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拥挤赛道上的快递员工

并不期待双十一

文/白草

来源/螳螂财经

极兔打价格战引起通达系快递全网封杀,近日网曝快递员纷纷罢工,单票收入越来越低,而双11日均包裹量预估高达4.9亿,陪跑11年的快递业今年亚历山大。

最明显的一个压力就是,今年双11快递店员工又换人了!去年此刻帮你拿快递的人都不见了,甚至上个月刚帮你取件的都没了人影!

10月末,快递企业宣布新增49万名临时用工人员、10万辆汽车和539万平方米处理场地,以应对预估日均4.9亿的双11快递业务量。可10天前的月中,快递罢工事件闹得甚嚣尘上。

图片20.png

也就是说10天前刚有快递员罢工,10天后企业就能再招49万名临时工进来,现在的快递员工就这么不值钱?

双11快递背后的小人物

为解锁背后故事,“螳螂财经”特地采访几名底层快递员工,他们入行时间差距较大,职业工作不尽相同,所属企业也不同。

兔喜快递超市女员工小月:入行半个月,“随机应变吧”

小月是10月24号刚到小区快递店工作,跟她同时间入行的还有一位刚满18岁的小女生。因为老板娘告孕假不能在店,这家刚开不到4个月的小店就由她们2个新手照看。

虽然店子是刚开不久,但取快递的人比旁边一家老店还多,月初才3号,晚上8点多这家店就排起了取件队伍。本来蹲在地上整理剩余包裹的小月,不得不起身给客人取件,而地上这堆包裹她从下午3点开始整理到现在才算快弄完。

即使刚入行半个月不到,小月也明显感受到了日常工作的不一样。以前她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现在下班时间开始逐渐往后拖,今天门店代收了500多中通、百世、韵达的包裹,午餐1点多才吃的,晚餐还要等9点下班。

图片21.png

即使找工作不易,到店前小月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她还是没想到,仅仅是在店里收包裹、帮取件,就居然这么累。如果不是需要时常站起取件,她的双腿早就麻了,本来还想着去喝奶茶、去逛街,现在根本没时间去实现,现在化妆也已经是看心情,想画就画。

双11还没真正开始,之后十几天工作强度必然更大,但月入只有3000的小月对此似乎没有任何概念:“随机应变吧,现在就业这么难,我能找到工作有饭吃就不错了,坐吃山空的话山里也没有矿。”

这背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与刚参加工作的热情,但语气里透露出的,或许还有一份就业难的无奈。

德邦快递员阿龙:入行半年,“干熟了”

阿龙5月份当上的德邦快递员,第1个月只能赚上三四千,而入行更久的同事一个月可以赚到上万。他说,自己以前还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会搞搞发型。而现在坐在德邦快递车上的阿龙,穿着不再工整的公司工装,皮肤微黑,胡子冒头,发型似乎很久没打理了。

他现在早上6点就要到公司,因为上头有交代,1号开始进入双11忙碌期,所以本来晚上六七点就可以下班的阿龙,所以阿龙昨晚11点才在公司卸完货,毕竟送一天快递已经很累了,还愿意加班熬夜的只有少数人。

除了睡眠不足外,这段时间他吃的也不好,三餐都是公司备好的桶面。要干活没时间,就算是桶面也风卷残云般吞完,然后赶紧去干活,有时跑票途中闻到街上飘来的香味,阿龙都忍不住吞咽几下口水,然后赶紧拧车把手加速。

图片22.png

虽然睡不好吃不好,整个人精神也不算好,可阿龙这个月还是抿足了劲,打算破一下月收。德邦员工有劳动合同与社保,运的也都是大件,单票收入不菲,他今天跑了五六车、送了80多票,感到很满足,平常可拉不到这么多货、赚不了这么多钱。

已经干熟了快递,阿龙没想过换工作,但也有小抱怨,公司规定太严格了,卸货时如果不小心让箱子掉地上,1次就要罚100,就算没有任何损坏也照罚不误,有点不近人情,尤其最近这么忙,他管不住自己出错的几率。

三重身份的圆通店长张哥:入行4年,“其实我们不期待双十一”

张哥干快递是这一行第4年,他从快递员变成了现在小区菜鸟驿站的店长、圆通二级网点加盟商,日常也会跑快递。

所以和其他月入才4000的通达系快递员相比,张哥收入更高,他1票能拿到全8毛,不用给代收费,而且负责着一个片区所有的圆通快递。但他门店是租的,周边有几个员工要养,租金和薪水一结,最后自己月收比手下员工高不了多少。

穿着破旧的工作外套,皮肤黝黑,头发也蓬松不打理,30多岁的张哥提前进入不惑之年,1天跑3趟却赚不到多少钱,“我上午一趟才运回8个大件,半小时送出去3件净赚2块4,顾客太拖了”,“这是最揪心的,30好几了,虽然借口专心事业,但事业没干好,老婆也没讨”。

图片23.png

但他好像佛了,其他人双11期间累死累活跑业务,他不同,中午与往常一样,和店里员工围坐一桌吃从快餐店打包回来的饭菜。虽然店小,前厅堆快递,后面小黑屋住宿,收入也不高,但张哥没打算太拼命。

“其实我们不期待双十一。”张哥清楚,虽然双11期间货更多,收入会更高,但犯错也更容易。公司内部有各种考核与罚款,一件快递出问题需赔偿,全员要均摊,没全五星好评也要罚款,稍微犯点错就是一两天白干。一旦出错多了,他的双11体验极有可能是付出平常几倍辛苦,拿回不到平常一半的收入。

通达系快递员工很少有人能签到劳动合同和社保,运一件快递给买家签收了才算赚到钱,所以张哥运货上没有太勤快。但在服务方面,他做的很好,小区所有人他几乎都认识,会主动打招呼提醒取件或送件上门。

