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亏损收窄31.83%,有赞还有“后手”吗?

押注直播电商与本地生活,“命途多舛”的有赞能否迎来转机?

今年以来,各大品牌纷纷向线上转移,除了天猫、京东上越来越多入驻的官方旗舰店外,还涌现出一批知名品牌的社交电商小程序,比如麦当劳、肯德基、哈根达斯等。在这一众小程序的背后都有着中国有赞这个服务商的身影。

前三季度亏损收窄31.83%,有赞还有“后手”吗?

11月9日,中国有赞于港股盘后公布了截之9月30日,三个季度的业绩报告。此次财报的营收和毛利数据相对于去年同期都有了比较好的涨幅。

可是在11月10日港股开盘后,有赞股价却下跌9.14%,报1.69港元,可见这份“成绩单”资本市场并不满意。对于一直以来深陷亏损泥潭的有赞交出的业绩报告,投资者能否从中发掘出新的价值锚?

营收、毛利增长稳定,但过于依赖SaaS业务

财报数据显示,有赞前九个月整体的业绩表现呈现稳中有升的状态:

前三季度亏损收窄31.83%,有赞还有“后手”吗?

▲ 截至2020年9月30日,有赞集团前三季度录得收益约人民币13.07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65.4%。其中SaaS及延伸服务收益约人民币9.52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90.1%,交易费收益约人民币3.07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38.5%。

▲ 截至2020年9月30日,有赞集团前三季度录得毛利约人民币7.88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02.0%。其中SaaS及延伸服务毛利约人民币7.64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17.7%。交易费毛损约人民币2.63百万元。

▲ 截至2020年9月30日,有赞集团前三季度录得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49.4%上升至本年同期的60.3%。其中SaaS及延伸服务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70.1%上升至本年同期的80.3%。交易费毛损率由去年同期的4.5%下降至本年同期的0.9%。

前三季度亏损收窄31.83%,有赞还有“后手”吗?

综合这几项财务指标来看,中国有赞在前三个季度的增长态势值得肯定,但是深挖这几项财务数据可以发现,SaaS及延伸服务在中国有赞的业务线中占比似乎有些过高。数据显示,SaaS及延伸服务的收益占总收益的72.84%,SaaS及延伸服务的毛利占集团毛利的96.95%。

虽然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近两年企业数字化需求的增长带动SaaS市场规模也飞速增长,2019年中国SaaS市场总体规模为378.5亿元,同比增长42%,远高于全球SaaS市场18.8%的增速。但是将营收高度系于SaaS一项业务,在资本市场看来无疑是抗风险能力不强的一个表现。

反观Shopify,除了基础的电商SaaS服务外,在积累了一定客户基础后,Shopify开始接入外部第三方服务商如物流、HR等,满足商户多环节需求,完善平台生态,甚至还利用积累的数据提供贷款等金融增值服务,拓展收入来源。

截至11月10日,有赞的总市值为300.10亿港元,不到Shopify的4%,一直自诩为中国版“Shopify”的有赞究竟是名不副实,还是潜力未得到释放?

亏损有所收窄,却难成中国版“Shopify”

受大环境利好以及产品定价的影响,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有赞除了营收数据增长比较稳定之外,亏损也有所收窄。数据显示,中国有赞年内的经营亏损约人民币3.56亿元,较去年同期录得的经营亏损5.46亿元,同比收窄了34.8%。

前三季度亏损收窄31.83%,有赞还有“后手”吗?

但是中国有赞明明服务定价高于Shopify和微盟,但业务毛利率却始终差了一截。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两极分化,中国有赞亏损居高不下,扭亏为盈遥遥无期,而它的竞争对手微盟早在2019年就实现了全面盈利。

前三季度亏损收窄31.83%,有赞还有“后手”吗?

这主要是由于一方面,经过20多年的耕耘,电商流量已经见顶,自2015年企业级SaaS的爆发元年之后,有赞也在面临与日俱增的竞争压力。

除了微盟、Shopify等老牌竞争对手之外,《2019年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显示,截止2019年11月,全网小程序数量超过450万,据预测,2020年小程序数量会达到500万+。与此同时,已达8000多家的第三方服务商也将瓜分很大一部分中国有赞的市场份额。

另一方面,除了外部竞争环境愈发严峻外,中国有赞内部也存在一些问题。有赞早期打着不收费的口号收揽客户,2016年7月8日突然发布收费公告,导致大量的客户流失。反观Shopify2018年及2017年的月度账单留存率一直超过100%,可以看出在客户留存这一项,有赞距离Shopify仍有较长的距离。

不过一直以来,对于中国有赞业内诟病最为严重的就是其过于依赖微信生态。然而7 月 14 日,微信小程序团队正式上线了微信小商店能力并开放内测申请通道,个人和企业可以通过微信小商店创建自己的线上商店,实现电商业务的自主经营。微信小商店不仅在业务上与有赞高度重合,而且0成本、0门槛,对于有赞的冲击可想而知。

这样看来,竞争环境愈发严峻、原有的竞争优势也在被削弱,有赞短时间内很难蜕变成为中国版的Shopify,未来公司还是需要布局一些新的方向来丰富自己的想象空间。

押注直播电商与本地生活,“命途多舛”的有赞能否迎来转机?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行业环境,6月8日,有赞收购电商直播购物平台爱逛,开始涉足直播电商板块。10月22日,又与小红书达成合作,实现系统互通,即有赞将支持旗下有赞美业店铺接入小红书企业号,意在打开本地生活的大门。

直播电商和本地生活服务确实都是今年的“风口”,机构报告显示,2020年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到2.65亿,已占直播用户的47.3%。而2019年国内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约近 1.08 万亿,增速 11.3%。预计2020年,增速将增至20.9%。

然而不得不说,有赞的入局时间实在是太晚了。在直播电商市场,虽然中国有赞早年曾经以第三方电商平台的身份与抖音、快手、映客等直播平台有过合作,但是更像是一个“工具人”的身份,使得这些直播平台的用户体验得到优化,形成交易闭环。

在中国有赞收购爱逛希望做成中心化的平台,摆脱“工具提供商”的标签,却又太迟了。目前淘宝直播有着李佳琦、薇娅两大超头部主播,市场份额已经过了40%,牢牢占据着头部地位。快手凭借着辛巴,与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抖音等组成的“字节矩阵”一同占据着第二梯队。一直有着“电商梦”的腾讯、B站也对这块蛋糕虎视眈眈,有赞很难在这个市场激起水花。

前三季度亏损收窄31.83%,有赞还有“后手”吗?

并且本地生活服务有赞的优势同样有限。现在在这个领域占据着头部交椅的,一方是从千团时代就浴血杀出的美团,另一个则是背靠阿里的口碑,双方鏖战的背后,还有这腾讯、滴滴、字节等其他巨头环伺,即使有小红书的流量加持,家底算不上殷实的中国有赞仍难以与美团和阿里匹敌。

总而言之,中国有赞交出的成绩单中,确实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但与同赛道的SaaS企业比较来说,如何扭转居高不下的亏损才是有赞的当务之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有赞开始布局直播电商和本地生活服务,竞争对手呈几何倍数增加,是“后发制人”还是“病急乱投医”还要看市场给出的进一步反馈,港股研究社也将持续跟进。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64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