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都没大火的K歌生意,为什么追不上直播和短视频?

K歌行业的下一个春天,会不会来临?

在线K歌不是一门新生意。早在2012年,行业元老唱吧就被评为当年增长最快的两个移动APP之一,另一个是今天的国民APP微信。

但在线K歌行业却没能像微信一样走入国民时代,唯一的顶流全民K歌虽然月活有7000万级别。作为2014年上线的互联网老将,声量远远比不过后来乘着4G东风大发展的直播和短视频,也没有创造突破性的商业模式。这既有时代原因,也有行业特点的限制。

如今,伴随着网易云、抖音、快手、阿里等玩家再度入局,技术提供方如声网、网易云信、即构等持续优化解决方案。K歌行业的下一个春天,会不会来临?

大众娱乐,“小众生意”

在线K歌也有过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2012年,唱吧上线,一个月实现用户破百万,2013年注册用户迅速突破一亿,月活用户也超过3000万,它背后的投资机构阵容包括红杉中国、普华资本等重量级选手;腾讯发现赛道潜力后也迅速跟进,于2014年推出全民K歌,凭借QQ微信导流作用,两年时间用户量达到3亿级别。

即使到现在,从数据上看,在线K歌APP目前其实“死忠”用户不少,Trustdata移动互联网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7月全民k歌月活达1.1亿,唱吧APP月活也有2247万,虽然变动各异,但从总体来看,依然是大众娱乐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在腾讯音乐集团(TME)的财报中也能得到证明。2021财年第二季度,TME集团80亿元的总收入中,有63%都来自直播、K歌等社交化场景。

十年都没大火的K歌生意,为什么追不上直播和短视频?

并且,随着信息传播更加便捷和快速,在线K歌行业正逐步与流行的直播、短视频等业态融合新玩法、展现新趋势,比如近期全面K歌的心动对唱——随机匹配实时对唱功能在抖音获得了不小的热度。

在此背景下,网易云的“音街”、抖音内测的K歌、快手的“回森”、阿里的“唱鸭”都在近两年持续加入在线K歌战局,准备吃下社交与音乐融合的趋势红利。尤其是2020年疫情的间接推动,在线K歌行业的走红似乎近在眼前。

但是,在融合背后,从声量上来说,在线K歌行业在近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大幅落后于出现更晚的直播、短视频等娱乐业态。

除了头部的全民K歌凭借背靠腾讯的优势活得滋润,唱吧虽然依靠软硬件结合站稳了自己的脚跟,但自2015年起三度试图上市未成,如今的月活甚至只有“出道”之初的三分之二。至于各类新生独立APP,即使背靠巨头,也难以出圈,比如排在全民K歌和唱吧之后的唱鸭,今年7月月活只有98万。

十年都没大火的K歌生意,为什么追不上直播和短视频?

发展近十年,在线K歌逐渐变成了一门寡头格局的“小众生意”。

至于为何会走进这样的怪圈,对比后起之秀直播和短视频,问题其实已经摆在了明面上。

在线K歌为何“饮冰十年”?

在线K歌行业没能大范围火热,和自身产品形态有很大原因。

K歌原本是个极度单一的场景,最初的爆火是因为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大众对于KTV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抱有极大的热情和好奇心。但是等到兴趣被满足,它又并非一个高频强需求,娱乐始终是娱乐,而声音本身即使有互动,这种关系也显得单薄。

反观直播出现之后,观众与主播建立起更紧密的连接,同样可以实现连麦等操作,而后续异军突起的短视频堪称集百家之长,综合对比,在线K歌的核心死穴水落石出:因为产品形态的原因缺乏明确的商业模式,更缺乏延伸的策略。

即使强如TME,其社交娱乐业务有相当一部分收入其实来自直播,直播的核心是打赏,问题在于,K歌产品中的直播部分,还能算K歌自身的特点吗?为K歌直播打赏的用户,付费的真正驱动力也不是K歌产品本身,而是那个有吸引力的主播。

没有明确的盈利来源,就没有大规模商业化的动力,自然没办法获得更多的资本支持与推广。

最终,K歌产品除了会员和广告难以发展与自身语音主体形式联系紧密的盈利途径,只能和直播、短视频亦步亦趋。目前唱吧在硬件产品上有所突破,但它的增量空间也很是让人担忧——软件的吸引力如果有限,硬件的增长从哪里获得?

