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与上海百亿对赌,为何我们希望对方赢?

与一般的局不同,这个局我们希望特斯拉能赢。

文/红梅

来源/熔财经

最近消息,特斯拉新增投资4200万除了新工厂,还将在上海新建研发中心。

回到2019年,特斯拉落户上海。

其时,市场传出,特斯拉与上海签有对赌协议: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从2023年年底起,每年须纳税22.3亿元,如不能达成这一条件,则必须归还相应土地。同时,特斯拉还必须在未来5年在上海工厂投入人民币140.8亿元的资本支出。

当然,“对赌”只是坊间说法,真正的表述应该是一种价值调整机制,或者一系列的风险对冲协议安排。

但无疑的是,这是一个百亿的对局。

对局双方,主方是魔都上海,是中国的的经济金融中心,2019年GDP为3.8万亿人民币。客方是“钢铁侠”马斯克以及他的特斯拉王国,目前在纳斯达克的股票总市值约为人民币28万亿人民币。双方GDP合起来相当于国际排名前20的国家。

两个巨无霸把酒言欢,对赌百亿。我们适逢其会,是我们的幸运。

2019年,国际风云变幻,逆全球化思潮泛起,在国际市场上,我们面临着一系列的压力。此时此刻,马斯克毅然作出在上海兴建超级工厂的决定,犹如重重雾霾中透出的一缕阳光,殊为不易。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作为东道主,我们欢迎特斯拉,也有责任对冲潜在的风险。因而,对赌合约应运而生。然而,与一般的局不同,这个局我们希望特斯拉能赢。

特斯拉需要上海

在落户上海之前,特斯拉在美国加州的生产基地长期受困于产能艰难爬坡问题,产能问题又影响出货量从而降低了资本市场的期望值,股价的长期盘整继而影响了资金的募集,这个逻辑链条如果任其发展,最终必将陷入恶性循环。

“熔财经”知道,跳出美国本土,另觅佳地,破解产能的紧箍咒,成了特斯拉的当务之急。这个地方,必须具有开明高效的行政支持,有力的金融支持,充足的土地供应,高素质的产业工人,先进的供应链配套,完善的基础设施与便利的交通区位,以及巨大的市场。

放眼寰球,那就只有中国了。中国经济的桥头堡在哪里?上海!资本的眼光是雪亮的,其孜孜以求的目的是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将生产中心设立于中国经济的桥头堡上海,一切顺利的话,特斯拉的产能与收入将提升几个量级,进可以反馈全球市场、收割资本市场估值红利,退可以降低生产成本,优化供应链。何乐而不为!

图片2.png

特斯拉加州工厂

上海也需要特斯拉

近年,新能源汽车产业在我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整车与零部件生产基地遍布全国。根据工信部《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2020年第11批) ,全国共包括84家企业214个车型,其中纯电动产品共76家企业184个型号。

在特斯拉落户之前,上海新能源汽车产整车制造只有9个,分别是上汽乘用车、上汽大众、 上汽通用、 上汽大通、 蔚来汽车、国能汽车、申沃客车、申龙客车、万象客车。从全国来看,表现并不算出彩,急需一个新的突破。

今天的上海已经是一个以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的超级经济体,在发展中需要避开金融服务业过度空心化、泡沫化的雷区,优化产业结构,是重要课题。若能引进发展一批先进制造业龙头,并以此为磁心,不断吸引更多的产业聚集和供应链配套,充分发展现代先进制造业,把整个产业经济结构优化、做实,让服务业真正服务于真实优质的经济活动,这对上海的可持续发展意义尤其重大。

图片3.png

“魔都”上海

既然双方各有所需,理当一拍即合,于是2019年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应运而生。

特斯拉赢了吗?

2019年,上海特斯当年破土动工, 当年投产,10月份便下线首台国产M3电动车。而2020年前三季度,上海特斯拉已累计生产各型电动车33万辆,交付32万辆,其中国产MODEL 3交付8万多辆(中国乘联会数据)。开局非常顺利。

上海特斯拉投产以后,各项生产与财务数据稳健增长,据其10月22日官博披露,中国区GAAP营业利润率达到9.2%,且产能增长十分迅速,2020年的目标是全年下线50万辆。

图片28.png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从这么亮丽的数据来看,特斯拉显然已经提前赢了。资本市场也给出了点费特斯拉在纳斯达克市场上的股价从2019年10月份约93美元开始发动,以极陡的斜率攀升至本月的500美元,其曲线非常赏心悦目。

既然特斯拉已经赢了,那么我们是不是输了呢,毕竟-一个局,只能有一个赢家不是吗?还真不是。有种赢叫双赢,不是一人赢两次那种,是真的大家都贏。

图片29.png

上海赢得了什么?

