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危机背后,企业高管为何难过“美人关”

35岁遇职业危机,40岁后可能就变成了中年诱惑。

中年危机背后,企业高管为何难过“美人关”

绿地秃头高管出轨人妻下属的事情刚过不久,地产圈再次“喜提”桃色纠纷。

7月7日,一段5分钟左右的出租车监控视频在网络上流传,视频中,一男一女坐在出租车后座,举止不雅,后来有网友指出视频中的男主角看上去疑似时代中国控股有限公司CFO黄永年。

此事一出,时代中国反应迅速,很快便发布公告,称自7月10日起,黄永年已退任公司首席财务官职务。

担任CFO一职刚满一年,屁股还没坐热,黄永年就因为一时冲动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前途。而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桃色事件陷入舆论漩涡的企业高管一个接一个,所波及的领域从地产圈到互联网圈再到实体,这也使得私德有亏成了影响上市企业形象与股价的一个危险因素。

为什么高管们最近频频“湿鞋”呢?

中年危机的“幸存者”

除了蒋凡这个在阿里内部以火箭速度窜升的85后,我们可以发现大多数牵扯桃色纠纷的都是人到中年的企业中层或高管。

如黄永年,2019年,因前任首席财务官雷伟彬希望寻求个人事业发展而辞任后,时年42岁的他接任了CFO一职;陈军的年龄则比黄永年大一些,据当事人爆料,陈军是个70后的“秃头”,也就是说最多接近50岁;还有涉嫌性侵养女的鲍毓明,官方数据显示,他出生于1972年,2018年出任中兴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除了年纪相仿,他们最大的共同点还在于事业有成、财务自由。

黄永年系时代中国的核心高管,自然不必多说,至于陈军,虽然此陈军并非绿地控股执行总裁陈军,而是绿地控股下属京津冀事业部营销部负责人,但闹剧中传言陈军身家9000万元。张雨婷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心甘情愿为其生孩子。

冯唐在《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一文中,刻画了一个中年油腻男的形象:油腔滑调、大腹便便、不修边幅,且喜欢说教和吹嘘。

很多人认为,中年油腻男的走红,透露出中年男性的深层焦虑,他们大多处于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加上职场的天花板开始显现,难以取得更大的成就,继而心理上出现自我否定、

怀疑不安等情绪。

这是事实,在互联网公司,我们看到内部的60后、70后变得越来越稀少。一位HR对中年男性的评价是,油、工资太高、不经打,背后的生活担子太重影响工作状态,而他的上司也明确要求,公司需要很多人,但不要那些刚从大厂出来的中年人。

有业内人士发现,过了40岁的从业者已经大抵分为两个群体,管理级或专家级群体以及自己所在的群体,前者主导着公司的发展,而后者面临着被公司抛弃。黄永年、陈军等人都属于前者,这些企业高管没有受到职场中年危机的冲击,所以不符合中年油腻男的一般形象,但在安逸的事业和生活之外,或许他们油腻的表现更多来自诱惑。

蒋凡风波过后,阿里又爆出了P8员工以1.6万包养私人助理的丑闻,而这位仅仅入职3个月的员工,以公司岗位为诱饵,对女性求职者进行欺骗和骚扰,想以此满足自己的私欲。事件曝光后,阿里给其予以了最终严厉的处分:辞退。

中年危机背后,企业高管为何难过“美人关”

陈军也是如此,出轨漂亮人妻之后,他在东北的“事迹”也被翻了出来。据传,一次酒过三巡后,他问起了在座聚餐女生的生日年龄,得知大部分是90后时,他感叹了一声,并直接和部门负责人说,“给我也找个90后,我要换个秘书”。

35岁遇职业危机,40岁后可能就变成了中年诱惑。

重贪腐,而轻私德?

