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势力造车们自燃事件“高发”,这个“锅”到底谁来背?

新能源汽车自燃的事件曾出现在多个品牌身上,除了电池可能是一大问题,那么是否在整车设计上也存在缺陷呢?

同一汽车品牌在一个月连续发生多起自燃事件,让威马突然“火”出了圈。

据媒体报道,在10月份福建邵武市有两辆用于营运出租车的威马汽车先后在停车、充电时发生自燃。随后的10月27号晚间,位于北京市西北四环的中国科学院内一辆威马EX5发生起火爆炸,烟味刺鼻“震感”明显。

针对自燃事件,威马汽车宣布召回计划。10月28日,其决定召回今年6月8日至9月23日生产的,装备了某一电芯型号动力电池的部分新款电动汽车,共计1282辆车。

针对10月27日的自燃事故,威马汽车官方也在社交平台发布了消息,只是当时还未公布自燃事故的具体原因。

历史上似乎从未有过同一个汽车品牌型号在一个月时间连续发生自燃,在扑朔迷离的事件背后也激起了外界对新能源汽车的思考。新能源汽车自燃的事件曾出现在多个品牌身上,除了电池可能是一大问题,那么是否在整车设计上也存在缺陷呢?

威马自燃变“危”马,新能源汽车自燃事件不断 

新势力造车们自燃事件“高发”,这个“锅”到底谁来背?

 在经过几年的快速发展后,电动汽车的保有量快速上升,但也派生出不少难以解决的问题。自燃时有发生,但也已经屡见不鲜。在新能源汽车车企不断摸索前行的过程中,蔚来、理想以及特斯拉无不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在自燃事件中,首先要被提及的便是特斯拉。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在全球至少发生了20起自燃事件。如果只算国内,也有8起,其中2019年便发生了5起之多。今年8月也有网传视频片段显示,特斯拉Model 3停在高速的应急车道上,车身冒出浓烟。

截至目前,Model S到Model 3,特斯拉的车型无一幸免,这不得不让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电池和整车设计的安全性提出质疑。

而在国内本土品牌中,蔚来的销量目前是最多的,也发生了数次自燃事件。据媒体报道,去年4月22日在西安一辆正在维修的蔚来ES8发生燃烧;还有在上海嘉定一台充满电后的蔚来ES8出现了自燃现象。

小鹏汽车跟理想汽车也没有免于这一问题。今年8月,在广州市有一辆小鹏汽车G3发生了冒烟起火事故。8月6日,在广东肇庆一辆正常行驶中的理想ONE突然起火,现场黑烟滚滚,且火势较大,此次事故造成车上两名人员留院观察,其余人员并未影响到人身安全

仔细了解上述自燃事件后发现,新能源汽车自燃的部分原因都离不开内置的动力电池。威马一个月起火的四辆车中,有两辆使用的是中兴高能的电池,而另外两辆是其他配套厂的。

据美股研究社统计,威马的电池供应商数量是最多的,电芯供应商包括宁德时代、力神、宇量中兴高能、江苏塔菲尔等,而电池系统都是威马自己提供。这意味着,威马汽车上装配的电池都是其采购后由自己完成封装。

新势力造车们自燃事件“高发”,这个“锅”到底谁来背?

不同于威马有着众多不同的供应商,蔚来的电池供应商只有宁德时代一家,电池系统则是蔚来旗下苏州正力新能源提供的;理想汽车的电芯与电池系统一直都是宁德时代供应的,近期也开始采用比亚迪刀片电池;小鹏的电芯供应商包括宁德时代、联动天翼和比克电池,最主要的还是宁德时代。

特斯拉也同样和宁德时代达成了动力电池方面的合作。虽然特斯拉计划向内部生产电池转变,但在电池日前夕,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将继续使用松下、中国CATL、韩国LG化学等公司提供的电池。

行业发展起势,涌现出一批批电芯供应商。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的当下,动力电池的技术升级已然成为汽车销售商和电池供货商关注的重中之重。技术带来电池产品“进化”固然是好,但升级的“失速”可能滋生出安全问题。

电池安全仍是行业待解难题,供应商车企共同“背锅”? 

新势力造车们自燃事件“高发”,这个“锅”到底谁来背?

