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高地、价值洼地,雨花一流营商环境是如何炼成的?

文 | 辰纹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今年是雨花区企业上市的丰收年。

4月7日,“民营加油站第一股”和顺石油登陆上交所主板。

6月2日,宇新股份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市场。

如果再算上3月20日湖南省区域性股权市场科技创新专板开板,安信生物作为首批16家企业之一在当日成功挂牌,今年以来,雨花区的上市企业工作收获颇丰。

光从数量上来看,似乎并不算多,但对比长沙市的上市企业整体情况,上市企业总数为75家,今年新增7家上市企业,雨花区占了2席,换算成比例接近29%,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雨花区经济底蕴的厚度。

如果再联想到不久前知名智库“赛迪顾问”发布的《2020年中国城区高质量发展白皮书》评选出的全国百强城区榜单,雨花区位居第20位,为湖南五个上榜城区最高名次,进一步佐证了雨花区作为一个优秀“孵化器”的过硬实力。

并不只有和顺石油和宇新股份,雨花还有一大批上市后备力量

和顺石油4月7日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时发行价格为27.79元,拟募资金9.28亿元,开盘价为33.35元,较发行价上涨20%,当日以40.02元报收,较发行价上涨44.01%。

根据和顺石油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和顺石油营业收入分别为20.7亿元、23.4亿元和19.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92亿元、1.56亿元和1.62亿元。

经过多年的发展,和顺石油的零售终端在湖南已经积累出一定优势,截至2019年底,和顺石油已拥有30座自营加油站。根据长沙市商务局统计数据,其在长沙市主城区加油站数量仅次于中石化、中石油,并远高于其他公司。

图片2.png

宇新股份成立于2009年,是雨花区“土生土长”的本土企业,公司主要业务是以LPG(液化石油气)为原料的有机化工产品的工艺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在惠州大亚湾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石化产业园区陆续建成并投产了多套LPG深加工产品生产装置,主要合作伙伴包括中海油惠州石化、中海壳牌、中石化等大型石油化工企业。

6月2日宇新股份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发行价为39.99元,拟募资金10亿元,开盘价为47.99元,较发行价上涨20%,当日以57.59元报收,较发行价上涨44.01%。

图片3.png

事实上,早在2018年时,雨花区制定了《雨花区企业上市工作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定下了在2021前年要实现3到4家企业上市的目标,和顺石油和宇新股份就是雨花区两年前埋下种子孵化出的果实,就目前的工作进展来看,雨花区有望提前完成既定目标。

完成目标固然可喜,然而在完成目标之后,雨花区还有多少潜力可挖呢?

根据雨花区公布的信息显示,目前雨花区还有1家企业已向深交所递交资料,1家已完成湖南省证监局辅导备案,22家企业进入长沙市拟上市企业库,17家进入湖南省上市后备企业库,光从所列的名录数量来看,雨花区的上市企业工作显示出结构明晰的梯队层次。

产业高地、价值洼地,雨花一流营商环境是如何炼成的?

仔细分析雨花区22家进入长沙拟上市企业库的企业可以发现,这些企业覆盖了生物医疗、能源物流、智能装备、农业环保、商贸旅游、信息软件等多个行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雨花区产业经济多面开花、全面发展的特点,即每个领域都孵化出龙头企业领衔,一些优势产业比如智能制造、能源环保等还出现多个强势企业共同扛旗的局面,整条产业链也因此被搅活,这使得雨花在这几个产业的全省乃至全国范围的竞争中始终能够占有一席。

雨花区这个优秀“孵化器”是如何炼成的?

可能有些人心中会有疑问,雨花区推动企业上市的力量来自何处?如果将雨花区看做一个“孵化器”,其成长路径又是怎样的?

我们先来看看雨花区的经济结构,由于有高桥大市场、红星大市场这两个全国有名的商贸市场的存在,再加上长沙本土的传统老牌商圈东塘商圈以及新近上位的红星商圈,雨花区的商贸经济非常发达。

近年来,雨花区大力发展“一主一特”产业链,聚焦新能源汽车及零配件主导产业,发展人工智能及机器人(含传感器)特色产业,又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雨花经开区在全省134个园区产业发展综合评价中,领跑全省,而且是连续5年排名第一。

由此一来,雨花区孕育了非常活跃的市场主体。

根据统计,截止目前,雨花区市场主体总量约179819户,稳居全省区县(市)第一;每万人拥有市场主体数约为1938户,位居中部省会城区第一;特别是2019年5月份实行优化营商环境改革以来,新增企业12552户,同比增长高达51.5%。

传统商贸底子厚,产业园区发展势头强劲,加之市场主体基数庞大,自然会有相当数量的优秀企业跑出上市。

如果说这是雨花区有意营造出的外部环境,那么在内部推动上,雨花区更相信事在人为。

首先,针对企业上市工作,雨花区成立了专门的上市工作领导小组,由区长刘素月亲任组长,按照“片区为主、联点牵头、分级负责”的原则每个季度定期对企业的上市筹备工作进行分析研究。

对于企业上报的问题,雨花区划出了一周之内必给答复的红线,如果问题过于复杂,上报至市级层面,雨花区更是追在主管副市长的身后,最短在1天内即可回复企业。

这里有一个典型案例,拟上市企业红星冷链在资产整理过程中,发现有10多万平米的厂房和办公物业的房产没有确权,为不拖累企业的上市速度,雨花区收到企业上报的问题后,立即对接长沙市企业上市联席办协调解决,市联席办又在第一时间组织相关部门专题研究,结果这个在红星冷链公司留存了多年的老大难在一个月时间完成了房产验收,目前已进入到正常办证流程。

