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人才“下嫁”家政行业,非主流?OR新风向?

在教育培训行业“熄火”的当下,家长们的教育焦虑没有消失,另一方面有相当大一批教培领域的高学历人才无处安身,高端家政的出现,可能恰好为这部分人才和家长们找到了释放压力的突破口,或许未来高层次人才涌向家政市场将成为常态。

高端人才“下嫁”家政行业,非主流?OR新风向?

在双减政策传出的两个月前,一则清华女求职家政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因为在传统认知中,清华女毫无疑问属于天之骄子,怎会“沦落”到跟阿姨们抢保姆工作,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这起事件后来被爆出虚假宣传,但是高学历人才进入家政市场却不算什么新鲜事。在去年,浙江一双语研究生也做出投向家政行业的职业选择。事实上,随着社会的发展,如今的家政服务业早已不再是扫地洗衣做饭,更多还要提高雇主多方面的生活品质,比如辅导孩子功课、家庭营养规划、家庭接待等。

当然,后者属于高端家政行业,这也正是高材生们所投身的领域。

在教育培训行业“熄火”的当下,家长们的教育焦虑没有消失,另一方面有相当大一批教培领域的高学历人才无处安身,高端家政的出现,可能恰好为这部分人才和家长们找到了释放压力的突破口,或许未来高层次人才涌向家政市场将成为常态。

第四次产业革命泛起的三重涟漪,卷起家政服务业的转型升级

第四次产业革命像水中泛起的涟漪一样,通过科技进步、居民收入水平、工业化程度等途径逐渐蔓延到了服务业领域,尤其是家政服务业。

据艾媒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中国家政服务业市场规模逐年稳步增长,2015年中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仅为2776亿元,2020年达到8782亿元,同比增长约26.0%。预计2021年中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将超过万亿元。

高端人才“下嫁”家政行业,非主流?OR新风向?

家政服务行业为何能在工业4.0时代能有如此大的发展进步?综合来看,背后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因素影响:

一、生产力重塑生产关系:IOT时代或解放家庭基础劳动?

智能家居的出现将人们从繁重的日常家务工作中释放出来,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生活。从最本质的作用来看,其实就是通过技术升级消灭了家庭中简单而又琐碎的劳动。

如今的家政行业正在慢慢淡化“家政”的服务概念,知识型家政开始成为主流,这也是很多高学历人才投入家政行业的真正原因。

虽然家庭IOT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可谁也不确定家庭物联网会不会摧枯拉朽般的突然走进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事实上随着5G、AI、大数据等关键技术的进步,IOT时代已经近在眼前。如华为、海尔智家、小米等都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全屋智能家居解决方案,智能家居已经走在了广泛普及的道路上。

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老、少需求催生新服务形态

高素质人才投向家政市场,也是因为新出现的社会需求在驱动着家政服务业的升级。

总结看来,其实就是一个“老”,一个“少”。

在去年,《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文章称中国失能、半失能老人已达4000多万,养老护理员缺口很大;家政服务尤其是中高端服务供给不足,春节、农忙时节尤为紧缺;“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两年来,每年至少需要职业育婴员、保育员近1000万人次。

如今随着“三胎政策”的进一步放开,大中产及以上的人群对家政服务的需求猛增,行业迎来了一波新的爆发。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仅成立一年内的家政服务企业就已经超过了10万家。

高端人才“下嫁”家政行业,非主流?OR新风向?

在“史上最严”的监管政策下,教培行业彻底“熄火”,但高考这一主流选拔制度却没有消失,社会共识仍然是学历至上,学生的终极追求仍然是应试升学。也就是说,在漫长的教育改革进程中,教育培训的需求不会熄火,反而会一直存在。

如今高材生们涌入家政市场,这种堪称优质的家教资源怎么能错过?于是,家政、家教一把抓,衍生出了一种“家教+家政=新家政”的模式。虽然有着“家政”为虚,“家教”为实的嫌疑,但这未尝不是家政行业的又一次服务延伸。

另外“三胎”政策的推出,其实也是针对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境况,改善我国的人口结构。对于庞大的银发群体而言,高端家政服务除了要照顾老人的衣食起居,同时还要懂得一些基本的家庭急救技能和健康养生知识,这些都对家政服务人员提出了更高的素质要求。

三、“专才”与“全才”辩证下的产业效率重组

关于人才招聘,其实一直都有一个专才和全才的讨论,而现在的一个趋势其实是我们需要“很全的专才”。

过去有一技之长,就可以一招鲜吃遍天。但是现在人力成本越来越高,老板想要一个人可以处理各种不同的问题,而不是每个不同的位置都招聘相应的负责人。

目前,这一现象也逐渐影响到了家政服务业。就像前面我们所说的,除了照顾老人、育儿等基本服务,部分家庭还需要从业人员提供更多样的服务,比如家教,比如管家、助手等,这其实就是“很全的专才”。

而高学历人才涌入,符合当下家政产业的市场风向变化。他们的学历本身就代表着一些知识可以实现“专”,而学历的另一面往往代表着一种学习能力。这些学习能力强的年轻人,在成为“很全的专才”的道路上具备优势。

