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年轻人,“难逃”份子钱

七天下来,一月白干。

孤独年轻人,“难逃”份子钱

老舍曾经在一本书里写过,“这些年,我越来越发现,份子钱不过是友情和金钱遭遇战的缩影。”十一假期刚过,就有人一口气参加了20多场婚礼,在热搜上,年轻人为婚礼份子钱所累不是一时半会了。

从老舍到如今的年轻人,尽管斗转星移,物是人非,但份子钱的话题热度却持续居高不下。《国人工资报告》显示国内居民除了吃穿用学住行这六大开销外,人情往来、请客送礼的开销能占到工资的14.65%,其中相当比例是份子钱,比娱乐活动、医疗保健的花费占比还要高。

份子钱要追溯到清代,后来的婚礼份子也不是以金钱红包的形式来往,一般都是暖壶、脸盆等生活用品。如今的年轻人一年要随多少份份子?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近期的一项调查显示, 45.4%的受访者最近两个月随了3~5次份子钱。

还有知乎网友半年之内随了近2万块,份子钱也成了形形色色的年轻人,走出象牙塔的必经之路。

辛慧34岁|不婚主义者想给自己的猫办婚礼?

刚到九月份,辛慧朋友圈里就热闹得像一锅刚沸腾起来的开水,一轮轮电子请帖转发点赞,紧接着,家里的红色炸弹也堆积了七八张。每年十一假期,辛慧都恨不得与世隔绝,七天下来,一月白干,份子钱不是令她最头疼的。

更重要的是,几乎每场婚礼,她都会变成一个异类。去年十一,辛慧在表弟的婚礼上掀起的舆论风头俨然压过了两位光彩亮丽的新人。辛慧生活在北方一座三线城市,在这里,不结婚不生子的社会性“罪名”堪比古代七出。

甚至有一次,邻桌一个老太太特意过来关切地询问原因。身为不婚主义者,从大学毕业到现在,辛慧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朋友结婚生子、乔迁考学……自己随出去的份子钱大概能换一辆五菱mini。

辛慧不是没考虑过将这个打出去的水漂收回来。早在此前,就有网友那么干过,例如豆瓣“抠门女性联合会”小组,就曾高调号召:如何要回你那些年的份子钱?事实上,收回份子钱的方法很多,包括但不限于给自己举办生日会、给父母举办大寿、甚至给宠物举办“婚礼”。

辛慧养了三只猫,为了践行这个网上天马行空的想法,她还特意去查过相关资料。据悉,全世界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流行给宠物办婚礼,英国甚至有了动物婚姻登记员,纽约有个女生为自己的狗举办了一场最奢华的宠物婚礼,累计花费了25万美元。

孤独年轻人,“难逃”份子钱图源来自小红书

国内这几年流行起来的宠物婚礼,在流程上跟正式婚礼别无二致,不仅有专门的策划,还有婚戒、婚纱、跟拍,连不具备任何法律的结婚证也一应俱全。辛慧身边不少朋友都曾为了要回份子钱而煞费苦心,高中一个同学是蕾丝边,在三十五岁生日时,一群朋友凑了份子钱送她出国旅游。

但辛慧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给猫举办婚礼,收回份子钱这件事还没开始,就被父母严词拒绝。辛慧是单亲家庭,她跟着父亲,母亲在她十几岁就有了新的家庭,辛慧在朋友圈里半开玩笑地说计划给家里两个小可爱办婚礼,各位都准备好份子钱。

一年不怎么联系的母亲特意为这事给她打了电话,言外之意,不想她丢人。辛慧不明白,拿回自己的钱,怎么就成了丢脸的事?十月一期间,辛慧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婚礼结束之后,几个比较熟的朋友聚了一下。

她趁着热闹说起给猫办婚礼的事情,但大部分人都没当真,其中有一个即将要结婚的同学还直言:猫怎么办婚礼?如果辛慧真不打算结婚,那自己的婚礼她也不用来了。本来辛慧没把这番话当真,但转天,这位同学结婚真的没邀请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事丧事都流行随份子。今年,辛慧最好的朋友结婚,随了4000;老家堂弟生娃,随了2000;同事乔迁之喜,随了1000;领导孩子考大学,随了1000;甚至是领导父亲做手术,也要跟着随钱……

辛慧觉得自己这辈子,至少在份子钱上,只能有去无回了。

孟晨25岁|十一假期,几个发小因为份子钱吵了一架

孟晨高中以后就搬了家,渐渐远离了曾经的发小圈,尽管一年半载才见几次,但一个胡同长大的孩子,关系一直不错,微信群也仿照那个一度大热的韩剧,叫“请回答1997”。他们都是1997年生人。

今年他们一群人里,终于诞生了首个“已婚人士”。

剩下五个发小从6月份订婚就开始商讨份子钱随多少,一直到婚礼前夕,最终的数额都没定下来。份子随多少似乎在人际关系里至关重要,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的调查显示,将近60%的受访者认为礼金的多少直接与关系亲疏挂钩,更有47.5%的受访者将“随份子”看成维持人际关系的方式,84.8%的受访者坦言份子钱让自己有压力。

