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推出四款社交产品,百度社交难在哪?

不尽心的“百度”真的能坐等成功吗?

继匿名社交App“听筒”、语音社交App“音啵”,视频社交App”一起吧”之后,“有噗”是百度今年推出的第四款社交产品了。

回归到百度本身,尽管社交新产品不断,但始终都没溅起多大水花,百度社交到底难在哪?

一年推出四款社交产品,百度社交难在哪?

主打兴趣社交的“有噗”近日已上线苹果应用商店,笔者下载体验之后,发现其在玩法和创意点上都有提升。但如今的社交赛道已越发拥挤,以兴趣社区切入社交的“有噗”,是否能给百度社交打开一扇窗?

主打“兴趣社交”“有噗”APP有哪些独特玩法?

有噗的玩法彻底贯穿了“兴趣”二字,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年轻态的兴趣学习社区平台。在首页设计上,有噗分为挑战(首页)、广场、拍摄/上传发布、消息,以及个人中心等4个模块。目前仅提供IOS版,安卓端暂未上线。

在“挑战”页面,用户可以看到其他用户的挑战内容,根据系统划分,挑战内容有美食、运动、舞蹈、音乐、摄影、知识、绘画这七大类别,优质内容会显示在推荐中。用户可以通过文案+图片/视频的形式来参与挑战。

在广场里,用户每日发布的打卡内容,将通过瀑布流的形式展现给他人,玩家可以对优质内容进行点赞,并且关注对方,与对方一起成长和进步。

有噗的开发者是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百度在今年6月注册有噗相关商标。可以看到,百度在社交细分赛道上扎得越来越深了。

百度社交进化史

在中国,做社交的程度不亚于电商。在强关系链的熟人社交中,腾讯的QQ和微信已经做到了极致,成功覆盖国内绝大多数互联网用户,想要在这条赛道上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一年推出四款社交产品,百度社交难在哪?

在此情况下,弱关系链的陌生人社交赛道就成了巨头们的必争之地。由于陌生人社交的特殊性和不确定性,在未来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但是竞争也不容小觑。

既有早期以陌陌探探为代表的荷尔蒙社交软件,又有以soul为代表的语音社交软件,此外还有像Blued这样的瞄准特殊市场需求的垂直社交软件。

在失去先发优势的移动社交赛道中,百度行走的异常艰难。迄今为止,百度曾推六七个社交产品,但很可惜大多数都是雁过无痕,与往日“贴吧”时的盛况形成鲜明对比。

百度空间曾是中国互联网最大的SNS社区之一,但是现在已经失去了声响,在新浪微博与QQ空间的持续冲击下,百度空间没能与时俱进,而后期强制升级轻博客,导致用户加速流失。

百度Hi也是百度的心血之作,作为一款即时通信工具,本来是想投入市场与QQ一决高下的,但由于用户体验不佳,再加上极高的用户迁移成本,最终这款产品未能被推广开就沦为了公司内部的边缘办公用品。

百度说吧为了增加其差异性,激进的引入“实名制社交”,这违背了中国互联网用户的使用习惯,也从侧面证明了百度对用户理解存在重大偏差。结果这款产品成了百度社交史上最短命的。

在这之后,百度开始入局垂直社交领域,寄希望于从中能够产生出一款社交爆品,但是迄今为止百度依然没有如愿。

2017年百度推出校园社交应用正鲸说”,定位校园社交,但是未能扑腾出多大水花。

今年四月份,百度推出语音社交软件听筒APP,正式进入了社交领域。听筒APP的主要功能是匿名社区、地图社交、线上匹配好友。在当时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后来也遭到了整改,疑似下架。

9月间,百度低调推出一款视频社交软件一起吧,定位也是在校大学生,企图以工具侧切入校园社交。但目前在苹果应用商店已经找不到。

10月份,百度上线了名为“音啵”的App,这款APP集合了语音交友房、秀场直播、附近的人、附近动态为一体,是一款泛娱乐直播+社交产品,目前尚没有版本升级记录。

可以看到,在移动社交领域,百度的打法很明确,就是要入局垂直社交赛道。但都百度始终没能成功导流用户,这些产品也最终难逃“死亡”的命运。那么,此次站在风口之上的“有噗”能让百度社交上一层楼吗?

