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自治”,马斯克这次是认真的吗?

吃瓜之余的我们,不妨“认真”地聊一聊想要马斯克的“火星自治”有没有可能实现吧。

面对一份长篇累牍的网络服务条款和用户隐私协议,很少有地球人会逐字逐句的看完。即使我们发现有很多不合理之处,但是为了能用到平台提供的服务,我们还是会忍气吞声地点了同意。

但是未来,如果你遇到马斯克他们家产品的网络服务条款的时候,恐怕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漫不经心了。否则,你就有可能影响你的“地球人”身份。当然有个前提是如果你活得够久,又有机会移民火星,你真的就可以见证历史,变成“火星人”了。

事情是这样的。

最近,马斯克的太空旅行公司SpaceX向参加Starlink项目的小范围内测的美国用户,发送了一封邀请测试的邮件,其中服务条款当中第九条涉及到管制法律,其中称:

对于在火星上提供的服务或通过Starship或其他殖民化宇宙飞船运送至火星的服务,当事方均承认火星是自由星球,没有任何一个地球上的政府对火星活动拥有管辖权或主权。

“火星自治”,马斯克这次是认真的吗?

这大概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如果同意该管制法律条款,就意味着有生之年踏入火星之后,无论是通过SpaceX还是通过其他的飞船登陆火星,都要承认火星的自治主权。也就是你要从一名有国籍的地球人变身成为火星人,是不是非常有“活久见”的魔幻色彩呢?

虽然马斯克的殖民火星计划仍然只是“画大饼”的阶段,但他已经开始为今后殖民火星之后的星球法律秩序操心,藏在消费者服务条款里的小心思暴露了他的大野心,难怪有人惊呼马斯克是想去火星当“总统”。

当然SpaceX的这个主权宣言,对于它所处的美国加州到底认不认还是一个问题,真身还在地球的马斯克能不能得到所在美利坚政府的认可也更是一个问题。

现在来看,SpaceX的这条“火星自治”的宣言,更像是在美国大选前的一次抢镜“公关”,寥寥几句话就能成功吸引大众的关注,马斯克一个人撑起一个公关部门的实力真得不是盖的。

吃瓜之余的我们,不妨“认真”地聊一聊想要马斯克的“火星自治”有没有可能实现吧。

驶入普利茅斯的五月花号,上岸前开了一个会

1620年的9月,一艘载有36名清教徒、66名破产者、流浪汉和船员共102人的“五月花号”的货船离开英国,准备前往美国的弗吉尼亚。

经过两个月的海上颠簸,经历了恶劣的天气和海上的惊涛骇浪,这艘船偏离了航线,来到了美国的科德角的一片荒凉之地,这就是后来的马塞诸塞州的普利茅斯。

“五月花号”上的人并没有像之前来美洲的移民或淘金客一样,迫不及待地上岸去寻求土地和财富。而是一群人呆在污浊不堪的船上认真地开了一个会,由船上的41名成年男子共同商议签署了一份文件。这份文件就是此后著名的《五月花公约》。

“火星自治”,马斯克这次是认真的吗?

这些人主要就是上面提到的清教徒,他们来到北美的很大一部分初衷跟其他殖民者不同的是,他们除了谋生之外还有特别强的政治动机。就是在北美新大陆建立一个心目中的理想社会,实现新的自由、自治的权利。

因此,这份《五月花公约》就是为了达成这样一个目标而制定的书面契约。这份契约最大的特点就是经过程序性正义形成的平等的法律效力。也就是这份短短200字契约经过了全体人的协商(当时仍然只有成年男性有政治权力),规定了这些人自愿结成一个公民的政治团体,在公正平等的原则下制定其法律制度。

这份契约其实确立了一条原则,在一个尚未有政治权力涉足的独立地区,在此生活的人们可以在自愿的基础上,有天赋权力实行自治和法治。

要知道在1607年,英国人在北美建立的第一块殖民地弗吉尼亚,仍然是献给英国女王,需要英国国王的授权的。现在,美国人将《五月花号公约》看作是美国的“出生证”,就在于美国人承认《五月花号公约》所确立的自治原则,而非更早之前建立的弗吉尼亚殖民地。

既然这个公约能够成为后来美国政治独立合法性的根源,那么现在,马斯克是不是也可以效仿《五月花号公约》的精神来殖民火星呢?