数字最能说明问题。

目前上海外资制造企业通行24%的所得税率,根据特斯拉最近公布的营业利润率9.2%测算(假设未来三年维持稳定),当特斯拉2023年履行承诺缴纳22.3亿元税额时,其营业额将会达到干亿级别。这个位于上海临港的干亿级别的一个点,将会带动上海的一大片。

果然,2019年9月份,紧挨着上海特斯拉厂区的临港工业园,签署了24个只能网联、新能源汽车重点项目,初始金额近80亿元,包括了制造、应用、 服务和功能平台四大类型。将来,临港周边、上海的其他园区,还会有更多类似的投资活动。

本年度至10月份数据显示,全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突破14.4万辆。其中,插电混动车型销量为2.3万辆,纯电动的批发销量12.1万辆。销量破万辆的车企全国四家,上海独占了三家,分别是:上汽通用五菱(29711辆)、 上汽乘用车 (12785辆) 、 特斯拉中国(12143辆)。

上海特斯拉效应初现。

特斯拉赢一点,上海赢一片、中国赢全面

特斯拉进来后,除了惠及上海,在全国范围内,也广泛地与不同的电动车供应链企业加强了合作。

目前,上海特斯拉在全国有数百个供应商,所供应的部件包括电池及连接件,PCB板及FPC柔性电路,各种传感器,散热组件,冶金,线材, 充电桩,稀土材料、变速箱等等。以我国庞大优质的供应链配套能力,将来必定有更多企业有机会与这个国际巨头合作,从而与一流的国际研发制造业接轨,并溢出、反馈于国内其他车企,最终牵动整个电动车产业的良性发展,形成一个生机勃勃的电动车产业/市场闭环。

这个闭环拉动的基础理论研究与技术革新,将把西方世界发展并把持了超过百年的燃油发动机的领先优势一脚踹开,并塑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技术与专利壁垒。

“熔财经”不得不说,特斯拉只是玩家之一,国内还有许多电动车新势力玩家。比如一个小小的卖场,也只有当头部品牌入驻才可以带动人气,特斯拉作为头部电动车企,势必拉动整体电动车市场的大发展,其撬动的生产与消费市场据估算可达万亿之巨。

可以预期,国内将会出现一批新兴而充满活力的新型乘用车品牌,不断地冲击着老牌的BBA、通用、福特、大众、两田等品牌。届时,将会产生另一轮消费升级与创造无数的就业机会,让我们在电商、高铁、通讯等创新行业之后,再添一台超级经济发动机。

图片30.png

所谓“不善弈者谋子,善弈者谋势”。从国内产业格局看,各地新能源汽车产业群雄角逐,已是棋到中盘。往后,棋盘中的棋子将会越来越少。在接下来贴身斯杀的市场竞争中,今天的《目录》中很多车型将会消失于大众视野。在如此颠覆性的产业变革浪潮中,没有一个品牌是安全的。如何确保在产业布局竞争中取得优势并延续下去,这无疑是上海引进特斯拉的决策过程中是被从重考虑到的。

上海引入特斯拉之后,犹如在全国这盘棋的关键位置落下了一颗金灿灿、沉甸甸的棋子。这颗棋子,是上海新能源汽车整车项目开放外资股比之后第一个落地的外资新能源汽车整车独资项目,也是上海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一一个外商独资的制造业的项目。上海无疑已经在新能源产业中占领了一个制高点,《孙子兵法 兵势篇》有云:“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上海的“势”已经形成,其快速发展的“疾”也是可以预期的了。

当然,除了上海,特斯拉汉堡工厂的计划也已浮出水面,以后也许会有更多的特斯拉全球基地。但综合方方面面的条件,若新的基地设在东南亚或南亚某地,将会是高不成”——配套不足、市场太小、技术管理水平不足;若设在发达国家,则是“低不就”——成本高、劳动力短缺、行政效率低下,这些所谓“海外基地”,很可能最终沦为部品工厂、或者营销服务中心。而当上海特斯拉基地还仍然充满发展潜力与想象力时,特斯拉应该也不会再在国内其他区域重复建设。在可见的未来,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可能是特斯拉在全球唯一的、真正的生产研发中心。

上海通过引入特斯拉,成功地向外界展示了我们保持开放、全球协作的决心与诚意。朋友来了都有好酒,国际资本都是人精,闻弦音而知雅意,岂会不识箇中滋味。以后将会有更多的新老汽车品牌到上海,而上海,当然也有足够的雅量来接纳。在地球一边的美国的“铁锈带”已经逐渐息微,而地球这边风景独好,新的全球新能源汽车制造中心集群,在上海呼之欲出。

图片31.png

结语

马斯克,先是建立了把资金在人与人之间移动的PALPAL,继而建立了旨在让人类在星球间移动的SPACE x,现在是帮助人们在不同地方移动的特斯拉电动车业务。

马斯克,这位科技商业奇才,毕生都在从事着让人财物移动的事业,从未失手。上海,曾经以凤凰自行车、海鸥相机、英雄钢笔等工业品风靡大众,后来又嬗变成今天的全球金融中心,日后也必将借特斯拉这个“西风”,展示现代先进制造业中心的雄心与辉煌。他们之间的这个百亿对赌,我们希望特斯拉赢,我们需要特斯拉赢。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88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