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掉队,江湖想念古永锵

QuestMobile数据发布的《2020半年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实力价值榜》显示,6月爱奇艺APP月活为5.08亿,腾讯视频APP月活4.83亿,而优酷APP月活仅为2.27亿。

近日,优酷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现任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黎直前变更为戴玮。这已经是阿里收购优酷之后的第三次法人变更。

2020120208255516

与管理层动荡相比,优酷这些年的发展也难如人意。

 

QuestMobile数据发布的《2020半年度中国移动互联网实力价值榜》显示,6月爱奇艺APP月活为5.08亿,腾讯视频APP月活4.83亿,而优酷APP月活仅为2.27亿。2020120208255732

曾经的全球首家美股独立上市视频网站,被爱奇艺、腾讯远远甩开,其第三的地位也隐隐有被芒果TV取代之势。

 

可以说,被阿里收编之后,优酷在阿里化之路上走得很稳。但失去古永锵之后,优酷却痛失王座。这其中的是否存在必然联系,引人深思。

 

厚积薄发,一年打造一个头部网站

 

优酷创始人古永锵,先后就职于贝恩咨询、富国投资,具有丰富的融资经验。在1998年8月,古永锵代表富国和张朝阳洽谈投资搜狐事宜,虽然投资没谈成,但古永锵却因此加入搜狐。在搜狐的六年期间,古永锵先是负责融资,上市后又负责运营,积累了大量运营经验。

 

古永锵的求学、就职履历都堪称完美,工作期间所积累的融资及运营经验、人脉等,都为后期创立优酷打下了坚实基础。

c2fdfc039245d68872daa118a6c27d1ed31b24b5

 

优酷创立之初,视频网站行业已经风生水起,乐视、土豆、56网、PPS、PPTV等大量视频网站涌现,并各自占据一席之地。2006年6月,初入行业的古永锵却发表声明,奉劝各位同行“别再玩这个了”,老将眼里的“新人”,古永锵敢放狠话,凭的是什么?很快业内便知道了答案。

 

技术上,优酷经过一年的内测公测,在正式上线之初就颇为惊艳。有用户表示,优酷简洁明亮的蓝白界面,比土豆的橙黑色调更让人心情愉悦。而更快的加载速度、流畅的播放,让优酷在那个看一小时视频要先缓冲半小时的时代脱颖而出。

 

“超G上传”、免费的无限量存储空间、强大的C2C聚合与推荐能力,让用户“看得爽,找得快,传得广,比得酷”,这些都为优酷积累了大量用户。

 

资金上,古永锵的融资能力毋庸置疑。凭借多年的融资经验及人脉,优酷上线半年便获得了第二轮1200万美元的融资,之后,老东家贝恩咨询旗下一支基金及三家既有股东再注资2500万美元。其融资金额远高于土豆网,这让优酷在烧钱的视频行业里有了更大底气。

 

技术和资金已占据优势,更为重要的,还有古永锵出色的运营能力。

 

优酷迅速崭露头角,和一系列的热度事件离不开。

 

轰动一时的张钰事件,几乎从头到尾是在优酷上传播开来。不管张钰所控是真是假,女演员自曝娱乐圈潜规则,著名导演性侵这类噱头,激起了大众强烈的猎奇心,赚足了眼球,也让优酷赚足了流量。

 

沈阳大雪,由于外地媒体无法进入,优酷用户传送出来的大量视频几乎成了独家,甚至CCTV《社会记录》栏目中也引用了优酷网“沈阳大雪”热点原创视频,这让优酷热度再升。

 

这一系列操作,外界疑为古永锵刻意策划,对此,古永锵微笑不语。但优酷坐上用户量第一的宝座,与古永锵强大的运营能力是分不开的。

 

在内,抓住了内容营销,对外,在市场战略上,古永锵提出“合作第一”。

 

靠着古永锵多年积累下的人脉,一年之间,百度、盛大、迅雷以及众多电视台,都成了优酷的深度合作对象。

 

与盛大战略合作,使优酷成为盛大独家游戏视频支持网站,为优酷吸引了大量游戏粉用户。

 

与电视台合作,成功运营了多起社会热点事件,获得了良好的品牌声誉和用户认知。

 

优酷提出“拍客无处不在”,倡导“谁都可以做拍客”,反响强烈,引发全民狂拍的拍客文化风潮。与搜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后,双方在视频领域展开了深入的共建,共同推进中国网络视频产业高速发展,传播视频拍客文化。

 

众多盟友带来大量流量,全民拍客创造出丰富的原创内容,上传快空间大分享方便,加载迅速播放流畅,在古永锵带领下的优酷,品牌认可度、内容欢迎度及用户结构方面都明显领先于PPS、酷6、56网同行其他网站。

 

在尚未摸索出视频网站盈利模式的时候,古永锵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吸引足够多的用户。事实证明,这个方向完全正确。

 

功成身退,阿里入主后半场

 

在线视频经历了2005-2009年百花争艳的春秋时代,紧接着进入烧钱争抢用户的战国时代。版权费用高涨,用户黏性低,盈利模式单一,注定在线视频行业是个残酷的战场。在此背景下,上市成了“救命稻草”。

 

2010年12月8日,优酷挂牌纽交所,成全球首家在美独立上市视频网站,在烧钱赛道抢先了一大步。

 