原则上是可以的。按照西方的政治传统,他们奉行着对于“新的领土,谁发现谁占有”的原则。不同于欧洲人刻意抹去的“印第安人对北美的优先发现和占有权”这种卑劣的历史行径,火星可谓是一块完全没有历史包袱的新殖民地。只要是谁能最先踏上火星这个星球,谁也就似乎有权宣布拥有对火星的殖民统治的权力。

显然,马斯克要建立的不是火星上的“弗吉尼亚”意义上的殖民地,而是要建立“五月花号”意义上的殖民地。只要踏上火星,大家就都是火星人,然后就不要遵循地球上的法律制度,也不再遵从所属国家的法律制度。

先不论火星上的法律制度将是什么样子的,先说加入通过SpaceX前往火星的这些移民者,拥有不同国籍、文化的他们该怎样想呢?那么,后来的登陆者,特别是那些以国家为单位登陆火星的殖民者,或者是并不同意这一原则的后来者来了之后又该怎么办呢?难道要来一场“火星独立战争”吗?

考虑至此,我们不妨还是在地球上找找先例吧。那就是那座没有国家归属的南极大陆。

脆弱的《南极公约》,一场随时到来的公地悲剧

在18世纪以前,南极大陆对于人类来说还只是一个未能亲眼所见的传说。在1773年,赫赫有名的库克船长奉命出征,来探访这一“未知的南方大陆”,却只是首次航行到了南极圈内,却并未看到南极大陆的影子。到了19世纪,陆续有英国、美国、俄罗斯、法国的几个探险队才陆续发现了南极洲附近的一些岛屿。

到了20世纪初,几支探险队开始向南极的地理极点发起冲击,先后无功而返,直到1911年,来自挪威的阿蒙森和他的团队完成了这次挑战,而另一路英国人斯科特的探险队则全军覆没。

随着斯科特和阿蒙森这场巅峰对决的开展,世界主要大国也在国家层面开始了对南极主权的正面抢夺。其实,这场争夺战早已开始,从最早那批仅仅只是看到南极洲岛屿的英国船员就开始宣布英国对南极小岛拥有主权,到1908年,英国率先正式要求对南极部分地区行使主权。此后,英国拉上小弟新西兰,法国、挪威、澳大利亚,甚至还有南美的智利、阿根廷也纷纷宣布对南极的主权要求,并根据英国人制定的“扇形原则”来划定自己的分区。

这七家的纷争一直持续到二战后,那这个事情怎么解决的呢?美国和当时的苏联都站出来,拒不承认这些国家对南极的领土主权要求,也保留自己提出领土要求的权力。

“火星自治”,马斯克这次是认真的吗?

怎么说呢?小流氓遇到了大流氓,大家只好搁置争议,谁也不能先动手。

1959年,在美国的撮合下,有领土要求的七国,以及美苏等共12国正式签署了《南极条约》,条约规定,自1961年6月23日起,冻结各国对南极的领土要求。

该条约只是搁置了问题并没有解决问题。有实力的国家照样可以在南极和附近掠夺自然资源。为此,诞生了《保护南极动植物协议措施》《保护南极海豹公约》《保护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会议最后文件》《南极环境保护议定书》等一百多项条约,要求各国在规定时限内(比如《环境保护议定书》要求自1991年起50年内)暂停在南极进行各类资源开采。

现阶段,各国可以在南极开展和平目的的科学研究,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建立南极科考站的方式进行南极的探索和研究,比如我国建立的长城、中山、昆仑和泰山四座科考站。

但是南极的“现世安稳”并不会一直持续。现在,澳大利亚带头,一些国家正在以1994年签订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来索取对南极领地内的海床的界定。一场悄悄咪咪的主权及资源争夺战正在进行。人畜无害的南极仍然可能沦为人类的又一场“公地悲剧”。