通过这三位基层员工,我们不难判断,入行时间长短确实影响了快递员工对行业的理解,他们也很清楚同行之间有收入差。没有签合同的快递员工都是临时工,收入来源受雇老板的口头承诺和记账。日前一些通达系快递员工之所以闹罢工,就是因为老板亏损跑路、网点发不出薪水。

但更多的员工拿到了钱,即使收入微薄,大不如前,依旧选择坚持从事底层快递工作,或者说,不敢换工作,换了也只是换汤不换药,去其他地方当跑腿,比如去美团送外卖。

行业蒸蒸日上,员工收入不定,这其中折射出的现实,怕不仅仅是残酷二字就能形容的。

快递赛道 “大浪淘沙”

快递底层员工这么累这么苦,快递企业在底层闹罢工10天后,还能迅速招聘到49万名临时用工人员,这是我国严峻就业形势和快递行业庞大需求同时在起作用。

就业永远是民生大问题,今年毕业生数量是874万,加上上半年疫情影响,大量人破产失业,打工人数量暴增。而快递企业能快速招到这么多临时工,除打工人要吃饭、双11忙不赢以外,还有更深层次的行业内幕。

“走量商品”年末大清仓

底层快递员工的工作可以归为以下几种:卸货装货、运输快递、核对数据、整理入库、堆放入柜、通知取件、确认签收。工作流程看似繁琐,但有专业工具帮助上手起来很快,譬如小月,短时间就能负责店里的日常运营。

劳动工作价值几何,先人早有过讨论。在《资本论》里,马克思提出“劳动力商品”的概念代指劳动者的劳动能力,他在书中说到:“具有决定意义的,是这个商品独特的使用价值,即它是价值的源泉,并且是大于它自身的价值的源泉。”

图片24.png

也就是说,劳动力商品价值几何由其使用价值决定,使用价值越大,价值也就越大。

而快递员工的工作,只是简单的运输分拣,几乎毫无什么技术含量,更无法对包裹加工进行价值增值。其使用价值仅限于劳动时间成本,所产生的劳动价值更多只能满足基本生活资料,相当低廉。

因此,快递员工其实是一种“走量商品”,通达系快递很少为这种“走量商品”签合同,毕竟待就业市场永远不缺这种廉价商品。

而电商旺季历来是年末前后,双11、双12、跨年购物节络绎而来,背靠电商平台的快递行业这段时间根本忙不过来。就业市场上的“走量商品”一直恒河沙数,刚好赶上年末大清仓。

赛道真是挤“死”人

快递员工越来越难,行业却越来越红火,这条赛道现在挤“死”个人。

从双11看,据邮政局数据,去年双11全网订单总额达4101亿元,总包裹数达16.6亿个。10月28日,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边作栋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预计双11(11月11日至16日)日均快递业务量达4.9亿件。

9月份中商研究院也发布了预测数据,2020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将达到727.87亿件,那么今年双11将仅用1.64%的时间贡献至少4.12%的快递总量。

图片25.png

图片来源邮政官网

图片26.png

为进一步抢占市场、重新瓜分行业大蛋糕,2019年5月份,顺丰、韵达、中通、圆通、申通等快递巨头开始打起漫长价格战。2019年4月份通达系快递企业单票收入是3.1-3.3元,今年8月已经下降到2.1元,9月份才开始回升,而快递员单票收入更是砍到8毛,有时运一单连3毛钱都赚不到。

图片27.png

图片28.png

最简单最有效的价格战,给快递龙头们直接带来相当可观的成绩。今年上半年,中通快递首家市场份额突破20%,其他龙头企业基本在10%-16%左右,业务量突飞猛涨。9月份各大企业的单票收入开始回升,韵达、顺丰、圆通三家的业务量同比增长惊人,分别达64.94%、60.35%、50.18%,上涨一半多!

而分抢快递市场的不只有传统龙头,其中最亮眼的当属遭通达系企业全网封杀的“快递黑马”极兔快递。今年1-2月份,极兔利用印尼物流网络给湖北输送快递物资,3月份低调进入中国市场,之后短短4个月通过加盟制基本完成全中国快递网络的搭建,日单量从0迅速增长到500万单,10月份已近千万大关。

日单千万的成绩,极兔花费半年,京东6年,“国民快递”圆通11年,龙头老大顺丰15年。这么一对比,极兔是迈开两条大兔腿撒丫子狂奔,龙头们反倒像乌龟在爬行,骄傲的极兔更是扬言双十一要冲击1500万单。

图片29.png

而目前快递行业背后是阿里、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这些电商巨头在布局。阿里巴巴一手打造了由通达系快递、菜鸟驿站等构成的菜鸟网络,今年3月份路透社报道阿里计划收购韵达股份,就是阿里为了增加自己的快递支系。京东本来就有“亲儿子”京东物流,3月份又喜生“小儿子”众邮快递,给专注的下沉市场增加了快递选择。

就拼多多惨,本来就得不到对手的好脸色,还要求阿里给自己平台商品放行,幸好今年杀出个极兔能补短板。而快递企业里的老前辈德邦快递、顺丰速运,早就和电商爸爸混熟了。

生鲜电商、网购电商、国际国内物流运输、下沉市场、高端市场等大盘子闪闪发光,快递巨头们还在打生打死没分瓜完毕,新人就两眼冒绿光挤进了赛道。

跟整个行业快递行业相比,底层员工不过随着大江东流时,偶尔冒出出面的一粒沙。赛道拥挤,大浪淘沙,而“死”在赛道最前面的,就是只能提供微末价值的底层员工。

注: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小月、阿龙、张哥均为化名,特别感谢他们工作忙碌时肯腾出时间接受采访。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61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