 目前,动力电池的安全性依旧是行业内待解的难题,这也是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间此前互相“掐架”的重点。

比亚迪此前将其“刀片电池”与其他电池进行针刺对照测试,称其产品不存在“自燃”的问题。而在测试结果上,宁德时代所用的三元锂电池则产生了剧烈燃烧。

宁德时代同样不甘示弱,多次对外公布其三元锂电池的针刺测试视频,力证自家产品的足够安全性。

但换个角度想,若电池安全问题几乎不存在,也许就不会有电池供应商在这个问题上关于谁更占优势的争夺。新能源产业的快速发展中,注重电池性能后但在电池安全控制上却未同步跟上,电池的自燃与行业技术水准紧密联系。

但在频频发生的“自燃”事件后,电池供应商不应该背下所有的锅。汽车生产商也承担了很大部分责任,危险的增加与新能源汽车激进的产品路线、质量控制有着很大关系。

回归到汽车生产商的电池路线上来看,特斯拉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汽车行业的“龙头老大”,其核心是高续航里程以及强大的电控系统。

特斯拉为了实现长续航,其电芯都用到了许多的小电池,巨大的数量放大了动力电池整体的安全隐患。当续航成为车辆的首要卖点的时候,不应该忽略高精度、大电量电池带来的上述问题。

目前车企生产动力电池一般有两种做法,其中有一种便是采购标准电池模组,让电池包去适应模组,这是国内很多车企的选择。显然,这种并非自己设计、生产模组的方式,会使得两者之间出现些许不匹配的问题。

威马选择外部采用不同供应商,相对混乱的电池供应关系滋生出了频繁的安全问题。新能源车企选择合格的电池产品,并且匹配良好格外重要。

动力电池一直是新能源汽车企业最为重视的一个部分,自燃事件发生后品牌的快速公关,从侧面可以反映这一点。实际上,车企也有着自己的无奈。

自己采购电芯做模式,意味着深度投入到电池的研发中,技术难度更高,成本也较高。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仍然在大手笔的烧钱中,头部的车企面临着高成本和亏损带来的压力。

蔚来今年第一季度毛利率为-12.2%,意味着每销售一台车均是在做亏本生意;第二季度毛利率相对改善,达到8.4%,但还是处于较低水平。扣除研发和营销费用等额外开支后,蔚来更难逃亏损。第一季度净亏损达16.92亿人民币,第二季度净亏损达11.75亿人民币。

新势力造车们自燃事件“高发”,这个“锅”到底谁来背?

理想第一季度毛利率约为8.02%,与蔚来最新披露数据算出的相近,而第一季度营业亏损为2.342亿元人民币;小鹏汽车最新披露的半年报中,2020年前六个月毛损为0.36亿元人民币,毛利率为-3.6%,同时期净亏损达7.96亿元人民币。

高昂的成本支出中,动力电池成本占据了较大部分。尽管近年来该成本逐渐降低,但数额依旧不小。

动力电池在锂离子电池中属于高端产品,价格相对更贵。国轩高科公布的自己的电池售价,2019年的电池销售价格是1元/Wh,如果一辆车装50度电,对于整车厂而言,电池的成本就是5万元。仅仅是按这个价格来算,就已对新能源车企的成本构成不小的压力。

汽车行业相关分析报告指出,三电系统占整车成本的比重超过30%,有时甚至不止是该比率。以蔚来为例,目前三元锂电池市面上的价格在1100元一段电左右的成本,按照这个数额进行计算后,蔚来要更换一块100度的电池在价格上面达到近十一万左右的费用。

电池成本居高不下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因此,若自身品牌能够通过控制好电池成本,或许就能在行业中取得价格竞争优势,在行业风口下生存下来且活得更好。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行业一直在探索高质量低成本的电池产品,而快速发展中的急功近利反而产生了一些不利的影响。

结语 

目前新势力造车都已登陆美股上市,威马传出也将在国内上市,产品质量更加直观摆在消费者面前。任何质量问题都会被放大在公众面前,失去用户信任不利于股价增长,对企业长期发展是致命的。

自燃发生后,车企针对问题采取的公关和召回应对措施算是值得肯定的。经历了这类事件后,车企也将会开始检查并提高产品的安全性,这能够推动行业往良性方向发展。

蔚来汽车今年与宁德时代等企业成立电池公司,寻求电池自主生产研制。传统的车企也在谋求成立电池公司,致力于从电池端凸显自身的竞争力,它们同时推动了行业不断向前。

本月,《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指出,要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提高产业集中度和竞争力。从技术、产业等多个方面,培育壮大绿色发展的新增长点。显然,汽车行业向电动转型成为了大趋势。

造车踩准了时代的风口,实属不易。但要在其中脱颖而出,作为新势力们也需要正视并解决存在问题。在一味追求高速发展后,也许适当“慢下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55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