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剿的“极兔”:跳墙去海外市场,但能成为“UPS”吗?

童话故事《龟兔赛跑》中,兔子因为偷闲在一旁睡觉而输掉了与乌龟的比赛。但在国内快递界竞赛中,一只印尼来的兔子却并不偷闲,反而想以烧钱圈地的打法超越老地主们“三通一达”。

童话故事《龟兔赛跑》中,兔子因为偷闲在一旁睡觉而输掉了与乌龟的比赛。但在国内快递界竞赛中,一只印尼来的兔子却并不偷闲,反而想以烧钱圈地的打法超越老地主们“三通一达”。

截至目前,极兔速递进入中国市场一年半,却拿下8%快递行业的市场份额,仅次于顺丰的9.6%。近日,极兔传出将赴美上市计划改为香港上市消息,并完成了一笔新的融资用于拓展中东和拉美市场。

为何极兔将战火瞄准至海外市场?它的“唯快论”能走到最后?其能成为千亿美元市值“UPS”的对手?

被围剿的“极兔”:跳墙去海外市场,但能成为“UPS”吗?

豪言放出:不再对标“通达系”,而是狙击千亿市值“UPS”

极兔成立于2015年8月,创始人是原OPPO印尼CEO李杰,初衷是为了服务OPPO在印尼境内的销售配送;凭借OPPO在印尼的销售网络,极兔不到4年时间就成为了东南亚第二大快递公司。

2019年,通过收购上海龙邦快递极兔获得了在中国经营快递经营资质,并于2020年3月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到今年年初,极兔的每日派单量就从2020年的2000万件飙升至3000万件。

目前,极兔仍在狂奔。

根据《晚点 LatePost》报道,极兔近期完成了春节后开启的一轮新融资,当时计划额度为2.5亿美元,而这资金将主要用于开拓中东和拉美等海外市场。在这之前,极兔于4月份刚完成一笔14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达到78亿美元,超过圆通、申通、韵达,仅次于顺丰、京东物流和中通。

另据今日港媒报道,极兔考虑将上市地点由美国改为香港,最快于明年来港 IPO,拟集资约 10 亿美元。同时媒体消息称,极兔正与腾讯控股洽谈融资10亿美元。

截至目前,极兔方面均未对上述消息做出回应;但透露出的信息是,极兔开始将战火转移至海外市场,这或意味着其与“三通一达”的争夺战要暂时休停。

而赴港上市,则表明极兔还想将部分发展重心放在国内市场。这背后原因在于,极兔的野心变大了——“想对标千亿美元的UPS”,但得靠国内市场来做基石。

极兔内部人士透露,极兔已不再对标市值几百亿美元量级的四通一达或者顺丰,而是改为对标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UPS。但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公司需要一边在激烈竞争的中国市场上保持住现有位置,一边继续开拓新的海外市场。

豪言是放出了,但底气何在?

是底气硬,还是扛不住围剿?

众所周知,极兔的发家逻辑与拼多多类似,即靠打价格战来抢占市场。

国内快递主要以电商件为主,虽然大家对时效或服务差异性不太敏感,但对价格尤其敏感。而极兔入局中国市场,立马拉开了低价序幕,据悉其单票价格比通达系低1-2元,以低价换市占率,用了不到两年时间拿下了国内快递市场8%的份额。

据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七月,中国快递行业平均日单量为2.88亿票。按照极兔稳定在2200—2500万单的日单量计算,其占据了约8%市场份额。

另一方面,则是加入拼多多阵营为自身日单量撑腰。据亿邦动力此前报道,今年年初,极兔日单量突破2000万单中,80% 以上单量来自拼多多。

被围剿的“极兔”:跳墙去海外市场,但能成为“UPS”吗?

然而,每单大概承担1元亏损的不良竞争手段,显然被同行嗤之以鼻。所以自去年9月份起,极兔就不断遭到通达系们围剿,顺丰、韵达、圆通、申通等都发布了有关“封杀极兔速递”的内部文件。

因此这样看来,本次融资后极兔将战略目光转向海外市场,或是被通达系“封杀”后的一种被逼无奈的表现。

然而,极兔的底气还是有的。

首先,在市占比与日单量上,公司优势还是明显的。上文所述,极兔不到两年时间,就能完成3000万日单量与8%的市占比;反观2002年成立的中通快递,2019年才拿下3000万日单量。

