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巨头,困于PC

依赖PC业务的半导体巨头危机重重。

芯片巨头,困于PC

从一片繁荣到风暴来袭,半导体行业的转折来得如此之快。

根据IDC的数据,去年芯片行业的总营收同比增长了四分之一,达到5800亿美元,芯片制造商的市值也跟着飙升,台积电跻身全球十家最有价值的公司。而今年,费城半导体指数已下跌42%,尤其十一假期过后,截至当地时间10月10日收盘,美股芯片股遭到重挫,纳微半导体(NVTS.O)跌11.57%,高通(QCOM.O)跌5.22%,英伟达(NVDA.O)跌3.36%,英特尔(INTC.O)跌2.02%。

英特尔更是罕见地迎来了一次大规模裁员。据多家外媒报道,英特尔公司计划大幅裁员,波及数千人,其中销售和营销等部分部门裁员比例可能高达约20%。

芯片及半导体行业巨头们的困境,不单是受最新芯片禁令的影响,更关键的是全球PC市场的寒冬正传递到整条产业链。

带不动的PC需求

前段时间,IDC、Canalys和Gartner三大机构先后公布三季度PC出货量数据,IDC的《全球PC市场季度追踪报告》指出,三季度全球PC出货量为7430万台,同比下降15%,回到了十年前的水平;Canalys的报告则显示,三季度全球PC出货量为6940万台,同比下降18%,而根据Gartner的统计口径,三季度全球PC出货量同比下滑19.5%,创下了20多年来的最大降幅。

回顾2020年,疫情爆发之初,我国PC产品销量激增。IDC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全球PC出货量8130万台,同比增长14.6%;2020年第四季度,出货量9160万台,同比增长26.1%。

前两年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等方面的需求增加,使全球PC行业迎来了一次难得的复苏,可也似乎正是这两年的超预期增长透支了PC行业的消费潜力。

而作为全球PC行业的核心市场,PC市场消费动力不足的问题再次萦绕在我国。一方面,个体消费者换电脑的周期越来越长;和智能手机行业相似,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更换手机或电脑,且电脑比手机的使用寿命更长,所以一个普遍的现状是,他们宁愿守着自己的旧电脑,

而对新电脑没有很强的购买欲。

一位大学时期买了电脑并一直使用到现在的消费者表示,自己的联想笔记本用了将近7年,除了偶尔出现故障,电池续航下降了,其他都还好,“打算撑到不能用了再换新的”。

芯片巨头,困于PC

国内PC消费需求下滑的一大原因还在于游戏市场的带动作用正在弱化。Gameslndusty数据显示,2021年在PC、主机、手机三大游戏分类中,手机游戏份额已超50%,PC市场规模最小,占比仅20%,而且份额占比还在减少。再加上,我国大型游戏发布数量明显减少,现有的游戏本性能已经能够满足市面上大部分游戏的运营,因此,游戏玩家对更换电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一位华硕的线下经销商称,今年7月份淡季的时候,“一天都卖不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另一方面,企业在IT采购方面的需求下滑得更严重;根据IDC发布的《中国PC显示器市场季度跟踪报告》显示,2022 年第二季度商用市场出货量 332 万台,同比下降29.9%。其中政教订单大幅缩减,政教市场同比下降41.1%,大客户预算缩减,同比下降26.3%,中小企业也面临生存压力,同比下降23.5%。

就业形势、生存压力、收支状态…这些因素的叠加影响下,企业在采购上表现得更为谨慎,这和消费者的心态类似,也是能省则省。

PC行业被唱衰,早已是互联网商业中的“陈词滥调”。但以往唱衰PC行业更多的是因为移动化浪潮下互联网渐渐让位于移动互联网,创新的力量大部分转移到移动互联网上,导致PC市场像是一潭死水。而鉴于PC产品属于刚性需求,PC产业其实还是“活得好好的”,可是,当前PC市场的历史性放缓空前冲击着全球PC行业的供应链,这在以往是没有的。

兴于PC,衰于PC?

10月7日,三星公布三季度业绩指引,预计营收为76万亿韩元,仅同比增加2.7%,营业利润达10.8万亿韩元,同比减少31.7%,这是近三年以来,三星首次出现利润同比下滑;差不多的时间,AMD披露三季度初步业绩,远低于市场预期和前期业绩指引的营收数据,这份财报直接吓坏了整个美股市场。

砍单、库存、缩减支出、大幅下调业绩预期…原本风光无限的半导体巨头“画风”突变,几乎无一例外地发出了警示,传递出悲观的情绪。

PC需求下滑,正是核心原因。

芯片巨头,困于PC

回顾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脉络,PC的出现带动了半导体行业第一批巨头的崛起,到2010年以后,全球半导体行业从PC时代进入智能手机时代,重新开启了新一轮快速成长期。但当前半导体行业的格局其实从PC时代就基本稳定,根据Gartner公布的2021年十大半导体企业榜单,我们看到,榜单上还是英特尔、美光科技、AMD、英伟达等熟悉的“面孔”。

