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财报悲喜交加,是谁薅了阿里电商的“羊毛”?

北京时间11月6日,阿里巴巴对外发布了截止9月30日的季度业绩报告。

北京时间11月6日,阿里巴巴对外发布了截止9月30日的季度业绩报告。阿里自赴港二次上市之后,年内股价表现优于大盘。截止11月6日港股收盘,阿里巴巴全年的股价累涨36.1%,总市值高达6.1万亿港元。

Q3财报悲喜交加,是谁薅了阿里电商的“羊毛”?

不过在阿里巴巴财报公布后,美股市场其股价小幅下降了2.69%。并且在港股市场,也录得了一定的下滑,11月6日收跌4.28%,报282港元。那么阿里巴巴这份最新的财报究竟怎么样?通过结合行业数据,阿里的主要生态版图下都隐藏着怎样的风险与机遇?

营收同比增长30%,净利润同比下滑六成

财报数据显示,阿里二季度的营收为人民币1550.59亿元(约合228.3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190.1亿元增长30%。

Q3财报悲喜交加,是谁薅了阿里电商的“羊毛”?

三大主要业务板块的营收数据:

▲ 在商业零售业务板块,中国商业零售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954.70亿元,同比增长26%;中国商业批发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36.37亿元,同比增长11%。国际商业零售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77.89亿元,同比增长30%;国际商业批发业务的营收为人民币32.10亿元,同比增长44%。

▲ 在本地生活服务板块,阿里本季度的营收为人民币88.39亿元,同比增长29%。放大到阿里在新零售及菜鸟网络上的布局。截至2020年9月30日,阿里在中国自营的盒马门店达到222家。而菜鸟透过与全球各地伙伴合作并于15个国家及地区建立本地物流网络,进一步扩大其出口业务,营收达到了82.26亿元,同比增长73%。

▲ 在云计算业务板块,阿里第二季度收入同比增长60%至148.99亿元。截至2020年9月30日,约60%的A股上市公司都是阿里云的客户。此外,在全球云计算3A阵营中,阿里云增长为亚马逊云29%增速的2倍,并大幅领先微软Azure的48%。

Q3财报悲喜交加,是谁薅了阿里电商的“羊毛”?

当然,乍一看这份财报,净利润的数据无疑是最为扎眼的。数据显示,阿里巴巴第二财季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87.6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708亿元减少60%。

对于录得这样的下滑,阿里巴巴的解释是由于去年同期取得蚂蚁集团33%股份时确认的一次性重大收益,以及与蚂蚁集团相关并授予集团员工的股权激励费用上升,造成本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若不考虑该一次性收益,股权激励费用及其他若干项目,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同比增长44%至470.88亿元。

事实上,这只是一部分原因,从财报数据来看,阿里的各项成本开支在这一季度也有所增加。其中,直营业务收入贡献的增长导致存货成本上升,阿里的营业成本由65.55亿上升至本季度的89.96亿元;产品开发费用由10.94亿上升到19.25亿元;销售和市场费用由12亿上升至17.37亿元;一般及行政费用也从6.59亿上升至11.96亿元。

综合本季度的几大核心指标来看,阿里旗下的业务都展现了比较稳定的增长。但是透过财报后的股价变动,还是可以看到投资者的担忧。港股研究社将结合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的数据表现,对其正在经历的机遇与风险做一个阐述。

核心电商业务陷入流量焦虑,新商业模式能否救阿里于水火?

从财报中可以得知,作为阿里核心商业板块的电商业务增长依旧稳健。淘宝GMV增速在8月恢复至20%。天猫线上已付实物商品交易额(GMV)则继续保持了 21%的同比高增速。本季度跨境进口业务也因抓住了消费回流的利好,天猫国际GMV同比增长了37%

1. 用户增长触及天花板,京东、拼多多步步紧逼

当对比了过去连续十二个季度的用户增长数据后可以发现,三季度阿里的移动月活用户增长几乎陷入了停滞状态,过去三年里,阿里每个季度的用户增长量除了2018年第二季度外,都维持在2000万以。但是本季度,这个数字直接掉到了700万。

并且从今年一季度开始,活跃在阿里平台上的买家数量增长速度也开始变慢。今年过去的三个季度,增量分别是1500万、1600万、1500万,增长陷入停滞状态。而在过去,这个数字大部分时间都在2000万以上。

Q3财报悲喜交加,是谁薅了阿里电商的“羊毛”?

