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泊尔——或将被放弃的外资”奶牛”?

苏泊尔到底怎么了?

苏泊尔一直被业内视为闷声发大财的小家电霸主,其炊具领域的领先地位更是被世人称之为“中国最大的一口锅”。而就在前几日这口“中国最大的锅”被浙江证监局的一纸决定书推到了风口浪尖。

11月6日浙江证监局发布《关于对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及注册会计师李维、李辉辉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决定当中关于“函证、存货监盘及销售收入的审计程序不到位”的字眼引人注目,其中涉及苏泊尔年报审计程序存在较多的不合规之处。

目前苏泊尔尚未对此事给出明确的回应,苏泊尔能否出从此事件中完全脱出干系我们不得而知。

但无风不起浪,苏泊尔2020年的日子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好过。

小家电向前,苏泊尔向后

在今年无论讲任何一个行业,疫情是永远无法逃不掉的话题。有的行业吃到了疫情红利,短暂停滞后急剧爆发,尔后受到资本青睐。而大多数行业深食疫情恶果,增长停滞或是下滑,疫情结束后仍不见起色。

小家电就是属于前者,疫情催发的“宅经济”爆发推动了小家电企业数量的爆发式增长。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3-4月我国小家电注册量达10722家,而1-2月总注册量仅为3233家。

而在资本市场上小家电同样备受青睐,2019-2020年共发生18起融资事件,而仅仅在2020年1-8月就8起。市场的复苏繁荣进一步推动了小家电企业股市暴增,小家电指数涨超30%。

在面对火热的小家电市场,苏泊尔似乎成了前者赛道中的后者,10月26日,苏泊尔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3.04亿元,同比下降10.6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0.81亿元,同比降低13.42%。

较为难看的财报使苏泊尔成了同条赛道里的异类,作为小家电企业的头部玩家本应以巨头姿态揽尽疫情红利的拿到高分财报的苏泊尔,却只拿到了一个低分财报。巨大的落差冲击着市场对苏泊尔的信心,苏泊尔到底怎么了?

在向善财经看来苏泊尔的“差表现”的根本原因是来自与疫情前所留下的后遗症,作为小家电巨头其近些年对市场风向的把控逐渐变弱,对于赛道重心区分则变得模糊。在美苏九的大旗仍在小家电赛道,苏泊尔的表现有些失态。

群体年轻化的市场,后知后觉的线上化进程

小家电与黑电白电相比其拥有较低的单价特性,快消品属性显现,使得其更容易俘获线上用户的消费需求。这同样使得小家电领域的“触网”速度也远超其他类型家电,根据奥维云网的数据截止到今年上半年国内市场的小家电的线上销售比重已经达到80%。

线上销售比重的迅速增长自然与疫情脱不开干系,但深究其根本原因,则是消费群体转变所带来的影响。

小家电与黑电白电的根据区别则是其“伪刚需”概念,整个行业的迅速发展得利于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消费能力的不断扩大。

而在中国经济整体向上的发展的趋势背景下小家电自然成为“真刚需”。同时近年来消费群体重心逐渐偏移年轻人成了大趋势,年轻人偏向线上消费,而年轻人线上消费观念则更缺乏理性,对于类快消品的小家电年轻人的购买欲望逐步提升,这进一步激发了小家电的线上市场活力。

当小家电销售重心开始偏移,线上变成最重要的赛道之时,谁能把控住市场风向棋高一着,谁就能在领先对手一步。

过去曾以深耕线下闯出名堂的苏泊尔从一开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线下渠道仍是偏爱。后知后觉的苏泊尔在市场天平完全倾斜到线上之时就已棋输一着。

根据机构券商的调研数据传统小家电三巨头“美苏九”当中美的、九阳都已把线上销售比重拉到70%,苏泊尔的步伐则显得有些缓慢,线上销售占比仅仅达到60%,落后了美的九阳一个身位。

而近年来崛起的大量互联网小家电企业更是依附着天生所带的线上优势蚕食本属于苏泊尔的市场。更懂线上,更懂年轻人,这些来自线上企业的招数打的苏泊尔更无反手之力。

同时摩飞、米家等新兴互联网小家电品牌对于炊具市场的摧城拔地更是触及到苏泊尔的逆鳞。

线上化略显缓慢的苏泊尔开始略显疲态,而这种疲态对于苏泊尔来说是致命的,对于其背后的SEB来说更是致命的。

不姓“苏”的苏泊尔有个“好爸爸”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苏泊尔是一家地道的中国企业,实则不然。早在2007年法国炊具巨头SEB就已经开始对苏泊尔进行股份收购,截止到目前SEB已经累积持有高达81.19%的苏泊尔股份,是苏泊尔毫无争议的主人。