然而,上市并不意味着稳操胜券。作为互联网行业三巨头,BAT每进入一个行业,都是摧枯拉朽之势。在线视频作为重要的流量入口,必然引来BAT入局。

 

而十年拼杀,优酷即便做到了行业领先,仍未能改变不盈利的现状。古永锵明白,百度的爱奇艺、腾讯的腾讯视频已开始进攻,要想突围,是时候找个大树靠一靠了。

 

古永锵看中的大树,只能是阿里。

 

2015年10月,阿里宣布收购优酷,古永锵继续担任CEO。一年后,阿里张勇发布公告,古永锵卸任优酷CEO,阿里组建大优酷事业群,杨伟东出任总裁。

 

至此,古永锵功成身退,阿里入局在线视频的后半场。

 

失却永锵,优酷为何明显掉队

 

失去古永锵之后的优酷,在阿里生态里,严抓考勤、轮值总裁、严厉反腐,数据标准化驱动项目,一步步阿里化。

 

但失去了创始人的公司,是没有灵魂的公司。

 

酷6创始人李善友与陈天桥不和黯然出走,之后原创团队大洗牌、血腥裁员、股价破发、美股退市,从此一蹶不振。

 

优酷没有重演酷6的悲剧,但阿里模式却在影视行业里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水土不服”。

 

  1. 被扼杀的创新

 

众所周知,阿里的KPI考核很严格,末位淘汰制让团队时时刻刻保持蓬勃朝气,完全不输华为的狼性精神。优酷在阿里化后,对员工的KPI考核更为具体,其评分直接影响到员工的年终奖,甚至去留。

 

但影视是个周期很长的行业,项目从立项到上线,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五年,这就导致在KPI压力下,员工的项目选择趋于保守。

 

没有了创新,优酷很难引领潮流,在剧集的选择上,亦步亦趋,导致用户逐步流失,这对平台来说是极大的损失。

 

  1. 人员变动大,骨干流失

 

诚然,阿里时代的优酷,也出过不少爆款,《这!就是》系列、《白夜追凶》、《镇魂》都是口碑收视双丰收。但这个热搜热不过一天的互联网时代,一部剧的热度持续不过一月,真正留住用户的,是持续的优质内容输出,而不是某一部爆款剧或者综艺。

 

打造过爆款《白夜追凶》的王平离职,推出过《北京女子图鉴》的马筱楠离职,《镇魂》制片人方思离职,让优酷在爆款项目推出上后继乏力。

 

  1. 在外部战场,对手的猛攻

 

腾讯视频依托腾讯系庞大的用户量,在引流上已然占据优势,杨幂、杨洋等人的VIP会员代言抓住了粉丝经济,大批真爱粉看在爱豆的面子上慷慨解囊。

 

爱奇艺的会员代言人流水一般,AB、黄渤、杨洋、陈伟霆、赵丽颖、吴亦凡轮番上阵。

 

而优酷,孤零零朱一龙一人,作为流量明星,一旦热度不再,号召力必然随之下降。朱一龙的隐婚生子传闻,在一定程度上对明星本人及其所代言的产品都造成了影响。

2020120208260252

字节跳动崛起,6.3亿收购《囧妈》版权,B站出圈,5亿入股欢喜传媒,快手、央视频也一同杀入长视频,让行业重燃战火。

 

优酷所承受的,不仅仅只是爱奇艺、腾讯视频和芒果超媒的围困,还有新入局的“后浪”们锐不可当的攻势。

 

内部“内卷”,外部强敌环伺,优酷在视频行业可谓艰难。月活数逐年下降,与爱奇艺、腾讯视频相比更是明显掉队。

2020120208260311

 

主将再换,优酷能否破局

 

优酷高层并不愿意承认“明显掉队”的说法,对于外界传闻阿里入股芒果超媒是因为优酷的失败,要剥离优酷自负盈亏的说法也予以了否认。并透露阿里不会放弃大文娱,给优酷八九年的时间去学习和沉淀。

 

但优酷要想破局,内外两个方面都需发力。

 

在内,仍应是内容为王。不难判断,月活量高的时期,都是因为某个爆款剧或综艺,不同于短视频大而全的散碎,长视频的用户黏性最主要还在于优质内容的持续输出。

 

戴玮也在优酷年度发布会上表示,以头部剧集和超级综艺为主轴,通过“五大剧场,三条综艺排播带”形成特定用户心智,持续提供高品质内容。

 

早年,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时,行业强调专业生产内容,挖掘付费模式,但古永锵坚持用户生产内容,继续广告创收。这被认为是古永锵的一次战略失误,但反观现在抖音、快手的爆火,假如优酷在用户生产内容之路走下去,谁又能保证优酷不会率先摸索出新的电商模式呢。

 

在外,背靠阿里这棵大树,最不缺的就是钱,在运营上加大投入或可缓解掉队之势。能被任命为文娱COO,戴玮的运营能力想必不差,不过网友认为,相比于被称为“正在神州行的全球通”的古永锵,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随着优酷掉队,虾米传闻即将关闭,众多网友对阿里的文娱事业信心尽失。当此之时,众多优酷资深用户表示,想念古永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锦鲤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licaijing.com/93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