而和K歌产品相伴而行的在线音乐发展,非但没有起到互帮互助的作用,反而给了在线K歌行业当头一棒——版权。

移动互联网发展初期的在线K歌行业经营并不困难,只要搭建好平台,从网上寻找热门歌曲音源之后,去掉或调低人声制成伴奏,就能吸引一大批热爱歌唱的用户。直到正版化浪潮呼啸而至,拍死了一大批付不起版权费的中小玩家,剩下的平台也走上了买歌之路。

而在社交娱乐化的今天,在线K歌发展出实时合唱、声音交友等玩法,但传统的K歌技术往往更重视单人录歌的体验,在社交中面临延迟高、连接不稳定、K歌房内干扰大等问题。

和直播不同,声音连麦由于没有视频的辅助,整个交流过程本身就容易出现“错位”,如果此时技术原因导致沟通过程不流畅,其体验将会大打折扣。

新趋势之下,在线K歌行业反而漏洞不减,最“着急”给出解决方案的,却不是它们自己。

方案提供商发出“新声”

最想推动行业变革的是专业的解决方案提供商,目前,这条赛道已经站上了网易云信、腾讯云、即构、声网等选手。

其中,网易云信将IM聊天室、多人音视频、直播等服务整合为多人语音聊天室解决方案,支持在线KTV等玩法应用,网易云以及旗下LOOK直播均采用了网易云信的技术。

腾讯云通过互动直播、TRTC、腾讯天籁·音频处理技术等方案实现多路音视频互动一站式解决,并提供定制服务,其官网显示,全民K歌正是采用方之一。

十年都没大火的K歌生意,为什么追不上直播和短视频?

云通讯服务商即构,利用社交娱乐解决方案,统一服务在线KTV、秀场直播等业务,并推出不同的合唱方案,官网显示其客户包括微博、酷狗、酷我、映客直播等主流平台。

声网对在线K歌行业的布局相对较早,在2018年就确立了相应的技术目标。2021年4月其升级实时合唱技术方案,并布局迷你KTV品牌“咪哒”;2021年8月与咪咕音乐达成合作,共同探索“一站式在线K歌”解决方案。而这一次合作也让声网拥有了进一步补全方案的能力,目前,陌陌、唱吧、斗鱼等主体都是声网客户。

十年都没大火的K歌生意,为什么追不上直播和短视频?

2021年9月8日,声网发布“在线K歌房”场景化解决方案,首先就是联合咪咕音乐解决了版权问题,只需调用API即可使用。

更进一步的是技术,这是声网的护城河,声网通过对音频在采集端/播放端以及编解码等环节的延时优化,最终实现了低至 64ms 端到端延时的多人实时合唱体验。作为对比,即构为多人合唱提供的方案,端到端延迟是76ms。

最有想象力的还是场景化,声网通过提供九大场景化功能丰富了K歌的形式,继而在当前的社交趋势下延伸出对桌游、语音直播嵌入歌房甚至相亲等形式的良好支持,探索了社交的新可能,平台也能借此丰富产品形式,挖掘增长点,打破商业模式单一的尴尬。

这一系列解决方案的诞生,让目前加入在线K歌市场或有相似需求的玩家有了更方便整合提供服务的途径,行业或许会迎来新的增长可能。新一代竞争爆发前夜,方案提供商们提前唱出了行业的“新声”。

结语

当初,全民K歌弯道超车唱吧只用了两年,反思原因,玩法和社交关系是重要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没有充足的产品力,就无法留住爱好多变的用户。

如今,站在行业新一轮周期的潜在起点上,伴随5G、元宇宙等内容的兴起,在线K歌越发脱离单纯的声音形式,甚至开始衍生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这也给平台建设和运营提出了新的考验,声网、网易、即构等则给出了新的解决方案。

无论行业走向,但当新的收获时刻来临,为行业成长付出劳动的他们,终将各有所得。

文|美股研究社(meigush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70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