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OS“复仇者联盟”背后隐匿的理想主义

一个好的手机系统,应该在交互上做减法,在功能上做加法。ColorOS 12做到了既懂我,但同时也不过分打扰我,在克制中努力前行。

“这次的用户见面会压力很大。”OPPO ColorOS设计总监陈希有些忐忑。

为了配合ColorOS 12的正式发布,ColorOS 12用户见面会于9月25日举行。与以往不同的是,除了O粉、加油,还有不少之前的锤友、魅友。“ColorOS现在集结了国内最‘难搞定’的一帮用户。”这一批对体验有非常执着高要求的朋友,对ColorOS团队来说是新的挑战。

还好,应战者也很强,除了OPPO原有的团队,还笼络了一加、锤子、魅族等诸多厂商的OS精英,形成了一个“复仇者联盟”,ColorOS 12算是集结后的第一次演习。

梦幻组合

ColorOS“复仇者联盟”背后隐匿的理想主义

过去一年多,对于ColorOS软件产品经理朱海舟来说有些梦幻,在跟随锤子手机团队被收入,进入到字节跳动体系,后来自己转身到了一加,又恰逢一加并入OPPO。“一年多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还好就是我做的事没变,还是想做点真正的好东西。”

四家公司,四段经历,对朱海舟来说是一笔巨大的人生财富。四家公司是不同的四种风格,做产品也都有自己的方法论,比如锤子比较感性,以直觉为主、补以数据,有的功能会一炮而红,有一些做着做着就没了。字节跳动非常理性、冷静,一切以数据为准则,经常要做数据分析和ROI测算。一加因为海外业务占比较多,是一种跨文化的工作方式。OPPO是比较在意整个流程和效率的团队,ColorOS一年要有两个大版本,要给20多款手机输出不同的特性,ColorOS如同一列快速行驶的列车,沿途的会上货下货,工作方式与锤子攒一波弹发射一次很不一样。

“对于我来说,开拓了眼界,几家公司的方法经都很宝贵,同时也学会了融合。”让朱海舟更兴奋的是融入OPPO团队之后发现这里简直就是宝藏,身边汇集了硬件以及互联网行业的顶尖高手,这样一支团队背后是OPPO开放的精神,海纳百川。

“ColorOS团队的人数真的是很庞大,让我非常羡慕。”朱海舟终于有了一种进入大厂的感觉。其实在一个企业中,团队的大小与业务在企业中的重要性是相匹配的,朱海舟看到了OPPO对于OS的重视。

在这里不是简单的人数加法带来研发成果的叠加,大厂的特点就是资源充足,“这里有业界最新的元器件和最新的技术,我们拿过来就能用,太羡慕了。” 朱海舟表示很激动,现在自己可以在更高的平台上去发挥才能。

一加社区运营蓝帅的身上有着IUNI公司的背景,后来加入一加作社区管理员,现在也合并进入OPPO ColorOS。“网上经常有人说我是设计师,也有人说我是产品经理,更有人说我是开发。”作为直接面向用户的一个窗口,蓝帅确实比较全能,他每天负责看用户的各种反馈,扛下用户所有的吐槽,再把用户反馈拿去与产品开发团队沟通。我经常收到一些私信吐槽,这也是一种鞭策。吐槽越多,我越有动力去鞭策开发团队,所以还是要谢谢大家。”

庞大的团队也让蓝帅颇为触动,“以前氢OS虽然做得不错,但确实受人力所限,我多少有点心虚,有些问题不敢回复。现在用户问什么,我都敢回复了,背后那大几千的工程师让我更有底气了。”

一群有信仰的人面对一群最难搞的用户

ColorOS“复仇者联盟”背后隐匿的理想主义

“ColorOS现在集结了国内最‘难搞定’的一帮用户,大家都是一批对体验有非常执着、非常高要求的朋友。”陈希在见面会上说道,深感自己的压力之大。

面对这样一群最挑剔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回之以真诚。“面对这么多追求极致的朋友,ColorOS要做的是尽可能少地去做花活儿,更多的在细节上下功夫。在我看来,好的系统一定要清楚用户需要的是什么。”

谈及细节,ColorOS团队都非常激动。陈希最喜欢的是全新的自由浮窗,这是基于大量的用户调研做出改进得来的新体验。以往是给出多个选项让用户选择,现在则是基于用户习惯帮用户简化选择,看上去只是一个小逻辑的改变,但带给用户的体验却截然不同。“我觉得做产品的过程中,给产品做减法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