综上所述,在智能家居和新的社会需求、用人需求的影响下,高端人才下沉家政服务行业或许将成为一种新的发展趋势,这也意味着家政服务行业将迎来一场转型升级的新机遇。

“供需两难”成为高端家政的最大难题

虽然现在有一部分高端人才流入了家政行业,但这对于超万亿的市场需求而言,更像是杯水车薪。对用户和平台来说,高端家政服务似乎陷入了一个“供需两难”的尴尬境地。

在供给端,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中国家政服务行业市场研究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知识技能型家政市场(家庭教师、育婴师和营养师)增速最快,规模达2776亿元。

虽然知识型家政服务的市场需求在不断增加,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家政服务业目前最缺的就是高素质知识型人才。

由于传统家政行业代表的是蓝领阶层,而高学历人才代表的是白领阶层,高端家政则需要把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阶层融入到一块,这其中的阻力可想而知。蓝领阶层受学历、知识水平、自身素质等客观因素限制,向上其实并不容易,而且用户和家长也很难放心把辅导孩子等重任托付给她们,所以只能白领阶层向下或者说白领复合化。

近年来,北大毕业生卖猪肉、清北毕业生选择街道办事处,以及双语硕士当保姆等各种“大材小用”的新闻报道虽然频频出现,可这终究不能代表大多数,高端家政市场的人才供需缺口依然在不断扩大。

对于“家政阿姨”这个职业,很多人会有一种观念上的歧视,总认为“家政阿姨”是一个“下人”角色。而白领们在周围人的意见气候影响下,也难免会产生类似的认知,所以白领阶层顶着“家政阿姨”的名头去做家教等工作,很难是心甘情愿的。但在服务行业,心态决定服务质量,如果不用心去做,反而会影响高端家政行业的整体服务印象。

对于这种职业观念上的歧视,或许可以从两个方面来改变。一方面提高蓝领服务者们的社会认同感和荣誉感,改变家政阿姨就是“下人”的落后观念。据了解,家政头部平台“天鹅到家”,最近在做一个关于劳动者子女教育帮扶的“鹅宝计划”,以此帮助家政阿姨们获得更多职业、平台的认同感,从而更加自信,想要扭转家政的职业认知,最先做的不是外部而是家政从业者自身的职业认知。

另一方面家教和家政都属于服务行业,所以在理论上是相同的,可以做培训讲师,自然也可以兼职家教职责,白领阶层唯一需要克服的是心中对“家政阿姨”这份工作的自卑感。对于职业心态的调整,不仅要靠平台、用户的支持,更多还是要靠自我认知的改变,以及社会大环境的尊重和认同。其实,工作并无高低贵贱之分,每一位劳动者都是伟大的,每一份工作也都有它的意义和价值。

在需求端,家政行业有句俗语“介绍的阿姨难靠谱、好的阿姨留不住”。对于用户和家长们来说,通过家政服务找到一个高素质的家教,其实同样不容易。

由于教育和家政都属于重服务业,当两个重服务业叠加,如何确保高端家政服务的标准化和规范化就成了难题。可教育本身属于非标准化的服务型产品,一百个家庭就有一百种对教育的个性化需求,所以私人家教的教学效果可复制性差且不容易量化,很难实现规模化扩张。

而且重服务业的另一大特点就是直接面对消费者。以家教为例,其工作内容主要是负责早教锻炼、习惯培养、全科辅导等。虽然用户和平台可以查看家教们的学历证书、教师证和育儿证等,可除了这些,家教的人品、素质、经验等等都是未知数,找家教跟开盲盒一样,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服务效果怎么样。

随着舆论不断深入探讨,私人家教和住家家教的各种矛盾也跟着浮出水面,一对一的私密空间破坏性是家教不可避免的短板。近年来时有发生的保姆伤人案,家教性侵案等恶性事件,让不少家长和用户对私人家教或高端家政的安全问题极为担忧,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消费者对高端家政的信任程度。

从目前家政行业的市场风向来看,高端知识型家政毫无疑问是未来的大趋势,但高素质家政人才动辄过万的费用,也直接劝退了不少中产阶级以下的家庭。因为高端家政的受众或者说服务对象,只是“不差钱”的那一小撮人。这就意味着高端家政市场的蛋糕是有限的,可在信息发达的时代,一旦出现了一种新的经济风口,就会引来无数的跨界者前来分一杯羹。

虽然高端家政行业玩家的增多,必然会导致行业竞争的加剧,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新玩家的涌入也会给市场带来更多新的高素质人才和新的高端家政玩法,还可以加速完善家政行业的标准化和规范化进程。或许在多方激烈的竞争中才能破除高端家政行业供给端心有余而力不足,需求端力有余而心不足的“供需两难”问题。

据天眼查App显示,8月16日,福州市新东方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含教育咨询服务、面向家长实施的家庭教育咨询服务、家政服务等。股权穿透信息显示,该公司由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持股。

做教育的“新东方”,突然做起了家政服务,这或许与高端家政行业做家教的想法不谋而合。不过这终究与当前的教育政策相违背,长期来看也不利于教育公平,或许当私人家教有了一定的市场规模,监管政策就会随之而来。这究竟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还是一条柳暗花明之路,还需交给时间来检验。

写在最后:

想要在平凡之中生出伟大,对家政行业来说,人才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如何说服这群素质高、能力强的高端人才甘愿俯身家政行业,却成了家政平台们的头号难题。

不过随着社会内卷的加剧、高端家政市场需求缺口的扩大以及就业观念的转变,高材生们“下嫁”家政服务行业正在走进现实,或许未来“中国阿姨”也会走出国门,成为菲佣、日式管家等国际专业化的高级家政服务人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55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