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易头条上演游戏“三国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吗?

字节跳动进入游戏市场,带给腾讯和网易的威胁,比以前气势冲冲的阿里更大,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游戏将是腾讯、网易和字节跳动短兵相接最大的“战场”。

腾讯网易头条上演游戏“三国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吗?

丁磊最近烦心事有点多。

前几日,明星产品网易云音乐因为各类“抑郁丧句”变为“网抑云”,被网友嘲讽“人均抑郁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后网易云大张旗鼓地承办TFBOYS七周年演唱会,前期炒得热火朝天,可直播变录播的神操作,让所有粉丝直呼“被骗了”,一时间,吐槽和谩骂满天飞。

更早之前,腾讯推动虎牙、斗鱼合并,控制了整个游戏直播赛道,这让本来就缺流量、缺渠道的网易有了更深的危机感。早些年间,丁磊不顾情面,亲自斩断了网易与陌陌、YY的关系,也自此丧失了获得游戏直播渠道的机会。

当然,游戏业务还是给网易带来了不少好消息。截至8月26日收盘,网易总市值高涨,折合723亿美元,丁磊一跃跻身中国第三大富豪,仅次于马化腾和马云。

卖考拉、引阿里,加速网易云音乐商业化,同时又更加聚焦游戏主业,网易似乎一改平稳心态和孤军奋战的风格。而在腾讯也逐步加大了对所投公司控制力的背景下,网易与腾讯短兵相接,似乎将成为未来这两大巨头“相处”的常态。只是,变量不仅仅有阿里一个,字节跳动的加入更有戏剧性。

腾讯和字节跳动之间的“隐形”对手

自BAT格局形成之后,我们很少看见一个创业公司的崛起,能同时让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感觉到危机感。

我们可以简单从人才招揽这一条主线来看:2017 年,字节跳动频繁挖角百度、360等老牌搜索公司的技术骨干,如现任字节跳动算法负责人杨震原,曾在百度呆了9年,主要负责的就是搜索架构。进入2020年,腾讯收购了搜狗,搜索江湖风云再起,两名曾在去年5月离职的百度高管—吴海锋和孙雯玉,也同样选择加入字节跳动。

字节跳动布局搜索,枪口同时对准了百度和腾讯。

2017年还曾发生过一次影响较大的挖角事件,据说今日头条一口气签了300多个知乎大V,大有以悟空问答取代知乎的架势。一位曾经在阿里、腾讯就职的HR也曾感叹,公司的核心员工被挖走,因为字节跳动总不按套路出牌,一张工资双倍的Offer开出来,让不少优秀人才流失。

为什么我们看到字节跳动跨界铺开新业务的速度总能如此之快?原因正在于大量人才的抢夺。

字节跳动在教育、游戏、视频以及电商领域招揽人才,几乎是明目张胆地把手伸进了腾讯、网易、阿里以及爱奇艺、作业帮等垂直行业巨头的“饭碗”里。甚至借助抖音,字节跳动还染指本地生活服务,与美团抢生意。

字节跳动的布局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最终目的和腾讯一致,都是以流量为根基构建一个相互协同的庞大生态。不同的是,马化腾“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张一鸣什么都自己干。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字节跳动枪枪瞄准腾讯时,中间隔着的互联网公司不免“中弹”。比如网易,字节跳动一手猛攻游戏,一手开拓在线教育,这两者恰恰是网易的核心业务,而且张一鸣还想在在线音乐市场分一杯羹,目前仍在研发中的音乐社交产品“音乐帮”,模仿的正是网易云音乐。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是“网易互娱游戏和字节跳动游戏的年薪年差10万,去哪个游戏公司合适”?在网友的回答中,很多人并没有选择大厂网易,而是偏向才刚刚开始做游戏的字节跳动。原因不止是为了高薪,他们认为字节跳动有钱、宣发渠道强、个人成长空间大。

这种选择倾向对网易来讲是一种危险信号,一旦字节跳动未来在游戏领域能占据一席之地,将会有更多的人才从网易流入字节跳动,就像搜索市场中的百度。

在腾讯与字节跳动攻势愈烈的相互较劲中,网易将不安稳。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字节跳动进入游戏市场,带给腾讯和网易的威胁,比以前气势冲冲的阿里更大,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游戏将是腾讯、网易和字节跳动短兵相接最大的“战场”。

但究竟是三方对峙还是联合攻击,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网易和腾讯在游戏、音乐市场积怨已深,最近其与阿里的关系越来越近,便是这个道理,而字节跳动显然是当前腾讯最畏忌的对手。如此一来,网易和字节跳动其实有联合的必要和基础,更何况双方还优劣互补。

网易长期困于流量和渠道,一方面没有一个庞大的流量池,为游戏产品导流,另一方面,网易内部产品之间的流量也无法相互转化,产品之间的关系是独立的。这是网易与腾讯竞争的最大弱势,尤其是在游戏直播连连折戟之后,腾讯一家独大,又让网易始终无法触及产业链下游,导致双方的营收差距进一步拉大。