朱海舟最喜欢的一个细节是ColorOS 12智能侧边栏中有一个文章朗读的功能,当用户在看一篇文章的时候,觉得内容很好,但是太长了,没有时间看完,就可以调用文章朗读的功能,让手机自动帮你阅读,你可以一边做饭一边听,也可以一边开车一边听,不必再错过任何优质内容。

“细节上的改进肯定不如炫技花活儿吸引人,因为你需要真正的去使用才能发现它的美妙。”陈希表示,“ColorOS团队集合了行业最优秀的人才,我们希望通过对细节共同的执着,将ColorOS做的越来越好。在ColorOS 12发布后,我也看到不少媒体有类似感受和评价。吴阳在《差一点完美的ColorOS 12》中写道:一个好的手机系统,应该在交互上做减法,在功能上做加法。ColorOS 12做到了既懂我,但同时也不过分打扰我,在克制中努力前行,不断地在探索体验感和多功能的平衡。如今对系统人性化的打磨显得尤为重要。数码博主迪仔也在评测里说过:一直以来ColorOS在我心里都是最有礼貌的系统,贴心,但又很有分寸。”

炫技容易,克制难得,这就是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之所以可以如此执着于细节,因为这是一群有理想、信仰的人。

在初中的时候朱海舟就每天琢磨怎么修系统,怎么装黑客软件,也暗挫挫地下决心长大以后做比尔·盖茨。做系统非常难,很多人曾经的理想在现实面前都妥协了。朱海舟有幸,扎根在这个领域中,“这是一种典型地把理想变成事业的过程。”

“在锤子跟老罗团队的时候,我始终是不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个商业产品,我们不是为了拿出来卖,我们是想有自己的作品。古时代工匠会把自己的名字写在茶壶的内壁,是对自己作品的骄傲。我们也是想做这样值得骄傲的作品。”圈里人都知道老罗对于产品的执著几近偏执,是一理想主义者,朱海舟坦言自己是被老罗同化了的人。

同样,陈希也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很多人在职业的选择上是什么火做什么,房地产好的时候去卖楼,汽车火的时候去卖车,能够坚持在操作系统这样领域深扎下去的人并不多。“能赚很多钱肯定也很棒,这个很重要,但是还有更重要的是你在行业里干的事是不是很开心?说得高大上一些就是信仰。”他认为每一个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能坚持下来的人都是有共同想法的人,理念相同走得更远。

无边界不将就,1+1远大于3

ColorOS“复仇者联盟”背后隐匿的理想主义

团队的融合是从ColorOS 12开始。这支新战队的特点就是精英汇聚,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本事,如同复仇者联盟里的英雄,每一个都是发光的。但是把这些人放在一起如何才能更好的发挥他们的特长并形成合力?在内部提出一个新的口号:“无边界不将就。”无边界是指每个人的创造力、能力可以不受限地发挥,不将就是指对产品的态度追求极致细节。

作为全球头部大厂,OPPO正在加紧国际化步伐。“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面向世界的产品,把中国的产品带向世界的过程有很多的挑战,最直接的挑战是我们的一些思维方式。”一加是一家国际化很成功的企业,与OPPO融合之后,一加的国际化团队、视野、市场都会给OPPO带来帮助。

一款运动健康的应用,用户进去要选择性别。在中国这是很简单的事,但是在一些海外国家或地区,还存在第三性别,这样的设计会照顾到用户心理层面,让用户更舒服。这是一加在海外运营的经验,一加还有很多这样细节上的经验,未来可以帮助ColorOS海外做得更完美。“我觉得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我们融合之后会相互学习到很多东西。”陈希表示。

ColorOS 12只是融合的开始,是复仇者联盟的第一次小试身手,融合之后,大家在相互的理念和观念上能学到很多东西,这让他们团队更有了信心。

朱海舟对于接下来在ColorOS的工作充满了信心。从硬件来看,大厂里资源丰富;从软件层面来看,团队里融合了来自业界各个团队的优秀人才,“整个团队架构人员未来一定能做好国际化的产品,所以我也很希望未来我们产品能够让全世界更多的人能够更好用,所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人力相加,资源相加,经验相加,用户相加,当每一个维度都在裂变,融合就不是简单的1+1=2,“现在看来1+1可能要大于3。”在ColorOS12上小试牛刀之后,让陈希对未来更充满了信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385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