可是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的用户红利见顶,但下沉市场的互联网的增长速度却颇为显著,仅2019到2020年,一二线及新一线城市的互联网用户合计较去年减少714万,下沉市场互联网用户则较去年增长了2461万。下沉市场不断扩大。

本季度阿里旗下产品中主要服务下沉市场的淘宝特价版,上线仅半年,已积累7000万月活跃用户,这个数据三个月前仅为4000w,成为了目前阿里系增长最快的产品。淘宝特价版在今年9月份,还在上海推出首家1元更香体验店,从线上深入线下。

Q3财报悲喜交加,是谁薅了阿里电商的“羊毛”?

但这并不意味着阿里的流量焦虑得到了缓解。在下沉市场,面对拼多多这匹黑马,双方的争夺越来越胶着。参考拼多多上个季度的表现,营收同比增速为67.3%,用户增量达到5510万,创下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大增幅,年活买家达6.832亿。以这样的用户增速来看,最快Q3其年活买家就能超过阿里。

用户体量上,维持在四亿左右的京东与阿里和拼多多都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上一季度,京东在线下不断突破,通过收购五星电器还是和国美的频繁合作,京东不管是在物流还是服务体系都上了一个台阶。反馈在上一季度的财报数据上,京东季度营收首次突破两千亿大关,以473亿的差距领先阿里。

为了应对京东和拼多多的步步紧逼,今年双十一淘宝将11月1日-3日也纳入了售卖期,期望借此缓解物流及商家备货的压力,更多的也是想要截胡京东和拼多多。随着阿里的“流量焦虑症”愈发的严重,延长双十一这类“小聪明”并不是长久之计,阿里还需要找到新的增量才能直击流量饥渴的痛点。

2. 直播电商全面爆发,阿里能否激活新增长“密码”?

从本季度财报中淘宝直播板块呈现的成绩来看,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12个月,淘宝直播产生的GMV超过3500亿元。

根据全球监测和数据分析公司尼尔森发布的《中国直播电商趋势解读报告》显示,伴随线上渠道不断创新以及疫情期间对线上消费习惯的加速养成,直播电商作为一种新商业模式迎来全面爆发,2020年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到2.65亿,已占直播用户的47.3%。网络直播成为仅次于电商零售的第二大网络购物渠道。

不过综合阿里直播电商板块的外部环境来看,一些风险也正在凸显。一方面,抖音和快手在直播电商之一赛道上纷纷开始投入时间和精力,自建直播体系。8月,快手电商的平台订单量突破5亿单,过去12个月的订单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位列电商行业第四。与此同时,抖音电商年内支付GMV增长6.5倍,其中抖音小店GMV增长36.1倍;抖音小店开店商家数量则增长了16.3倍。二者在直播电商这一赛道的潜力不容小觑。

从前不久交出的双十一的成绩单上,同样看得出三位玩家在直播电商这一新商业模式上的激烈战况。背靠阿里的薇娅和李佳琦,10月21日预售总GMV超过90亿元。快手、抖音也不甘示弱,快手头部主播辛有志12小时总销售额达18.8亿;10月30日,抖音一哥罗永浩双11首播四个多小时实现支付金额5294万元。

另一方面,上半年,在电商领域屡战屡败的Facebook也开始进军直播电商。Shops所推出的直播电商功能,将在直播视频下显示产品标签,方便观众观看直播时进行购物,这使得Facebook的市值大涨。未来国内电商直播进入第二阶段,存量市场的竞争加大,Facebook此举无疑也为阿里直播电商板块出海的征程添上了一抹阴影。

Q3财报悲喜交加,是谁薅了阿里电商的“羊毛”?

结语:

总而言之,阿里在“618”和双十一夹缝中交出的这份三季度财报,单就数据层面还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不过回顾以往的业绩,占据了总营收的半壁江山的淘系电商的广告和佣金收入,在三季度的同比增速是20%,二季度是21%,2019年三季度是25%。今年的表现整体逊于去年,这与阿里电商板块愈发严峻的竞争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

用户红利见顶以及核心电商业务板块受到冲击的背景下,阿里巴巴的“履带战略”进入到成长期和收获期,类似淘宝直播与特价版都给阿里的核心电商带来了更高的成交率。不过想要在下一财季扭转二级市场的风评,还是要看未来阿里能否继续夯实其核心电商的地位。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61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