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政策落地高效执行,雨花区就像一个上足了发条的马达,所有的工作都以企业为中心铺设开来。

区级上市政策全市第一个出台,企业问题第一时间解决,奖励资金第一时间发放……

效率之下,企业也不敢懈怠,“我们上市过程中每到一定阶段,政府就会给我们一笔奖励,二三百万的奖金不算很多,但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激励和肯定,促使我们对自己要求更高,对工作更投入。”和顺石油铜官公司总经理肖希认为公司上市过程中雨花区提供的各种服务让企业倍感贴心,“主要是减少了我们很多时间成本,一些具体问题我们只要一上报,马上有回复,润物细无声,政府就像一个隐形保镖,在背后为我们保驾护航。”

政策落地高效执行到底又是用什么支撑起来的呢?

之前曾有媒体用“厚道”来形容长沙,雨花在助推企业上市方面用不造概念的实干精神成为“厚道”的典范。

除了上文提到企业主动上报问题,政府高效解决之外,雨花还积极主动走访企业提供专业指导,甚至邀请省、市金融监管部门及上交所、深交所专家到企业上门指导,帮助企业出谋划策。

宇新股份上市之前,雨花区副区长易静、雨花区金融事务中心就多次到宇新股份走访,并到其惠州生产基地进行现场考察,对企业的发展提建议,对企业的诉求“领任务”。

宇新股份2020年1月17日过会后,为加快筹备上市,需要拓展业务范畴,扩大产品经营范围,雨花区金融事务中心协助企业于3月26日向雨花区应急局提交了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申请。

雨花区应急局副局长主动上门走访了解情况,经局党组商议后决定为该企业“特事特办”,把法定30个工作日办理完毕、区政府为优化营商环境规定15个工作日办理完毕的基础上,时间再缩短一半!

4月8日,宇新股份成功办理经营许可范围变更,拿到《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4月16日,宇新股份负责人、安全管理人员完成市应急局危险化学品行业集中培训报名。

需要注意的一点,雨花区制定的产业政策也好,落地工作也好,都是以“可执行”为前置条件,不造概念,不玩花招,就一板一眼,一招一式的实干下去,这也是雨花企业上市工作的内核要素之一。

企业密集上市的背后是持续优化的营商环境

对于雨花区而言,企业上市是表露在外的成绩,其背后是政府持续不断优化营商环境所作出的努力和革新。

如何让企业感受到雨花的“友好”呢?雨花区做的第一件事是让企业进入雨花时就留下好的印象,通过降低创业办企门槛的方式来激活市场活力。

2019年,实现企业开办“零成本一日办结”。

2020年,实行企业开办“即办”改革,做到线上“即传即办”、线下2小时内办结。

此外,在水电气等要素保障、市场监管、政务服务等方面,雨花区也做了诸多站在企业角度,以企业为中心的改革,其核心思想就是放权简政,让企业尽可能的减少干扰,专心投身企业发展。

很多城市对企业开办大开绿灯,对企业退出却锱铢必较,雨花区在这方面也看得很开,推出企业注销“最多跑一次”改革,解决“市场准入容易退出难”问题。目前雨花区已经实现“简易注销全程网办、一次都不跑;普通注销一窗通办、最多跑一次”。

在这一进一退之间,雨花区既彰显出对自身经济活力充分自信的开放心态,又在企业之间落下“贴心为民”的良好口碑。

雨花区提升营商环境不光服务企业,市民也有所收获从中受益。

为了让企业“最多跑一次”,雨花区将很多职能部门的服务窗口进行了集成实行“一网通办”,其中涉及教育、卫健、人社、商务等225项政务服务事项均可在雨花区24小时政务自助服务厅内办理,雨花区的政务服务也从8小时向“白+黑”、“全天候”服务转变,市民平时逛街散步时顺便就可处理水电气费充值、社保证明打印等事项了。

营商环境的政策红利完成了全民“普惠”,市民幸福感得到提升的同时,经济活力的那一池春水也就被搅动了。

不久前,人民网还特别刊文《长沙市雨花区打造一流营商环境,释放发展动能、激发市场活力》,对雨花区提升营商环境工作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梳理,甚至将雨花区一整套联席工作机制总结为“雨花样板”,足以显示出雨花区在助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这项工作上走在了前列。

回头再来审视雨花区优化营商环境的所有举措,创新点很多,然而根据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经验可知,创新的关键不在创造,而在打破除旧。

雨花区营商环境之所以能够得到企业和市民认可,关键在于区领导班子在“破旧”时显示出巨大决心和作为当担。

比如“一网通办”的推行,受到历史、系统、权限等诸多原因,部门间资料不互认、信息不联通、沟通不顺畅,雨花区领导班子强力介入,建立了一个健全的工作机制和沟通平台。

再比如,区县在推进很多改革的过程中,存在权限不足问题,需要争取省市支持,获得许可或试点,方能实现突破,每每遇到这样的问题,雨花区领导班子往往都能担起责任,向上级领导和部门表达出“方案可行”、“我能行”的自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49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