SEB的入主在一定时间内给予了苏泊尔极其优势的资源,2007年SEB国际要约收购苏泊尔显示,SEB承诺收购完成后,SEB应责成其关联方越来越多地将其有关炊具和厨电产品的OEM合同安排转让给苏泊尔,同时为了帮助苏泊尔的海外销售业务,苏泊尔还与SEB集团的销售公司签订了出口分销协议。

资本总是逐利的,收购苏泊尔为了挣钱算是正大光明的事情。有趣的是SEB所占苏泊尔股权比例之高足以比肩国企的持股模式,出于资本市场对于风险的敏感性考量,使得高比例持股SEB想要通过出让股份套现或许变的极为困难。

黔驴技穷的SEB想要从苏泊尔身上获得收益大概率要通过股权分红获得,而想要获得更多的分红需要苏泊尔给市场交出更好的成绩。

于是乎苏泊尔历年营收里出现了2至3成来于SEB的关联交易。这些关联交易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苏泊尔的营收,同时造就了了苏泊尔历练年的漂亮财报,当然由漂亮财报拉高股价带来的分红则流进SEB腰包。

外资“锅”企苏泊尔成了一头奶牛,一头产奶量只能增不怎能减的奶牛。而在2020年,这只奶牛似乎病了,似乎并不能为他的主人带来更多的利益了,而他的主人似乎早在去年就想到与它松绑。

去年SEB集团所持苏泊尔股份全部解禁后就曾表示:“在2021年2月之前不会将持股比例降至25%以下。”

这给了市场一个较为明确的信号,SEB或许要走了。

面对这一切,苏泊尔这口“锅”的前路或许将更加艰难。

向善财经原创稿件,订阅号ID:IPOxscj,商务转载合作联系:a913613543,转载保留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苏泊尔——或将被放弃的外资"奶牛"?

苏泊尔一直被业内视为闷声发大财的小家电霸主,其炊具领域的领先地位更是被世人称之为“中国最大的一口锅”。而就在前几日这口“中国最大的锅”被浙江证监局的一纸决定书推到了风口浪尖。

11月6日浙江证监局发布《关于对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及注册会计师李维、李辉辉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决定当中关于“函证、存货监盘及销售收入的审计程序不到位”的字眼引人注目,其中涉及苏泊尔年报审计程序存在较多的不合规之处。

目前苏泊尔尚未对此事给出明确的回应,苏泊尔能否出从此事件中完全脱出干系我们不得而知。

但无风不起浪,苏泊尔2020年的日子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好过。

小家电向前,苏泊尔向后

在今年无论讲任何一个行业,疫情是永远无法逃不掉的话题。有的行业吃到了疫情红利,短暂停滞后急剧爆发,尔后受到资本青睐。而大多数行业深食疫情恶果,增长停滞或是下滑,疫情结束后仍不见起色。

小家电就是属于前者,疫情催发的“宅经济”爆发推动了小家电企业数量的爆发式增长。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3-4月我国小家电注册量达10722家,而1-2月总注册量仅为3233家。

而在资本市场上小家电同样备受青睐,2019-2020年共发生18起融资事件,而仅仅在2020年1-8月就8起。市场的复苏繁荣进一步推动了小家电企业股市暴增,小家电指数涨超30%。

在面对火热的小家电市场,苏泊尔似乎成了前者赛道中的后者,10月26日,苏泊尔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3.04亿元,同比下降10.68%,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0.81亿元,同比降低13.42%。

较为难看的财报使苏泊尔成了同条赛道里的异类,作为小家电企业的头部玩家本应以巨头姿态揽尽疫情红利的拿到高分财报的苏泊尔,却只拿到了一个低分财报。巨大的落差冲击着市场对苏泊尔的信心,苏泊尔到底怎么了?

