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股价腰斩,建筑湘军远大住工能否吃上资本热乎饭?

除了业绩低迷之外,其股价2个月时间被腰斩,一波三折的资本之路也成为远大住工的心病。

2个月股价腰斩,建筑湘军远大住工能否吃上资本热乎饭?

2020年,特殊新冠疫情之下,对房产领域形成巨大冲击。即便之前湖南长沙房价一直处于价值洼地,但依旧呈现了下跌之势。这自然给长沙远大住宅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远大住工)头上平添了几分阴霾。

2016年-2018年,远大住工收入分别为16.71亿元、19.36亿元、22.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8亿元、1.68亿元以及3.38亿元。2019年,远大住工实现营收33.7亿元,同比增长48.5%,较3年前已翻倍,净利润也是节节增长。而到今年上半年,远大住工的营收因疫情影响同比下降约7.1%至11.4亿元,毛利收窄进而导致亏损。

除了业绩低迷之外,其股价2个月时间被腰斩,一波三折的资本之路也成为远大住工的心病。

1、过山车的股价

远大住工是一家总部设立于中国湖南长沙的建筑企业,其于1996年进入建筑工业化领域,是建筑工业化的开创者,堪称老牌的建筑类湘军。

所谓建筑工业化是基于装配式建筑以及BIM技术的发展,通过机械化、标准化、信息化及智能化的手段来发展以及改善建筑业。与传统的现浇模式不同,装配式建筑采用铝膜、PC构件(混凝土预制件)进行预制,具有更加“环保、高效、高质”的特点。

远大住工于2019年11月香港上市,发售价为每股9.68港元,成为中国装配式建筑行业香港IPO第一股。截稿前(11月18日),远大住工股价21.8港元,市值106亿港元(89亿元人民币),近一年来其股价如过山车一般。

2个月股价腰斩,建筑湘军远大住工能否吃上资本热乎饭?

去年11月,远大住工股价在7港元左右,随后一路暴涨,到今年8月其股价高达43.95港元,9个月时间股价增长了近6倍。但随后2个多月,其股价被腰斩至21.8港元左右。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远大住工的股价暴跌。

本质上,远大住工是“像搭积木一样建房子”,运用全流程数字信息化体系,为万科、碧桂园、恒大、金科、金地等这些房产企业提供装配式建筑整体解决方案。主要有三大业务:PC(混凝土预制件)构建制造、PC生产设备制造以及施工总承包。远大住工的核心业务是开发 PC Maker 软件和 PC CPS ,以此提升生产效率和成本控制能力。

2个月股价腰斩,建筑湘军远大住工能否吃上资本热乎饭?

疫情之下,上游的房企受到冲击,自然会殃及到远大住工。

此外,此前远大住工迅速发展,一来是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远大住工在4年间实现了业绩翻倍;二来是赶上了政策的东风。比如,近几年,国家对装配式建筑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可以说,市场政策双重加持之下,装配式建筑行业的赛道更为广阔,这成为远大住工提速的好机会。而到现在,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红利期已过,这让远大住工面临着一些困境。

其一,行业竞争加剧,会影响其收入和利润;

其二,远大住工的研发投入未获预期成果。从建筑行业上市公司的研发数据来看,远大住工的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较高,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其三,远大住工业务本身盈利能力并不突出。远大住工过去几年间所产生的利润中,有约3成是来自于政府补贴。

数据最有说服力:2016年-2018年及2019年前4个月,远大住工每年分别获得政府补助0.567亿元、0.561亿元、0.342亿元及0.11亿元,分别占期间利润的28.7%、33.3%、7.3%及31.3%。这些或成其股价暴跌的原因。不过,另有分析师认为,此轮远大住工股价暴跌是因为之前的股价被资本吹起来的,目前只是回归到合理价格。

2、漫漫回归A股路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远大住工的业务比重也发生了改变。

2019年之前,公司PC生产设备制造处于快速布局阶段,营收占比超过50%。2019年,PC生产设备制造的速度放慢,PC构建制造产能的提升使得该项收入占比跃升至68.4%;施工总承包的收入一直未超过10%。到2020年中期,远大住工的业务中,PC构件制造业务期内实现营收约10.1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高达89.1%。

在主营业务构成发声变化、业绩下滑的同时,远大住工一路扩张。据了解,目前远大住工在长沙、宁乡、湘潭、岳阳、天津、杭州、上海、郴州、广州、六安、北京、南京、合肥、马鞍山等城市拥有15家全资PC工厂,另外还投资85家联合工厂。未来5年中,远大住工还计划建立67家联合工厂。这种情况自然给远大住工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而且,今年中期,远大住工因疫情影响,在手现金较年初减少2.6亿元至8.3亿元。

2个月股价腰斩,建筑湘军远大住工能否吃上资本热乎饭?

这些迫使远大住工开始寻求融资渠道。就在今年10月,远大住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获深圳证券交易所受理。可以说,远大住工正在谋求“H+创业板”的资本运作,但这条路也是一波三折。

因为,不同于坐拥大量高价值可抵押资产的房企,远大住工拥有的工厂及设备抵押价值不及前者,外加折旧等因素影响,使得其间接融资额度和效率不高。

2016年6月,远大住工曾挂牌新三板,但因融资效率不高,又于2017年4月匆匆结束了不满一年的新三板之旅。2019年奔赴香港上市,随后半年时间,在今年5月之前,远大住工申报版块为科创板。随后无望后退而求其次,其申报版块将科创板转变为门槛更低的创业板。

未来,远大住工能否借助回归A股的资本力量再度雄起,还有待时间来验证。眼下是其上市的最好的窗口,如果这波远大住工没赶上,那未来就悲剧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74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