尤其是英特尔,90年代末,英特尔发布了新一代奔腾系列处理器,这款处理器在当时市场中的占比高达80%,到1999年,英特尔公司的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PC处理器市场正式迎来英特尔时代。

长期以来,PC行业更准确地说应该是PC厂商,虽然一直被唱衰,可围绕PC形成的庞大产业链实际上源源不断地在“供给”着半导体企业,带动半导体产业的繁荣。但如今PC的疲软是全球性的、覆盖全产业链的,且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短时间内似乎找不到拉动需求的新“引擎”。所以,依赖PC业务的半导体巨头危机重重。

以英特尔为例,英特尔作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厂商,公司收入的一半来源于个人电脑业务,占比51%,云服务和通信服务占比为33%,是公司的第二大业务板块,公司在工业智能化、医疗智能化的、自动驾驶、AI、企业嵌入式服务的收入仅占营收的9%。

表现到财报上,英特尔二季度与PC行业紧密相关的客户端计算业务(CCG)营收为76.65亿美元,同比下降25%,数据中心和人工智能业务(DCAI)营收为46.49亿美元,同比下降16%。

与英特尔不同,AMD原本一直保持增长趋势,数据中心、游戏、嵌入式三大事业部营收呈增长态势,可客户事业部营收出现大幅下滑,直接导致AMD本季度营收远低于市场期望。根据AMD在Q2公布的数据,AMD的PC业务占比超过了30%。

或许是早已意识到PC或智能手机的颓势,不少半导体巨头试图减小对消费端业务的依赖。如美光科技,根据美光科技的财务数据,智能手机、PC的消费端存储芯片营收,占到美光科技2022财年总体营收的48%,相比2021财年,本财年这一比例下降了7%,预计2025财年,将下降至38%。

很多机构预测,半导体行业正走向自2000年互联网泡沫以来最大的衰退,也是芯片制造历史上最大的衰退之一。而这个衰退期,可能也是半导体行业分化和重新排列的时期。

芯片巨头也要另谋他路

在全球PC市场的寒冬传递到上游半导体企业的时候,美国不断升级的出口管制,无疑加剧了对这些半导体企业的打击,这可能会让他们丧失来自我国的大规模订单,从而拖累整体的业绩。而且这一场PC行业的寒冬经由芯片制造巨头又传递到了设备制造商,如阿斯麦、应用材料、科磊和泛林集团等等,这些公司在美国新出口管制措施下也是首当其冲。

据统计,我国已经成为应用材料、东京电子、阿斯麦(ASML)、科磊和泛林集团五大主要设备制造商的全球最大市场,份额约占五家全球总收入的四分之一。所以,出口管制,对这些企业的收入造成何种影响可想而知。

雪上加霜,用来形容半导体行业再合适不过了,不过,半导体巨头也在积极寻求新的突破口,最直接的就是把鸡蛋放进更多的篮子。

尽管手机、PC等消费类需求疲软且产业链去库存压力较大,但受5G、AI、HPC(高性能计算)、自动驾驶等领域,以及企业数字化改革的带动,这些产业可以带动更多类别的半导体产品,包括高端的CPU、GPU、AI芯片,也包括MCU、SoC以及功率半导体等等。

芯片巨头,困于PC

如英伟达利用其GPU架构来创建科学计算、人工智能、数据科学、自动驾驶汽车、机器人、增强或虚拟现实平台,AMD则对除个人电脑以外的服务器、数据中心云游戏市场和专业图形市场提供半导体产品。英特尔也同样选择向数据中心市场和人工智能领域发力,试图赢回输给AMD等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

以自动驾驶为例,汽车在向智能化、电气化方向发展之时,AI芯片、毫米波芯片以及激光雷达等产品的发展都成为了半导体厂商在汽车领域进行竞逐的新市场。

当然,这些新需求带动下的细分市场似乎也不乐观,主要是一旦某个市场火起来,几乎所有的半导体巨头都会进入,这大大加剧了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就比如自动驾驶,不仅英特尔、三星、高通等半导体企业之间相互较劲,而且他们还将与传统的汽车芯片龙头以及专门的人工智能企业争夺市场。

而且相比PC和智能手机市场,新需求所对应的市场目前无法与其相提并论。粗略估计,PC市场和手机市场合计占了芯片产业一半的需求,而数据中心和汽车制造各消耗了约全球十分之一的芯片,其他的规模就更小了。

简单来讲,新的细分市场很难诞生类似英特尔这样的半导体巨头,半导体巨头也很难通过占领细分市场改变全球半导体产业的格局。

除非下一个真正划时代的技术和产品出现。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道总有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4050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下午3:47
下一篇 2022年10月21日 上午11:1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