时,浏阳财政总收入的增速却越来越快,这是为何?

在烟花无比璀璨的那些日子里,浏阳也在悄悄孕育着它的另一个心房。

1997年,浏阳开发建设浏阳市工业园,2001年起,更名为浏阳生物医药园,2003年至2013年,浏阳生物医药园迅速发展,产值从最初的10.5亿元飙升至2013年的535.42亿元,创税从最初的7518万升至2013年的17.5亿,涨幅之巨,足以回馈浏阳那些年来的努力。也正是从2012年起,生物医药园以创税12.5亿元正式超过花炮产业的10.7亿元,成为浏阳税收的第一大来源。

9.png

自2014年开始,浏阳生物医药园与工业小区、工业新城等陆续被整合进浏阳市经开区,仅过两年,也就是到2016年,浏阳市经开区已经成为千亿级规模园区,成为名副其实的浏阳经济发展第一推动力。

10.png

无论是产值还是创税,浏阳市经开区从全国范围内来讲,都是县域经济体组成部分当中的佼佼者。

除了浏阳市经开区以外,推动浏阳经济迅速发展的另一大动力是浏阳市高新区。2003年3月浏阳设立浏阳制造产业基地,成为当年继花炮产业集群和生物医药园之后的又一大生产力,2005年制造产业基地的产值为10.5亿元,创税8052万,到2015年,已经成为产值303.1亿,创税10.1亿的大规模产业集群,2016年以后,并入浏阳市高新区,继续为浏阳的经济发展发光发热。

11.png

除了经开区和高新区以外,浏阳还拥有两型产业园、文化产业园和环保科技示范园,这些都集中反映了浏阳当今发展的多元化及其产业格局,也让世人见识到,浏阳天空上璀璨的,并不仅仅是烟花。

说了这么多关于浏阳产业发展的数据,不过是想要打破对浏阳的固有印象,但宏观事例到底是不如微观事例,待我一一讲来,你就会发现浏阳的产业到底有多强。

喜欢吃零食的大抵都知道盐津铺子,无论是他家的果脯蜜饯,还是麻辣熟食,都能引得人口水垂涎,就这样一个零食制造商,在2021年发布的《胡润中国大消费民企百强榜》上,盐津铺子以140亿元的估值排名第100位。

直至2020年,盐津铺子已经连续6年保持营收、净利的两位数以上增长。同年盐津铺子实现营业收入19.59亿元,同比增长39.99%。

就这么一个零食巨头,就坐落在浏阳市经开区,每年在推动浏阳市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也为浏阳带来巨额的财政收入。

除了盐津铺子以外,浏阳还拥有全球智能电子防护玻璃领域的技术开创者——蓝思科技,其连续8年上榜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连续10年居湖南进出口第一,在工信部和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最新公布的全国第五批制造业单项冠军名单中,湖南8家企业上榜,长沙企业占据4席,其中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单项冠军示范企业。

2015年,蓝思科技的营业收入就已达到了172亿元,是盐津铺子2020年全年营收的8倍之多,据传全球每2部智能手机的面板就有1块来自蓝思科技,作为苹果和三星的最大手机保护玻璃供应商,我想这种据传也并非不可能。

这么牛X的企业,他也在浏阳经开区。

总而言之,浏阳还拥有许多高新技术类企业,涵盖芯片产业、显示屏产业、装备制造及工业机器人产业——显示功能器件、碳基材料、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先进复合材料、绿色食品、烟花爆竹、花炮机械及原辅材料、智能装备、新能源汽车、汽车及零部件、再制造、母婴用品、家居、环境治理技术与应用的15条产业链共同演绎的“速度与激情”。

始于烟花,不止于烟花

2020年,浏阳经开区和高新区正式合并为浏阳经开(高新区),为打造全国一流的经济开发区开辟了一条大路,同时产业集群又势必会强化各产业之间的互动与联系,进一步推动浏阳的创新-智能发展,再者浏阳花炮产业淘旧更新,应用科研技术致力产业的绿色发展,可以看见,浏阳的多元产业格局正在徐徐展开,浏阳正在以其雄秀之姿,偏居一隅,塑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浏阳,始于烟花,不止于烟花。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46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