南极的现状可能在未来的火星重演吗?虽然争夺土地主权的悲剧应该不会发生,因为火星实在没有被抢占领土的资源。

不过同南极冰盖下可能具有的极大的矿产化石能源不同,目前人类在火星可能无法获得当下可见的实际利益。反而在火星如何建立可供人类生存的基地,如何在火星培育和繁衍动植物生命才是最要紧的任务。

因此,殖民火星更大的意义在于确立一个国家科技领先地位的标志,和未来向更遥远太空殖民的前哨。只要地球上还存在国家之间的竞争,那么这轮竞争就会延续到火星,正如当年先是探险队,后面才真正开始国家的博弈一样。

虽然像SpaceX这样的私人宇航公司可能先人一步地开发火星,但是在火星上开展的基地,也像太空的空间站一样是以国家为单位进行建设。只不过是委托少数几家公司进行,而SpaceX有可能只是规模较大的一家而已。

有句老话说的“虽然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但是科学家都是有自己祖国的。”那用在这一场景上,“商人也还是有国界的,即使你跑到了火星上。”

马斯克要搞的“火星自治”,为什么难以实现?

为了殖民火星,马斯克其实已经操心了很多事情。他曾经表示第一批登上火星的人很可能无法返回地球。直白的说法就是,作为第一批登陆火星的拓荒者,会遇到各种前所未有的挑战,倒不是这些人买不起返程的船票(马斯克表示),而是这一批建设者大概率要承担各种健康和意外风险。

对于“火星自治”,他也早有想法。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他表示要在殖民火星的城市中推行直接的民主制度,也就是全体基地居民作为直接的管理者来决定城市的大小事务,而不是通过选出代议制政府来行使各项政治权力。

“火星自治”,马斯克这次是认真的吗?

这一设想在一个拥有百万人口并且有高度发达的通信设施的城市,应该有实现的可能。但技术上的可行,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可能。

首先,虽然可能移民火星的人都可能是有钱人,但他们并非都是信念和价值观一致的“五月花号”上的清教徒。他们必然带着来自地球的国籍、身份、宗教信仰和特殊偏好。在火星的生活自然也会逐渐延续地球上的冲突。尽管在确保人类生存的问题上达成一致,但未来一旦在未来争夺不同文化、观念、信仰等偏好的问题上,仍然会产生各种冲突,很可能又回到不同种族、社区相互争斗的场景中,全民公决的制度很可能走向自己的反面。

第二,是《南极公约》背后的国家博弈也可能会延续到火星。目前,很难想象存在于地球上的国家之间的争端不会延续到火星上去。对于火星的殖民,背后的技术力量同样可以用于国家之间的科技、军事力量的博弈,在零和游戏的冷战思维下,大国之间很难说进行基于完全“诚信”和“信赖”的技术合作。

第三,假如登陆火星之后,人们真的可以建立一个全新的主权国家,那么意味着火星上的殖民地就是一个新的国家,那么这个星球上的人和组织,仍然要继续和地球建立源源不断的合作和联系。那么,未来这批火星人将成为和地球人类建立起全新的跨行星的外交关系。一旦最初几代殖民者跟地球的亲缘、地缘关系随着时间而消失,地球和火星将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而未来地球和火星将可能因为一切可能出现的信任危机、生存危机而发生不可预计的冲突。

“火星自治”,马斯克这次是认真的吗?

这次,马斯克通过这样一个为Starlink的测试用户提供服务的机会,暗戳戳地抛出这样一条“火星自治”的条款,实在是一个非常高明的策略。毕竟现在离着真正为火星用户提供星链的网络服务还差着很长的时间,他可以先来测试下他的忠实用户的选择,也能试探下美国政府对这一主张的态度,还不用承担任何的法律风险。

虽然我们大多也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姿态来看待这一有点“无稽之谈”的宣言。尽管我本人也带着非常欣赏的态度看待马斯克的这一主权自治的设想,但是我们也必须严肃地指出这一想法所暗含的“分裂人类”的可怕后果。

当然,现在几乎没有什么人会认真思考这一倡议的实际后果,我们的这番“推测”也有点杞人忧天的论调。不过,仍然希望我们的担忧能够超越时间周期,看到人类登上火星时候,这些殖民者的选择吧。祝我们都能“活久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58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