孟晨没想到,他们发小之间平生第一次吵架是因为份子钱。首先,五个人目前所在的地域、行业、收入水平皆有不同,这就导致了对份子钱的定义差距甚远。孟晨还在读研究生,没有收入来源,每年只靠6000元的国家补贴和3000~6000元不等的导师补助,以及偶尔父母给的生活费过活。

群里一开始的数字就吓到了她,孟晨一个发小在温州做医药代表,本来收入就是他们当中最高的,再加上温州一度是全国份子钱高温地区,基本3000起步,是以对方在群里报出来的数字是2000,表示自己这几年随礼都是这个数。

不可否认,2000这个数字在孟晨的家乡城市能赶上大部分人半个月的工资。据悉,江浙沪的份子钱普遍偏高,上海行价在3000上下,江苏也在1000到2000上下,华北地区800、1000十分常见;宁波有新人为避免数份子钱数到手抽筋,婚礼用上了点钞机。2000这个数字瞬间在群里掀起轩然大波。

孟晨作为群里唯一一个尚无收入来源的人,赫然成了其他人来阻击高额份子钱的最好借口。在老家,200到600的数字基本能囊括所有人际来往,争着争着,2000的数字变成了200,他们中间一部分认为,多年的发小感情就算是不随也没关系。

有一部分则觉得邻里发小间颜面最重要,越高越好,毕竟这也是一种另类的“理财”方式。群里吵了足足两个月,最终在婚礼前一天晚上将最终价格定在了800。而关于是直接转账,还是现金红包,两派也各执己见。

最后红包还是其中一个发小开车现去超市买的。

孤独年轻人,“难逃”份子钱

800块钱大概都在五个人的接受范围之内,孟晨本来以为争吵终于停了。但有两个人提前给新人买了礼物,价格三千多元的高档四件套,直接把截图发到群里后,每个人又被迫均摊了600多。

孟晨转账时才发现,自己随完份子,微信余额里只剩下不到300块。2022年过半,五一加十一,两个长假里她基本就没休息过,杂七杂八的份子钱一共随出去小两万。最令孟晨哭笑不得的是,老家有个朋友,今年十一又结了一次婚。算上之前的几次,不过而立之年的人累计结了四次婚,他们自然随了四次份子。

再那么下去,还没毕业的人大概就要被份子钱拖垮了。

张聿29岁|份子钱到底应该归谁?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国人对喜事消费一向毫不吝啬,数据显示,中国人每年在办婚礼上,要花掉超过1万亿人民币,占GDP的2%。在一项对份子钱的调查中,40%的人表示,掏过1000以上的份子钱;49%的人表示,份子钱大多超过500元。

对于新婚夫妻来说,这笔数目不小的钱是生活在未来几年里的启动资金。张聿国庆在老家结了婚,矛盾是第二天爆发的,这一场婚礼他跟妻子一共收了6万块礼金,其中光自己跟妻子的同学朋友就随了一万多。

份子钱应该归谁?曾经这个问题张聿并没有考虑过,但第二天,父母只给了他一万,意思很明确,剩下那些都是上一辈的人情往来,并不属于他们。6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妻子本来打算用这笔钱填补一下房贷的空缺。

今年年底,他们计划将房贷的商业贷款转成公积金贷款,手里还差20万。

直到蜜月上飞机,张聿跟妻子还在因为这件事吵架。张聿心里也有点不痛快,毕竟结婚的一切事宜跟婚房装修都是自己跟妻子的积蓄,其中包括8万块钱的彩礼。而父母这边的支出也有婚房两万多的全屋定制、酒宴开销16000、烟6000左右,其他杂事大概也在5000左右。

张聿不是独生子,还有一个在上高中的弟弟,父母需要这份份子钱,他也能够理解。份子钱归谁的问题始终无解,2015年第24期的《人民司法案例》中,还有一对新婚夫妻因为份子钱分配不均,而选择对簿公堂。

很明显,受份子钱所困的年轻夫妻不止张聿一对,百度搜索相关问题,能出现结果约87500000个。一般份子钱的用途被分成了五大类,第一用于支付酒席、婚庆等尾款;第二用于新人蜜月旅行;第三作为新家庭的启动资金;第四存银行用来“还礼”;第五理财投资。

张聿一个朋友,为了避免这个矛盾,甚至一口气举办了三场婚礼。两边父母各一场,夫妻俩的共同好友单独办了一场,各请各的亲朋好友,各收各的礼钱。可是这样,不仅劳民,还严重伤财,最后很可能导致入不敷出。

他算过这样一笔账,一般在县城和小城市的话,普通的酒席每桌大约在1000-3000元不等,如果是在一,二线城市的话,酒席的每桌的价格在3000元-6000元之间。他们在老家请客,跟在工作城市请客中间要差不少钱。

为了份子钱,这样实在不划算。

后记

人生很短,情感却能够长长久久地延续下去。这几年,取消份子钱的呼声此起彼伏,人情不再是情谊的联结,数字之下,隐藏着无数看不见的社会脉络,可没人在意年轻人是不是不堪重负。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道总有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4049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0日 下午6:01
下一篇 2022年10月13日 下午5:2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