高管陷入丑闻,最直接受影响的还有公司。黄永年视频流传后,截至7月10日港股收盘,时代中国股价为14.62港元,跌幅为2.53%,总市值283.89亿港元;从5月11日陈军被实名举报,到5月20日绿地集团决定撤销陈军职务的这段时间里,绿地控股股价累积跌幅为4.58%。

不止股价,核心高管被辞退,公司内部的管理团队也会跟着有所变动。

不少人认为,桃色纠纷系高管的个人行为,本不该上升至整个企业,毕竟企业不可能去管每一位高管的私生活。但企业是完全无辜的吗?未必。

据《南风窗》的报道,在鲍毓明的案子中有一个细节令人质疑,当事人母女在辗转求助时,找过鲍毓明所在的公司(未提及是中兴还是杰瑞)。可是,从以上公司同鲍毓明切割关系的时间点来看,似乎也是等到事情闹大了才处理,而之前公司是否有就此事做过调查呢?这个我们不得而知。

近些年来,我们看到无论是互联网公司还是房地产、汽车企业,对内部人员的管理和监督,查处腐败才是重点,这和越加频发的内部贪腐脱不开关系。

有报告显示,仅2019前7个月便有8家互联网公司爆出110余起反腐案件,共涉及220余人被开除或移送公安机关,案件数量和涉事人数均为2015年的11倍以上。以美团为例,根据美团发布的2019年年度生态反腐公告,2019年美团总计查处违纪类刑事案件38起,涉案员工20人、合作商员工70人。

2019是互联网公司的“反腐之年”。刘强东曾表示反腐不惜代价:“如果公司怀疑你贪了10万块钱,就算花1000万调查取证,也要把你给查出来”;58同城的姚劲波也是如此,在高管会上当众给合规监察部发了“尚方宝剑”—发现有一个人贪污了5万,宁可花50万进行调查取证。

企业对高管贪腐的看重要远高于私德,这无可厚非,但在高发的腐败事件换回了对反腐的重视之后,如今企业高管桃色新闻满天飞,是否也应该促使企业想出应对之法,而不是单纯的撇清关系呢?更何况桃色丑闻往往也和贪腐、滥用职权相关。

在陈军一事中,我们看到绿地之所以备受质疑,就是因为所谓的9000万“身家”是否涉及内部洗钱、贪腐等操作。这也再次引发了外界对房地产行业灰色收入的非议,毕竟2019年融创就曾曝出过亿元贪腐案,涉及到的就是区域营销负责人。

而蒋凡事件后,我们看到蔡崇信所阐释的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的三大特征也被重提—树立道德标准;解决接班人问题;避免关键人风险。

被媒体“裹挟”?

为何近两年互联网公开反腐的风暴越演越烈?其实除了创业公司成熟后需要加强内部管理之外,还有一点在于媒体。媒体的嗅觉越来越灵敏,微博等社交网络的信息传播也越来越快,与其等事情曝光之后被动应对,不如主动出击。

比如优酷杨伟东腐败,就是阿里自曝的,此事一出,人人都对阿里的零容忍态度赞赏有加。

中年危机背后,企业高管为何难过“美人关”

桃色纠纷比贪腐更具传播力,因为大众天然喜欢窥探隐私,也喜欢看强者从人生巅峰坠落,所以有时候这类丑闻被曝光地更令人措不及防。就像黄永年,虽然不雅视频让其精英人士的形象荡然无存,但很多网友也在谴责隐私泄漏,他们认为最可恶的是泄露别人隐私的人,黄永年在某种程度也是受害者。

事实是如此,可媒体不会介意视频是从哪里来的,在不雅视频流出后,微博狠狠地出了一把力,让很多网友直呼“辣眼睛”。

仅从企业形象来看,内部自曝腐败事件其实比外部媒体曝光丑闻给企业带来的负面,要小很多,因为在社交媒体传播的过程中,众说纷纭,网友难免把个人私事上升到企业层面,进而对企业评头论足。在绿地对陈军的9000万调查还没出来之前,我们看到就已经有很多人在讨论房地产销售领域涉及到的灰色收入。

所以说,尽管企业内部对高管私事很难管理,可媒体却乐于抓住道德上存在污点的高管们不放。而且桃色丑闻不像贪腐可以自曝,以证公司强硬、公平的态度,唯一的办法大概只能靠高管自律了。

当然,媒体不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蒋凡事件就让我们看到了比媒体更强横的资本力量。从这点看来,企业要么强如阿里,要么只能通过严惩来约束自己的高管们。

值得注意的是,从蒋凡、陈军到黄永年,所牵扯的事件越来越私密,这或许也是一个警示。

弄权贪腐亦或是桃色丑闻,说到底都是人性的贪婪和欲望使然。孔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实际上挺过了中年危机的坎,还有更多的是陷阱。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