兴趣社区产品成为新风口,“有噗”PK飞聊谁更厉害?

根据艾媒数据2019年底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网络社交媒体在中国的渗透率已经高达97%,中国消费者平均每天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将近4小时,网络社交媒体平均花费2.3小时以上。

社交是一块沃土,巨头们都在垂直社交赛道上暗自较劲。此次“有噗”主打的是兴趣社区,以兴趣交友确实好像踩中了年轻人的嗨点。

兴趣文化是一群人约定俗成的一种行为模式,需要时间让用户获得认同感。但是这条路并不是没人走过,字节跳动就曾推出过一款兴趣社交产品——飞聊。

一年推出四款社交产品,百度社交难在哪?

这是一款集贴吧、微信、豆瓣等功能于一身的UGC兴趣社区产品,其核心功能是“小组”也就是俗称的“圈子”功能,有噗的挑战小组与该功能类似,用户可以在这里进行低门槛的互动。

但是飞聊后期由于监管不力,导致大量微商进入,广告和低质内容霸占了小组的展示页,严重破坏了社区的文化建设,用户加速流失。如今,据七麦数据显示,飞聊的日下载量在200左右徘徊。

与飞聊相比,在功能上,有噗缺少完善的聊天界面及红包等辅助功能,用户体验受影响。除此之外,有噗的挑战模式虽有创意,但缺乏后招,玩法多样性不足。对于“喜新厌旧”的年轻人来说,如果没有新的玩法去吸引他们,他们很容易就会流失。

而且,仅仅靠着“兴趣”,用户间的互动体系很难建立,优质内容也很难保证持续输出。这样来看,“有噗”的前景堪忧。

百度重心在短视频 “有噗”只是试验品很难突出重围

与其他公司做新产品不一样,百度的社交产品在宣传上显得“内敛”很多。

字节跳动做火山时,抖音出了很大的力。新浪推出图片社交软件绿洲时,微博上的明星大V门都在为其引流,阿里做淘宝特价版时,淘宝不停地给用户发淘宝特价的红包。巨头们总是不遗余力的趣帮扶自己的新产品,而百度却总是很低调。

对于旗下这些社交APP,百度的姿态都很高。这其实是因为百度的业务重心并不在于社交,早在2011年,李彦宏谈起百度的社交战略时就指出,百度要将社交与搜索整合。但信息的搜索是独立个体的行为,与社交关系链并无太大关联,这种战略也阻碍了百度在社交上的投入。

但是近年来,百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在核心的搜索领域,百度腹背受敌。腾讯不仅收购搜狗,还将”微信搜索”升级为”搜一搜”;字节推出头条搜索;华为推出花瓣搜索;阿里推出智能搜索”夸克”。后来者勇猛,都想将搜索龙头百度挤下去。

一年推出四款社交产品,百度社交难在哪?

除此之外,移动社交APP也在不断侵蚀百度的广告市场,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百度的广告业务同比增速逐步下滑:2020年第一季度百度营收为225亿元,同比减少7%;2020年第二季度总营收为260亿元,同比下降1%。

百度也在被迫改变,想要找到第二条增长曲线给自己增加筹码。社交只是百度完善自己生态板图的一部分而已,那么,百度转变的重心在哪呢?

一是加速搞短视频。在快手、抖音忙着争夺“短视频第一股”之际,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将好看视频与全民小视频整合为短视频业务部,希望形成协同效应,实现资源的高效调配和分发。日后百度系将推出更多短视频内容,进一步将好看视频将与百度App、百度贴吧、百家号、爱奇艺等百度系产品打通。

二是加速搞电商直播。和短视频一样,百度搞直播也很迟。今年5月,百度CEO李彦宏表示,百度直播主要是挖掘自己的知识属性,发展知识类直播,而不是做电商直播、游戏直播。10月底,百度又收购了YY直播的国内业务,以此来对抗来势汹汹的抖快和腾讯。

总之,与听筒、音啵,一起吧一样作为社交细分赛道的探索者,百度并未对“有噗”进行引流宣传。这也意味着在短时间内,“有噗”还是比较难出圈。但是在这一场赛跑中,不尽心的“百度”真的能坐等成功吗?

本文作者:宁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68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