就算目前极兔遭到了通达系们的围堵,其日单量也能稳定在2500万单的区间,这侧面透露出,极兔继续靠低价还是能吸引商家的。

另据各家披露数据,在国内快递行业,圆通和韵达的市场份额均超过 15 %,申通约为10 %,顺丰约9.6 %;极兔虽然只占8%,但对比成立时间大多过20年的国内老牌快递公司而言,极兔的发展势头不得不令人吃惊。

其次,极兔资金链条充足并有OPPO核心人员撑腰。

目前,极兔虽未公布新一轮融资规模,但上一轮14亿美元的融资就让其投后估值达到了78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站在它背后的投资机构,大多是博裕资本领投、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这类全球知名投资机构。

另一方面,极兔发展迅猛同样与创始人是原OPPO印尼CEO李杰相关,其能借助OPPO的经销网络发展壮大,同样在OPPO已经布局的中东市场,极兔或也能有一番作为。

最后,极兔有出海的经验,这对公司在中东、拉美版图的扩张战略打下基础。

目前,极兔是做到印尼市场第一、东南亚市场内的第二,其在印尼市场有了稳定的地位才开始进军国内市场的。

这对比国内快递公司,极兔显然是有进军海外市场的经验与底气。

然而归结来看,极兔这家快递公司就是靠补贴资本运作方式发展起来的,但这能支撑起极兔对标千亿市值“UPS”的野心吗?

能成为下一个“UPS”?

在互联网时代下,一家反应慢的公司很容易被时代抛弃。主要原因在于,快节奏时代下,战略、技术、思维的落后,很容易让一家企业彻底掉队。

同样,一家以“快”策略来抢占市场的公司,如果慢下来,则更容易被市场抛弃。所以极兔要更快,慢下来很可能会在这场竞速赛中失去资格。

国内快递公司的联合围剿,压制住了极兔的生存空间,然而快递业不发达的中东及拉美海外市场则让极兔有了更大的突破口。

在中东地区,有了迪拜这个最大港口,海运已经发达,但快递业却并不发达。当地卖家主要还是会选择货到付款方式,而这导致拒付风险及每单成本价大大增高。

截至目前,中东地区的快递企业主要是以Aramex为首的当地老牌快递公司,但是当地地址不清晰的问题也让很多企业的物流网络无法构建完善。

因此,极兔在这类物流业不发达的海外市场建立配送网或加盟网络,再通过采取低价策略补贴卖家,很可能让其发展为当地的头部玩家。而极兔要做的,可能就是不断扩大融资规模,来支撑自己的低价策略。

被围剿的“极兔”:跳墙去海外市场,但能成为“UPS”吗?

但是,极兔要想成为对标千亿市值的UPS公司,还为时尚早。

截至目前,极兔投后估值达到78亿美元,但这与1700亿美元估值的UPS还相差甚远。值得注意的是,UPS能成为全球快递业巨头,靠的是深耕物流网络,形成了完整的业务链条及类别丰富的产品结构。

据UPS财报显示,目前其主营业务包括,国内包裹、国际包裹、供应链与货运三大板块;其中UPS国际快递收入常年占比约两成,2019年营业利润率高达18.7%,约为国内快递业务的2倍。

反观每单就得补贴1元的极兔,盈利或都是问题,想要取得18.7%的利润率还有点困难。

此外,极兔如果靠单一的低价策略抢占海外市场,若不深耕物流网络及仓储方面实力,也同样难与供应链实力强劲的UPS相提并论。

再者,低价策略就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是“风口”中的取胜利器,也可以是“红海”中的自毁武器。

就像在国内市场,极兔已尝到了这把刀的害处,遭到各家的围堵;同时国内快递业也开始新一轮的派送费涨价潮,这对极兔的国内实仓发展是十分不利的。

所以总的看,极兔不论是想在国内快递市场立稳脚跟,还是想成为UPS,光靠“快”和“补贴”不够,实际上还是要以精细化运营,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为主。

财经分析师郑春晖认为,“极兔快递版图扩张主要是资本运作的扩展……所以对资金的需求将会随着扩张不断加剧,如果融资能力跟不上的公司将会面临需要断臂求生的处境。所以建议其划定主要战场,以其为核心,抢占该地区40%以上的市场份额,然后寻求上市,再继续四面开花式的扩张。”

结语

快递业市场,求的不是融资、烧钱快,而是物流快。

而极兔未来能否扩充海外版图,成为全球快递业巨头“UPS”的竞争对手,看它何时能慢下来,做一个实质性精细化运营的快递公司。

本文作者:叶小安

文|松果财经(songguocaijing1)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6269.html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日 下午6:19
下一篇 2021年9月2日 下午3: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