而字节跳动强就强在流量。目前字节跳动推出的游戏,都是借助自家平台的流量池,通过对游戏进行相关的视频推广、植入下载入口等方式转化用户,为游戏引流。

相对的,字节跳动跨界做游戏,开发和运营的能力薄弱,想要从轻度游戏过渡到重度游戏,流量思维将不再有效。网易的核心竞争力则恰恰在自研游戏上,退一万步讲,一旦字节跳动如阿里一样败退,届时张一鸣若还想在游戏市场获取更大的利益,需要依靠外部力量,网易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面对腾讯,网易和字节跳动强强联合,或许能实现共赢,但不巧的是,双方偏偏都属于单打独斗的风格。网易多年来偏安一隅,做事全凭丁磊的喜好,字节跳动创业以来不依附于任何巨头,也不站队阿里,可野心就差没写在脸上。

腾讯网易头条上演游戏“三国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吗?

企业文化也是截然相反,丁磊对网易的定位是一家有品味的、创新的科技企业,对产品开发更是出了名的挑剔,一个不符合他预期的产品是不大可能直接面市的。而字节跳动素有APP工厂之名,快速开发新品继而推出、试错、淘汰,是张一鸣大规模扩张业务线的一贯方式。所以,驱动网易和字节跳动联合的固然有共同敌人,但阻碍合作的困难更为现实。

腾讯网易头条上演游戏“三国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吗?

2018年,曾有消息称,今日头条和网易已经就游戏方面开始对接,在“今日头条”的页面可以发现,其开始注重对网易游戏的推荐。然而时隔两年,双方再也没有传出相关消息,可见彼此态度。

占领休闲游戏高地,行业“三国杀”?

自盛大游戏衰落后,游戏行业向来只有双巨头和其它游戏公司,没有老三,如今字条跳动野心勃勃,是否能够改变格局值得期待。

8月初,七麦数据发布了《2020 上半年中国手游 iOS最强吸金能力》和《2020 上半年中国手游 iOS最强用户增长榜》,在2020年上半年手游吸量TOP100 中,字节跳动凭借11款上榜产品,一跃成为2020年上半年手游吸量最大的黑马。其次才是腾讯和网易,分别有10款和8款产品入围TOP100。

单从休闲游戏来看,很显然,腾讯和网易在产品输出上的“垄断”被字节跳动大大削弱了,由此可见,对于休闲游戏的开发和运营,字节跳动仍大有可为。

很多业内人士对这一改变并不是很在意,在他们看来,重度游戏掌握着整个产业的话语权。但无论从休闲游戏的市场潜力还是字节跳动的游戏战略推进,休闲游戏市场的表现都关乎字节跳动能在游戏这一赛道上走多久。

腾讯网易头条上演游戏“三国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吗?

根据App Annie发布的《2020 年移动市场报告》,在2019年全球下载量最高的游戏中,休闲品类占到了总下载份额的82%,重度游戏占比仅为18%,在全球游戏使用时长上,重度游戏占比为55%,但休闲游戏44%的占比并不低。至于营收,在美国,休闲游戏《糖果传奇》在收入榜上排名第一。

而且,休闲类游戏也是字节跳动旗下产品主流用户人群的最爱。

在休闲游戏的维度上,字节跳动完全可以参考“小游戏之王”Voodoo。Voodoo是白手起家的法国创业团队,最高曾占据美国免费榜Top 10的四个位置,2017年,该公司发布了9款游戏,其中7款达到过美国iOS免费榜冠军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Voodoo就是通过数据驱动的方式,选择有潜力的游戏,大大提升了休闲游戏的成功率。不过,就在不久前,腾讯刚刚入股了Voodoo,估值达到14亿美元。

从渠道切入运营和自研,从轻度游戏向重度游戏推进,是字节跳动遵循腾讯游戏发展路线形成的初步策略,换句话说,张一鸣的野心自然在吸金能力强大的重度游戏上。可是数年来多少前仆后继的巨头折戟在游戏产业,字节跳动若是重蹈覆辙,休闲游戏无疑是一条最关键的退路。

考虑到这一点,字节跳动在休闲游戏的根基也必须打好,而不是贸然把资源倾斜到重度游戏的代理和自研上。想当初,腾讯也是以休闲游戏为突破口,随后进行细分品类教育,逐步切入RAC/SPG、RPG、FPS、MOBA等,最终以爆款收割用户的。

所以,未来字节跳动利用庞大流量池,猛攻和收割休闲游戏,与偏向重度游戏代理与自研的腾讯和网易“分而治之”,未尝不是一种可能。

中国互联网20年,网易是门户时代的王者,BAT崛起后,网易一直位居巨头的第二梯队,坐在上市中概股市值排名第四、第五的位置。然而进入2020年,这个格局已经被一众后起之秀打破。而字节跳动还未上市,外界对其的估值就已经超过了现在网易的市值。

网易已经无法继续佛系了。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歪道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