在向善财经看来苏泊尔的“差表现”的根本原因是来自与疫情前所留下的后遗症,作为小家电巨头其近些年对市场风向的把控逐渐变弱,对于赛道重心区分则变得模糊。在美苏九的大旗仍在小家电赛道,苏泊尔的表现有些失态。

群体年轻化的市场,后知后觉的线上化进程

小家电与黑电白电相比其拥有较低的单价特性,快消品属性显现,使得其更容易俘获线上用户的消费需求。这同样使得小家电领域的“触网”速度也远超其他类型家电,根据奥维云网的数据截止到今年上半年国内市场的小家电的线上销售比重已经达到80%。

线上销售比重的迅速增长自然与疫情脱不开干系,但深究其根本原因,则是消费群体转变所带来的影响。

小家电与黑电白电的根据区别则是其“伪刚需”概念,整个行业的迅速发展得利于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消费能力的不断扩大。

而在中国经济整体向上的发展的趋势背景下小家电自然成为“真刚需”。同时近年来消费群体重心逐渐偏移年轻人成了大趋势,年轻人偏向线上消费,而年轻人线上消费观念则更缺乏理性,对于类快消品的小家电年轻人的购买欲望逐步提升,这进一步激发了小家电的线上市场活力。

当小家电销售重心开始偏移,线上变成最重要的赛道之时,谁能把控住市场风向棋高一着,谁就能在领先对手一步。

过去曾以深耕线下闯出名堂的苏泊尔从一开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线下渠道仍是偏爱。后知后觉的苏泊尔在市场天平完全倾斜到线上之时就已棋输一着。

根据机构券商的调研数据传统小家电三巨头“美苏九”当中美的、九阳都已把线上销售比重拉到70%,苏泊尔的步伐则显得有些缓慢,线上销售占比仅仅达到60%,落后了美的九阳一个身位。

而近年来崛起的大量互联网小家电企业更是依附着天生所带的线上优势蚕食本属于苏泊尔的市场。更懂线上,更懂年轻人,这些来自线上企业的招数打的苏泊尔更无反手之力。

同时摩飞、米家等新兴互联网小家电品牌对于炊具市场的摧城拔地更是触及到苏泊尔的逆鳞。

线上化略显缓慢的苏泊尔开始略显疲态,而这种疲态对于苏泊尔来说是致命的,对于其背后的SEB来说更是致命的。

不姓“苏”的苏泊尔有个“好爸爸”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苏泊尔是一家地道的中国企业,实则不然。早在2007年法国炊具巨头SEB就已经开始对苏泊尔进行股份收购,截止到目前SEB已经累积持有高达81.19%的苏泊尔股份,是苏泊尔毫无争议的主人。

SEB的入主在一定时间内给予了苏泊尔极其优势的资源,2007年SEB国际要约收购苏泊尔显示,SEB承诺收购完成后,SEB应责成其关联方越来越多地将其有关炊具和厨电产品的OEM合同安排转让给苏泊尔,同时为了帮助苏泊尔的海外销售业务,苏泊尔还与SEB集团的销售公司签订了出口分销协议。

资本总是逐利的,收购苏泊尔为了挣钱算是正大光明的事情。有趣的是SEB所占苏泊尔股权比例之高足以比肩国企的持股模式,出于资本市场对于风险的敏感性考量,使得高比例持股SEB想要通过出让股份套现或许变的极为困难。

黔驴技穷的SEB想要从苏泊尔身上获得收益大概率要通过股权分红获得,而想要获得更多的分红需要苏泊尔给市场交出更好的成绩。

于是乎苏泊尔历年营收里出现了2至3成来于SEB的关联交易。这些关联交易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苏泊尔的营收,同时造就了了苏泊尔历练年的漂亮财报,当然由漂亮财报拉高股价带来的分红则流进SEB腰包。

外资“锅”企苏泊尔成了一头奶牛,一头产奶量只能增不怎能减的奶牛。而在2020年,这只奶牛似乎病了,似乎并不能为他的主人带来更多的利益了,而他的主人似乎早在去年就想到与它松绑。

去年SEB集团所持苏泊尔股份全部解禁后就曾表示:“在2021年2月之前不会将持股比例降至25%以下。”

这给了市场一个较为明确的信号,SEB或许要走了。

面对这一切,苏泊尔这口“锅”的前路或许将更加艰难。

向善财经原创稿件,订阅号ID:IPOxscj,商务转载合作联系:a913613543,转载保留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93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